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五十七章:渔阳鞞鼓动地来
    黄家早就放出风声不再租赁任何铺面,而是随行就市销售,理由冠冕堂皇。

    之所以卖出淌金流银可以传子传孙的旺铺,是因为黄家借贷救助北直隶饥民,又有十数万从辽东夺回的大明子民要安置,在永平府置办了大量田亩,如今再也难以为继资金链遇到大问题,急于回笼资金。

    原来状元公是为了做好事卖家产啊!北直隶众说纷纭,人人赞叹不已,黄家又获得好评如潮。

    整整三年的经营,王恭厂商业街的管理模式已经被南来北往的商贾接受,太多人爱上了这里的经营氛围,商家不仅能够赚得盆满钵满安全还有保障。

    王恭厂商业街无论人气、环境还是治安在大明都是独一份,太多商家盯着这件事呢,见黄家终于出售铺面、新式宅院,京师乃至北直隶、山陕、山东等等商家纷至沓来。

    王恭厂的商铺和商品房被追捧,不到半个月就全部售罄,黄胜总共投资了二百余万两银子,最后收回了八百余万两,赚了一百余艘新式战舰的建造费。

    现在王恭厂只有私宅和“九重天”、“怡春院”、剧院、“人间仙境”会所、大钱庄等等还是黄家产业,其他都换了主人。

    京师房产被追捧跟关内局势密不可分,太多北方富人认为自己居住的城池安全堪忧,天子脚下才是首选,因此有实力的富贾豪商达官贵人纷纷准备落户京师。

    被富人争购的房产自然能够卖得出好价钱,资金投入了四年,拿到了京师内城免费的黄金地皮,修建了相对先进的住宅区,只不过获取四倍有余利润,拿后世比其实真的不多。

    黄家卖房子的消息连皇帝都有耳闻,他知道黄家在永平府大量购置田亩安置难民春耕,也知道辽东被解救的子民需要温饱。

    崇祯早有旨意下达北直隶各州府,要求他们赈济灾民,也让孙承宗给予种子、耕牛配合黄家在忠明堡安排屯田,不许收取任何税赋。

    皇帝得知黄胜由于急需钱粮救济安置灾民把能够每年生财的房产、旺铺统统卖光,有些动容,这位不计较得失的能臣难能可贵也!

    他也高姿态下达圣旨,黄家用来救灾的土地免征收税赋五年,不仅如此还要当地官吏予以方便,义务出劳役协助修建灌渠、水井。

    由此可见崇祯皇帝还是爱惜老百姓的,只不过文官集团太麻木不仁毁了大明花花世界。

    过了五月端午,就在朝廷“众正盈朝”认为可以松一口气时,忽然间,又是渔阳鞞鼓动地来,这一次不是北方出了乱子,而是南海蓦然崛起了一个大海盗——郭怀一。

    一时间朝廷震动,因为郭怀一来势凶猛比郑一官那厮还要嚣张还要厉害。

    郭怀一海盗集团不费吹灰之力就击败金门代理游击将军许心素,打垮福建总兵官俞咨皋,全歼广东水师,据说他准备拿下海南岛自立为王。

    以前郑一官肆掠还在跟朝廷谈招安条件,如今大海盗郭怀一干脆直接准备取大明领土割地封王。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乎“众正盈朝”怒不可遏,纷纷要求朝廷出兵剿灭这个胆大妄为的海盗团伙。

    可是,朝廷闽粤水师丧失殆尽,总不能划着洗澡桶去海上打击海盗啊!

    “众正盈朝”虽然义愤填膺,在京师发狠要逮拿郭怀一千刀万剐,可是具体如何实施就没有人开口了。

    南海如此大的动静震动朝野,当然是黄明道、黄东山带着海军搞出来的。

    去年十一二月,黄明道带着水师参战辽东时郁闷死了,不仅仅是他,海军上上下下都无比郁闷,因为大家都成为了配角,起到的作用就是后勤运输,连黄家辅兵都比不上。

    黄明道接到家主谋夺海南岛的命令,知道海军终于成为了主角兴奋不已,当天就和黄东山结伴去郭怀一家探访。

    郭怀一三年前得到了五千两安家银来黄家湾岛置业生活,他由于是放弃抵抗主动投降,家里的家当和私人物品没有被收缴。

    郭家满门二十九口来到黄家湾岛生活,没有被任何人欺负,五个子女都在学校就读,郭怀一发挥特长,买了几个铺子专门经营闽货。

    由于黄家湾岛商业繁荣已经形成了商品经济,老百姓可支配收入不少,已经由满足温饱的局限往追求高质量的生活迈进,他家生意不错收入颇丰,一家子过得安定且富足。

    郭怀一对于现在的生活比较满意,不后悔当年一枪不发缴械投降,只是午夜梦回时还会想起驾驶战船在海上追猎商船的昔日雄风。

    去年冬天,已经满十四岁的长子郭海洋主动成为乡勇志愿军去辽东支前。

    郭怀一见儿子已经融入黄家体系没有被另眼相看,很高兴,叮嘱儿子既然上了战场就别把命当成自己的,只要足够狠、不怕死反而最容易活下来。

    可惜老海盗的心得体会和金玉良言没有起到作用,学生乡勇根本连拿着武器的建奴都没见着。

    饶是如此,刚刚回家的郭海洋还是兴奋异常,弟弟妹妹天天围着哥哥听他讲明军大破沈阳卫的战斗故事,连郭怀一都经常拉着儿子细问详情。

    每天的生活几乎是上一天的复制而波澜不惊的郭怀一很意外地见到了黄明理、黄明道两位黄家心腹虎将登门拜访,他一时间不知所措,连忙让到了客厅落座。

    黄东山善于察言观色,很明显郭怀一见到了不速之客心里感到不安,这很正常,赋闲的降将心态大多数如此,生怕招惹祸端。

    他开口安慰道:“郭头领别来无恙,我们这一次来主要是看看保长、甲长可有欺负郭家,咱们大人言出如山,答应让郭头领安度余生绝不会食言。”

    黄东山有水平一句话郭怀一马上从容了许多,他笑道:“二位黄将军,还劳烦你们惦记,老朽日子过得很好,实在无法再好了,谢谢黄大人厚爱。”

    “如此我家大人也就放心了,言出必践是黄家一贯作风,郭头领能够逍遥度日再好不过。”黄东山寒暄道。

    郭怀一由衷道:“如今的日子真的好过,什么都不缺,这里如同世外桃源,悠闲得很,老朽早就乐不思蜀也!”

    黄东山随意跟郭怀一聊了几句家长里短,黄明道不擅长弯弯绕喜欢直来直去,道:“郭头领,今日我们来此是想请你出山重操旧业,不知你是否放得下如此安逸的日子啊?”

    “重操旧业?”郭怀一茫然不解道。

    黄明道笑道:“对呀,带领战船打海战,跳帮、接舷、夺取敌船。”

    这已经是很久前的记忆了,老海盗嘴唇开始抖动,心底的海洋情结涌上心头。他声音带着颤抖问道:“黄大人是否准备让老朽管带战船?”

    “是啊!你如果自愿再次出海,这一次参加计划有了立功表现,以后会成为从五品武官,管带一艘轻型战列舰。哦!就是上一次攻打何斌的主战舰。”

    “老朽,不对卑职愿意,卑职不老,卑职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卑职一定会忠心耿耿,一定会建功立业,一定会奋不顾身……。”

    郭怀一由于太过激动一时间语无伦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