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白杆兵参战
    出了紫禁城的黄胜感到一身轻松,有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貌似大明南国公爵位已然到手啊!以后还不要来朝廷上班,跟云南黔国公沐家别无二致。

    南海根本无需打仗,取海南的就是黄家私兵,只是要不断给朝廷报捷需要太多斩获才有说服力,首级从何而来?

    黄家可从来不干杀良冒功之事,看来得让斩杀的各路海盗和即将斩杀的大越国战士,成为击败郭怀一海盗集团得到的斩获,拿去朝廷冒功也!

    刚刚回到家不久,张之极、朱大成等等勋贵就得知黄胜出任封疆大吏两广总督还巡抚福建,大家一窝蜂来到黄家祝贺,没有人怀疑黄胜此去不能建功,不出三年黄胜就是大明臣子的顶峰南国公也。

    朝会的君前答对马上就在上层社会传开了,圣天子夸赞黄胜为战神的荣誉让许多武将、勋贵羡慕不已。

    张之极乐呵呵道:“贤弟啊!以你之才灭区区郭怀一海寇如同探囊取物也,不出三年南国公会实至名归,可喜可贺。”

    他去过“华夏岛”见识过华夏海军,知道这样的实力哪里有海寇敢战。南海闹起来时他就认为事有蹊跷,现在发现妹夫再次领兵南下恍然大悟。

    他虽然心里有些忐忑,还是替黄胜高兴。妹夫如此年轻却工于心计老谋深算不简单啊!

    张家毕竟享受国恩二百余载,背叛大明真的没有想过,只希望妹夫能够如黔国公那般成为独霸一方的国公后适可而止。

    保定侯梁世勋道:“都督大人,此去南方可要我等协助,要人要粮饷给句话。”

    其他勋贵也来凑趣,纷纷表示愿意助兵助粮饷。

    精神焕发的黄胜哈哈大笑,道:“我大明勋贵一体,区区匪类不足挂齿,兵马就无需诸位操心,有朝廷呢,咱们兄弟们喝酒去吧。”

    朱大成笑嘻嘻拿来几样东西,当着大家的面展开,那是几面火红的战旗,上面缝着金黄斗大的两个字“战神”。

    他笑道:“侯爷,我等兄弟这个礼物如何?”

    原来这小子善解人意,听他父亲说圣上金口玉言称黄胜战神,就火速找了现成的大旗用黄绸布缝上字带来黄胜这里出风头。

    “哈哈,小公爷有心了,今天我要最少敬你三大杯,诸位,开怀畅饮,今日不醉不归!”

    酒酣耳热之际,黄胜不失时机推出一项互利互惠的大好事,但是如此好事只限勋贵,叮嘱他们不要外传,黄胜如此照顾大家发财赢得了勋贵们一致好评。

    “华夏大钱庄”吸收大额定期存银,以五万两存一年为底线,利息一成,也就意味着存五万两银子每年可以到手五千两获利。

    黄胜很坏,有意不广泛推广这个业务,而是在勋贵圈里吸纳存银。

    人往往就是怎么回事,大家都能够获得的条件就没人当回事也!黄胜如此运作,让勋贵们既得利又得了面子,想必享受国恩二百余载勋贵家中地窖里的银子会参与流通矣!

    存银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黄胜特地批了许多条子,让勋贵凭借批条存银,只有如此才可以享受到年息一成,没有条子只有百分之三点六而已。

    黄胜的经济实力勋贵们有目共睹,许多人还去过“华夏岛”,有些勋贵家还在那里买了铺子做生意。

    他们知道黄家海贸的暴利,没人不放心存银的安全性,见到了这样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每年得利的好事人人都争着要批条。

    最后黄胜让大家不用着急,今天没有来的勋贵们可以写书信派人去“华夏岛”找自己的爱妾赵蕊批条子,一样生效。

    黄胜目前不缺银子,但是拿下海南岛和故土交趾进行大投入时不管多少银子的投入都可以消化。

    大干快上时百分之十利息的资金不算什么,现在是大航海时代,大量白银流入大明,银子贬值的速度每年都不低于百分之十,黄胜如此运作金融,从中获利又不知凡几也。

    越是叮嘱不外传的消息反而会传得更快,马上如此稳妥获利的消息就会传开,文官集团、喝兵血的武将应该会想办法托关系找门路存银子。

    五万两的门槛确实很高,但是以大明人的智慧,肯定会自己组织起来拆分,一份五万两的存单由几人或者十几人分享有什么不可以?

    秦良玉麾下的七千白杆兵由儿子、儿媳带去协防山海关,她准备带着女儿回四川石柱,听到黄胜出任两广总督大喜过望特意来拜见。

    她虽然是个纯粹的军人,不会钻营走门子,但是两广总督乃是南方最大的朝廷官员,如今已经和她家有了交往,她也不可能傻到不闻不问。

    安邦彦、奢崇明这两个彝族土司虽然被斩杀,可是还有太多彝族土司不服王化,他们结寨割据一方,朝廷讨伐无力听之任之。

    如今有了战神美誉的黄大人坐镇南方,消灭彝族土司的盘踞势力貌似会迎来转机。

    黄胜早有平定所有不服王化不肯汉化异民族的谋划,先礼后兵,冥顽不灵者全部当做敌国对待,成为劳改犯是他们的最终归宿,因此四川石柱白杆兵一定要好好结交。

    见秦良玉带着女儿再次拜访,黄胜简直是倒履相迎,撇下玩闹的勋贵们,特意带上夫人楚儿作陪,让彩儿、如梦、徐佛家、柳如是等等红极一时的大明星陪着马香菱叙话,留下她们把酒言欢。

    秦良玉久在南方作战,深知那里民风彪悍不服王化,建言道:“都督大人,下官以为南方两广、福建贫瘠,山民大都悍不畏死,您坐镇两广可要注意那些心怀鬼胎的彝族土司啊!”

    “秦夫人,谢谢你提醒本官,受教了。本官欲报兵部请调三千石柱白杆兵协同本官作战不知秦夫人可为难?”

    “同是为国征战,哪有彼此,下官没有意见,下官放心都督大人领兵,一定精选三千石柱子弟兵前往。”

    秦良玉果然是个巾帼英雄,根本不提任何要求欣然同意出兵三千。

    黄胜有意拉上白杆兵协同作战就是想让他们接受黄家私兵的同化,用不着三年,经过黄家私兵一带一言传身教,这些猛兵的眼界和觉悟肯定不同以往。

    而且黄胜会厚待他们,以后他们的家小会过上富足的生活,从今往后白杆兵响应黄家的号召应该水到渠成。

    这不是凭空想象,这个时代殖民主义帝国乃是当今世界最富裕的存在,黄胜的殖民扩张和掠夺马上展开,能够确保死心塌地跟着自己的所有人走向富足安康。

    秦良玉已经同意出兵,自己上书请调,四川白杆兵原来就曾经转战广西,现在只不过再往东几百里去广东而已,兵部当然会成人之美,没有任何难度。

    黄胜赞扬秦良玉道:“秦夫人高义,本官感谢不尽,兵部公文不日下达,可是兵贵神速,要等到户部的开拔银子不知猴年马月,本官刚刚卖了许多房产,今日先垫上白杆兵的开拔银和一年军饷,还望你不要嫌少。”

    黄胜也不管秦良玉接不接受,也不管三千白杆兵军饷几何,对楚儿道:“夫人,你马上取十万两汇票交于秦夫人。”

    楚儿知道夫君又要去南方领兵,见闻名遐迩的白杆兵准备相助当然乐见其成,喜滋滋道:“夫君,妾身马上就办。”

    秦良玉闻言愣了半晌,心里无比感动,这位黄大人真是我辈楷模啊!他居然把自家变卖房产的银子拿出来用于军前,可敬可佩也。

    她急忙推辞道:“都督大人,下官麾下儿郎不会误期不至,哪能要您私人垫付银两,况且开拔银加一年军饷也没有如此之多啊!”

    “无妨,本官麾下就是如此待遇,白杆兵参战自然一视同仁,秦夫人无需客套,钱财身外之物,安置好每一位为国征战的战士让他们无后顾之忧才是我辈的追求。

    你可以传达参战的战士,如果阵亡、伤残,本官会给足抚恤、安置银每人一百两。”

    秦良玉一时间愣住了,怪不得黄大人麾下能打,这待遇也太丰厚了,要是战死能够拿到一百两银子,白杆兵恐怕人人都会变成死士也未可知啊!

    楚儿也道:“秦夫人,钱财身外之物,能够给将士们解决后顾之忧才是用得值得,您无需推辞。”

    秦良玉又被楚儿感动了,人家夫妻同心啊!家和万事兴怪不得黄家能够蒸蒸日上。

    黄大人坚决要给银子,秦良玉只得接受,表态即日派六百里加急传达选兵的命令,保证一个月内三千白杆兵到达南通州集结。

    推杯换盏,连楚儿都殷勤劝酒,秦良玉却之不恭有了几分醉意,居然和黄胜平辈论交,开口称贤弟。酒果然是联络感情的增味剂也!

    马香菱不知怎的,每一次有这位年轻阁老出现她就心不在焉,老是忍不住偷看他,被彩儿看出了端倪,含笑不语。

    美人心里叹息,老爷人见人爱呀!以后黄家美女如云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