<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国事家事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www.yuehuatai.com

    其实在大陆除了忠明堡的乡勇装备略微好一些,其他地方的乡勇几乎没有什么装备,这是因为黄胜暂时不想暴露太多实力。

    在永平府除了民事官、军情处特工和退伍军人可能拥有全套铠甲和热兵器,其他一般乡勇只有木杆长枪,少有刀剑,盾牌十有八九是家里的锅盖。

    但是他们的长枪比大明制式长枪穿透力强许多,大明枪头就是铁匠打制的一件铁器而已,容易折损容易锈蚀。

    黄胜发现最方便武装老百姓的办法就是给每人一支长、短枪,因此黄家钢铁厂的高碳钢三棱军刺大量生产,流水线生产如此技术含量底的东西太容易,耗用钢材也有限,目前家里库存有十几万个。

    永平府乡勇两人一组,用锅盖和短枪的作为枪盾手,一个是长枪手,只要他们敢战,遇上骑兵、弓箭手都有对抗的能力。

    鲁密铳穿透锅盖也办不到,因为这些锅盖都是按照黄家要求加厚改进过的,比较简单,就是加大了掀开锅盖的把手便于牢牢握住而已,因此也能对抗一般敌军火器部队。

    这样的乡勇组合远程打击能力也有,奋力投出手里的短枪其杀伤力比弓箭还要牛掰呢。

    六月十七,荷香终于得偿所愿顺产一个大胖小子,黄胜给取了一个特拉风的名字黄河。

    喜得贵子,荷香满脸幸福,大妇楚儿对她爱护有加,荷香由衷的感到幸福,只是暂时不能陪伴老爷左右有些小小的遗憾。

    一天下午,正在和黄明理、刘国正几个议事的黄胜闻报已经挂从三品卫指挥同知衔的火枪手把总刘大碗冒冒失失来求见家主。

    所有人都感到奇怪,刘大碗来到黄胜面前扑通一声跪下磕头不已,把黄胜搞得莫名其妙。

    黄明理几人也相顾愕然,刘国正讶异道:“刘将军,我军早就不行跪礼,你今天怎么了?”

    只见刘大碗紧张得一头汗水,结结巴巴道:“卑职不是行军礼,这是、这是、这是……。”

    黄胜笑道:“这是又是哪般?”

    “大人,卑职这是行家礼,卑职求您恩准卑职娶妻。”

    “啊?婚姻自由,从来不需要谁批准啊?“黄胜一头雾水,感到奇怪。

    “大人不开恩,卑职无法娶妻,求大人成全。”

    黄明理晕了,道:“说事情,别颠三倒四,面对面跟建奴都能刺刀见红的主,有什么话不敢说?”

    刘大碗定了定神,认为这是家事换了称呼大声道:“卑职想娶乐儿先生为妻,请家主恩准。”

    “啊?”在场的将军们都惊愕莫名。欢儿、乐儿虽然不是官员,但是属于黄家权力中心的人物,资格又老,连黄明理、黄明道都对她们客客气气。

    如今像刘大碗这样的小将军大都出自第一批纤夫少年,他们都以师礼对待白牡丹、白芙蓉、欢儿、乐儿等等女子,她们也确确实实教过这些将军们读书识字。

    在刘国正的潜意识里欢儿、乐儿就是家主的女人,见刘大碗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怒喝道:“岂有此理,你小子昏头了?如何引诱乐儿先生如实招来!”

    “卑职从来没有和乐儿先生说过一句话,更加没有什么引诱,请家主明察!”

    这是什么情况,黄胜糊涂了,问道:“你要取乐儿为妻也要两厢情愿啊!如果真的连一句话都没说过这算什么事?”

    “卑职在天启五年春天第一次见到乐儿先生就想有朝一日娶她为妻,为此卑职一直努力,卑职今年已经已经二十了,说媒的不知凡几,卑职却连纳妾都没有单等着今天呢。”

    原来古代不时兴自由恋爱,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不是自由人,当然全凭家主做主,其实黄胜早就把他们都卖身投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根本没有自己也是奴隶主的觉悟。

    黄胜笑道:“首先你的行为值得表扬,不藏着掖着,敢把自己的想法大胆的说出来。可是是否能够娶到美娇娘在你而不在本官啊!”

    “卑职什么都愿意做,请家主明示。”

    “这样吧,只要你征得乐儿本人同意,选好良辰吉日就可以用花轿来抬人,如何?”

    “这,卑职不敢,卑职从来没有和乐儿先生说过话。”

    “这就不对了,你刚刚还说什么都愿意做,事到临头怎么怂了?女人十有八九心软,你暗恋乐儿多年,心不可谓不诚,再苦苦哀求成功的把握十有八九……。”

    老于世故的黄胜给麾下出坏点子,说了有小半个时辰如何骗女人,把几位将军听得很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女人只要她爹妈肯嫁哪里由得她们,还需要动如此多的脑筋,有必要吗?

    黄胜嘴都说干了,刘大碗就是不肯自己去,执拗的认为全凭家主做主肯定能够成事。

    没辙,黄胜干脆找一直在参加编撰“华夏大字典”的欢儿、乐儿来这里。

    不一会儿环佩声响,梅香和她们来了,叽叽喳喳还跟来了淑瑶等等几个主母身边的大丫头。

    乐儿见到了满厅的将军愣了愣,道:“老爷,您唤奴婢有何吩咐?”

    “没有,没有,刘将军有话要对你讲呢。”

    “刘将军?”乐儿看了看站在旁边呆若木鸡满脸通红的刘大碗笑道:“不知刘将军有何言焉?”

    黄胜见刘大碗那个糗样子,有些泄气,对他道:“加油,勇敢点,乐儿不吃人。”

    刘大碗就是不挪窝,还傻傻的站着,黄胜恨不能上去给他一脚,怒道:“刘大碗,本官命令你冲!”

    这话有效果,刘大碗冲了,来到乐儿面前扑通跪下道:“乐儿先生,卑职已经二十了,媒人不知说合了多少女子卑职都没有看一眼,卑职在你给炊饼吃的那一刻就发誓以后娶妻就要去乐儿先生这样的好女子。”

    乐儿慌了,感觉情况不对,羞得面红耳赤,“我、我、我什么时候给你炊饼啊?你干什么快起来。”

    “那是家主收留卑职的那一天,卑职一直铭记在心,如果得到乐儿先生为妻,卑职立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乐儿更加慌乱,口不择言道:“胡扯,不许瞎说。”

    “乐儿先生,你如果肯下嫁卑职,卑职一定会一生一世只有你一个女人,绝对不会纳妾。”

    “胡说,我又不是妒妇……。”乐儿发现气糊涂了,说错了话,赶紧打住。

    刘大碗豁出去了,继续道:“乐儿先生,答应嫁给卑职吧,卑职会疼你一辈子。”

    黄胜看着一群女孩子嘻嘻哈哈不成体统,挥挥手,自己也跟一群将军出去了还关上了门,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刘大碗和乐儿了。

    欢儿和几个小妮子一个个躲到窗口偷听,时间慢慢的流失,再次出现的刘大碗容光焕发,乐儿捂着脸逃得无影无踪……。

    刘大碗见到家主再次乐呵呵跪下磕头,咚咚咚的声音传出老远,黄胜道:“你小子还行啊!不错,选择良辰吉日成亲吧!对了,乐儿有工作呢,你以后如何处之啊?”

    “大人,咱们黄家的女人都做事,卑职的女人当然不例外。”

    黄胜叹了口气,心道,你小子高高兴兴取娇妻,我还得慢慢做荷香的思想工作啊!

    谁知来得后院荷香的院子,欢儿、乐儿和她们的侍婢都在,荷香已经得知了前院发生的故事,她反而在安慰伏在她腿上哭得泣不成声的乐儿。

    无需自己解释,黄胜乐得轻松,逗儿子黄河一番就去了楚儿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