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六十一章:惟我独尊
    与此同时黄家海军、陆军还合作一个个围歼所有的海贼、山贼巢穴,广东境内沿海地区之所以贫瘠,跟官府横征暴敛有关,也跟这些多如牛毛的匪类密不可分。

    黄家人马这一次来这里立足不管那一股势力,采取苍蝇、老虎一起打的无差别攻击模式,完完全全是惟我独尊的气势。

    围歼一个个盗匪巢穴太容易,经过宣传会有许多当地人自发组织起来拿起棍棒主动当向导参加围捕,黄家往往只要派一个百总的私兵战士就可以消灭一股几百人的盗匪团伙。

    伤亡还不会大,基本上是望风而降,因为黄家私兵打的旗号也是海盗,郭怀一混迹南海二十余年,在劫掠业的名声不简单,曾经是南海第一寇郑一官的十八芝之一。

    小毛贼团伙见被大海盗集团围捕,认为是黑吃黑,知道不抵抗、不造成对方伤亡就不会使得对方暴怒,十有八九喽啰们都不会被屠杀。

    郭怀一是由一条舢板起家慢慢发展了二十年成为南海大海盗之一,他带领先进的战船消灭整个广东附近的海盗得心应手,他为了立功挣表现可谓事无巨细事必亲躬,成果可圈可点。

    由于有了真心真意为海军服务的郭怀一,黄明道这个海军最高领导轻松了许多。

    广东大陆沿海和海南岛沿海的海盗、山贼被横扫一空,两万余贼寇男丁在接受整编,里面超过一半都是风里浪里讨生活的水手,渔民出身的是大多数,这些人属于经过短时间教育可以控制使用的对象。

    只可惜跟西班牙、葡萄牙人过从甚密的广东头号海盗刘香,得知三年前把郑一官打得满地找牙的那一支船队,到处进剿海寇,很识时务地跑去为祸苏禄海,黄家海军没打着。

    后来经过审讯几股海盗,得知去年郑一官就带着主力去了马六甲,据说已经拿下了一个岛屿在经营,抢掠大业搞得有声有色。

    对手没有重量级的,仗打得轻松,黄明道还忙中偷闲去费福贸易,运回二十余万石大米,再次来到紧靠大越国北部湾一侧时做法跟以往大不相同。

    北部湾是大明和大越国传统的渔场,大越国渔民经常和大明渔民互相攻击互相抢劫,都在争夺渔场,谁也不可能退让。

    以前黄家船队过路只抢掠商船根本不打扰任何渔民,这一次露出獠牙,看到的渔船全部缴获,渔民统统抓捕,不管是哪国人,以后全部成为黄家向海洋索要蛋白质的生产者。

    北部湾以后是黄家内海,所有的渔船和工作船都是黄家所有,来了外国船马上让他们变成黄家船只。

    黄家私兵打着海盗旗帜一路劫掠沿海攻城略地基本上没有造成什么杀戮,主要是武力悬殊太大,又发动宣传战,挑选许多已经得到实惠受到了教育的本地人放回宣传侠义海盗的诸般好处。

    在攻击村屯、城池时发现落荒而逃的军民黄家私兵根本不追击,任由他们逃窜,围捕军民都和颜悦色,给他们温饱,不凌辱妇女。

    因此劫掠大业收获颇丰,许多大户的财产被连锅端,许多老百姓成为了俘虏。

    连移民加上俘虏的明军和老百姓,海南岛一下子增加了二三十万人。

    对于被清缴了家产的地主老财也会区别对待,平时乐善好施的给足一千两安家银送去“华夏岛”安家落户,为富不仁的土豪劣绅坚决镇压,必要时杀一儆百也是必须的,劳动改造是他们的归宿。

    那些被裹挟的老百姓,黄家处理的办法更加科学,正好乘此机会打散他们纳入保甲体系。

    黄家的岛屿推行新政之所以雷厉风行,是因为根本没有根深蒂固的宗族体系掣肘,经过这一次把大明百姓约定成俗的最基层管理体系打烂重建,立竿见影。

    临高知县熊兆珪去年底就离职了,他的父亲熊廷弼罹难,作为长子他当然要回原籍丁忧守制,临走时带走了熊家心腹家丁,在海南招募的家丁当然留下。

    这些人没个去处全部主动要求跟着黄家干,这完全没问题,葛呈杰给予他们正兵待遇留下他们效力。

    临高新任知县还没有上任,由于临高只不过一个下县,没有佐贰官县丞老爷。

    而经过运作,主簿老爷就是黄家派来的军情处特工头子卢秀科充任。

    这种九品官不入流,临高是荒僻之地,知县乃是自己人,黄家又有意运作小事尔,因此巡检、典史、班头以及三班六房皂役都是黄家家丁战士或乡勇。

    教谕吴厚禄是个屡试不第的秀才,连举人功名都没有,属于不得志郁郁寡欢之人。

    他见这些外来者在临高兴修水利扶危济困老百姓日子蒸蒸日上被感召了,也以葛呈杰马首是瞻,被安排了许多工作成天忙忙碌碌,拿黄家发放的月钱二两四钱银子,如今临高完全是黄家人一言九鼎。

    葛呈杰训练的乡勇有八千余,这是他响应家主胆子要大一些、发展可以再快一些的号召,一年时间让乡勇暴增一倍有余,其中临高土著乡勇也有三千呢。

    他手上有家主派来的一百多基层军官还有一支整整一千人的山地步兵,这是去年招募的三峡纤夫,他们拖家带口漂洋过海而来,身体素质极佳,已经训练了大半年冷兵器。

    葛呈杰分兵五千每人带上十个壮劳力,一支五万五千人的修路大军开始修建从临高到感恩县的沿海官道。

    海南岛四周低平,中间高耸,以五指山、鹦哥岭为隆起核心,向外围逐级下降。山地、丘陵、台地、平原构成环形层状地貌,梯级结构明显。

    沿海本来就有朝廷官道,只不过年久失修路况太差,黄家这一次在原地基上修路、修桥,要保证可以让四辆四轮马车可以并行,而且平整度要保证马车能够疾驰。

    由于家主派来了几百户技术工匠,葛呈杰组织雇佣两万劳力去水泥厂、钢铁厂、砖瓦厂、陶瓷窑等等工厂扩大再生产。

    组织建筑劳工两万人去感恩县修缮、扩建原有的海港,修建能够存粮五十万石以安全筒式粮仓为主的粮库。

    还有优选的战斗力和装备都不逊色与明军的三千乡勇配合黄家陆军和逼迫投诚的五千明军步兵,开始一个个夺取海南岛的卫所城和所有的县城、府城,当然是巧取豪夺。

    因为这一年卢秀科、潘良贵、林超平这三个火枪手总旗官出生的军情处主官工作踏实,不到一年海南三州十县都安插了情报小组。

    行动开始,情报员和乡勇里武艺出众的战士混入根本不设防的一座座城池,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生擒县太爷或者府台老爷。

    对付卫所军很简单,利用投诚明军包围他们,然后喊话劝降,自认为可以一战的卫所军官也有一部分,但是实在不多见。

    黄家采取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办法,派出明军通知试图凭城固守的官兵离开一段城墙,派出去的明军都是能说会道的当地人。

    他们保证郭大王军队不会利用明军离开城墙的间隙突然登城,甚至自己不回去,主动作为人质,还苦口婆心告诉明军兄弟们,他们是在救人于危难。

    强大靠火力来证明,围城部队的野战炮远距离开火,火枪手来到一百步外排枪射击。

    秀过犀利的火力过后,守城的军官看着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城墙一个个噤若寒蝉,如果自己不听从劝告依旧在那段城墙上准备抵抗现在恐怕是一具残尸也。

    卫所军已经退化得和农民相差无几,即便如此还只有兵额的一半都不到,哪里有什么战斗力,当城池已经不能提供保护时还有谁敢一战?

    最后所有的武官都是俊杰。因为他们识时务,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