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六十五章:君前答对
    深宫里的皇后哪会知道明朝猛火油的产地,当然是彩儿告诉她的,还告诉她会给当地带来好处,因此皇后乐滋滋在君前献计。

    崇祯爱民倒不是假的,他只不过实在不懂民生,见皇后在考虑让老百姓多些生计龙颜大悦。

    夸奖道:“皇后真不愧是朕的贤内助啊!猛火油不仅是守城利器还有如此大用当然要让州府大力生产。”

    兴致勃勃的崇祯还亲自划火柴操作了如何点猛火油灯后才就寝,黄家如此运作火柴、猛火油灯又会赚取达官贵人不知多少钱财也。

    第二天早朝,又是广东各地告急的奏疏骚扰得阁臣们头昏脑胀,今天不是大朝会,来议事的都是大员、各部门的主官和阁臣,崇祯看了看两班站立的文武大臣发现黄胜这位阁臣依旧没来早朝。

    “诸位爱卿,两广总督人选可有眉目?”

    鸦雀无声无人对答,周延儒无奈只好出班道:“陛下,内阁正在甄选能够担此重任的人选,还需从长计议。”

    崇祯怒道:“从长计议?郭怀一那厮每日都在破州县、夺人口、杀官吏你们还要从长计议?”

    又是一阵安静,王之臣好像下了决心,出班奏道:“陛下,臣举荐南安侯黄胜大人屈才任两广总督。以他的文治武功,灭郭怀一海寇应该能够成功。”

    高第也出班奏道:“黄大人肯定具备这样的能力,可惜郭怀一是海盗,纵然能够控制广东大陆,欲夺回信地海南岛没有强大的水师恐怕黄大人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温体仁忽然想到了什么出班奏道:“陛下,老臣思前想后恐怕唯有黄大人可以坐镇两广,因为他有任何大臣都无法媲美的先决条件。”

    崇祯见自己的想法与几位大臣不谋而合心里已经舒坦了许多,连忙追问道:“温爱卿此话怎讲?细细道来!”

    “陛下还记得出动战船、货船助黄大人辽东建功的朝鲜海军吗?此次黄大人去南海如果再次请信海君相助定然能够成功。”

    有了眉目,阁臣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开了,最后达成共识,南安侯任两广总督外加巡抚福建众望所归。

    办事稳妥的高第再次奏道:“陛下,虽然内阁合议、陛下恩准,黄胜大人出任两广总督,可是还需黄大人身体条件允许,也得听听他有何破敌良策也!”

    皇上以为然也,道:“确实如此,来呀!宣南安侯觐见。”

    传声筒一个个传递皇帝口谕,在家教书育人的黄胜被疾驰而来的中官打扰了,只得立马来见天子和群臣。

    听了召见自己的前因后果,黄胜开口道:“陛下,兵者国之重器,为将者当如履薄冰,臣无法胜任两广总督故而不能误国误民,臣请辞。”

    此言一出,衮衮诸公大惊失色,连民间尊称战神的黄大人都畏惧郭怀一不愿意去广东打仗这该如何是好?

    天子本来好不容易形成了决断,见黄胜拒绝也乱了分寸,道:“黄爱卿,国家用人之际,你为何推三阻四,难道你也惧怕郭怀一那厮。”

    “臣从来不畏惧任何敌人,但是臣也从来不轻视任何对手而盲目进取,郭怀一以海战闻名,是利用水师船多炮猛不断袭扰广州沿海,臣能够组织多少战船可堪一战请陛下明示。”

    黄胜一句话把崇祯堵得胸口憋闷,他问兵部尚书梁廷栋道:“兵部可告知黄大人能够凑足多少战船,战力如何?”

    问罢,崇祯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兵部尚书,也很期待梁廷栋的下文。

    苦也,梁廷栋这段时间花了心思研究大明现存战船的底牌,知道账面上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战船存在,他不敢扯淡,如实奏道:

    “启禀陛下,如今可调浙江、操江提督、福建一部分战船出战,总数应该有一百艘,但是八百料以上的战船没有几艘,大部分都是四百料的草撇船,火炮也不多以碗口铳为主,四斤炮子的火炮大概有五十门。”

    虽然大多数人不懂军事,常识还是有的,听到这里人人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没人敢去海战,原来是大明根本没有这个作战能力。

    黄胜大声道:“臣不怕死但求死得其所,如此儿戏的作战,臣一死无伤大雅,可是将士何其无辜,故而臣不能去两广任职。”

    皇帝听到梁廷栋回禀了水师家底一时间灰心丧气,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人老成精的高第出班怒喝道:“天子以国事相托,作为臣子应该想方设法完成使命,应该绞尽脑汁出谋划策而不应该一推了之,黄大人你真的无能为力吗?老夫以为不然,你应该最少有上中下三策可供圣天子圣裁。”

    自己人真的有默契,高第家就有大量海船参加“华夏海运行”的货运生意,他如何不知道黄胜在海上的实力,见他欲擒故纵知道应该是要足好处才会肯再次领兵,立刻跳出来义正言辞唱双簧。

    崇祯听到高第所言龙颜大悦,很满意高阁老当面质问黄胜,有了柳暗花明的感觉,道:“黄爱卿胸中可有良策速速讲来。”

    “陛下,这一次根本没有什么上中下三策,只有两个选择题。”

    最高领导最爱选择题,见黄胜当了阁臣几个月一言不发,遇到难决断的大事开口就有料,还可供选择,来了精神,再次追问道:“哦?如何选择?爱卿速讲!”

    “以朝廷能够抽调的战船去南海作战不可取,海战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一艘船都回不来也大有可能,不仅如此,还会有超过半数的战船被敌人夺取,因此敌人反而会越打越强,无论如何不能如此作战。”

    黄胜顿了顿,见皇帝和大臣们都被吸引了在侧耳聆听,接着道:“因此第一选择题是暂时凭借陆军固守广东、福建沿海,海南岛的粮食不足以够海盗开销,如此做派是让海盗难以补给。”

    “有道理,黄爱卿接着讲来。”崇祯听进去了,表示认可,道。

    “臣可以指挥为数不多的战船进珠江隐藏,用来运兵给予敢登陆的海盗合围歼灭,让海盗再也不敢登陆骚扰,但是夺回海南恐怕要三年五载甚至七八年也未可知。”

    黄胜说话有策略,言下之意就是这样部署能够确保广东、福建,至于海南信地根本无力夺回,约等于放弃。

    但是这样迂回着讲得冠冕堂皇,摆出一副不肯弃土一直在努力中的架势,结果完全不同,果然皇帝和群臣深以为然,面子里子都没丢。

    在大明,无论君臣都不敢轻言弃守信地,为此大明在辽东宁远、锦州消耗了大半国力,最后财政被活活拖垮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 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