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五十章:谋取田亩
    建奴肆掠京畿,人人都知道北直隶真的有太多J细,如今秋后算账有何不妥?

    没有人敢和戴着头套的建奴J细接近,怕被误认为妄图通报消息,也被当做J细抓去,一个个如同躲瘟疫般躲着这些人。

    押运途中,那些被J细的土豪劣绅无处伸冤,他们被乡勇和自发组织的民壮押送到海边乘船送去“华夏岛”,不杀他们,先劳动教养五年以观成效。

    以后这些嚣张跋扈的大地主只能好好劳动改造争取宽大处理也!不服气也不要紧,有本事渡过汪洋大海就可以来京师告御状。

    如果谁真的做到了,北直隶军情处恐怕都要羞愤自杀也!“华夏岛”保甲联防体系的民事官估计也没脸活了。

    黄胜既是天使又是魔鬼,才不怕土豪劣绅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呢,流民作乱一呼而起一哄而散,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永平府的秩序黄家已经完成掌控,需要有暴民马上就有,需要安定团结立刻又会河清海晏。

    黄家有远离大明的“华夏岛”,让这些人在那里忏悔自己不识时务太好了,保证他们被监督劳动时一个也跑不了。

    通过赎买、置换、白拿加上强取豪夺,获得的永平府土地多不胜数。

    为什么可以白拿?因为出现了太多无主之地,那是有许多大地主和自耕农死于兵荒马乱,黄家不管有没有主人更加不怕有后遗症,先利用起来安置难民以后再说。

    发现搞错了,有些田亩还有主人也不要紧,采取购买的办法办理,黄家权势熏天,不欺负人给足人家补偿,如果谁眼睛瞎了胡搅蛮缠,嘿嘿……。

    荷香留下菊香和二百多能写会算刚刚收留的女子交给何桂兰安排工作,委任何桂兰全权负责在永平府沿海、沿河安置难民、留下黎喜汉带领的亲兵队协助工作。

    她带着梅香回京师的家,老爷在这里呢,荷香跟老爷形影不离,几天不见就想得慌。

    美人有个小秘密瞒着老爷呢,她怀孕了,得知自己怀上的时候正是十一月份,老爷正忙着调兵遣将准备跟建奴大战一场。

    她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担心老爷知道她有孕在身会命令她休息保胎,因此一直瞒着。

    老爷日理万机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注意以前渴望有个一男半女,一直渴求老爷耕耘的荷香美人最近躲着有意不和他同房。

    如今战事以经尘埃落定,荷香准备安心替老爷生儿子,她手下有班底,有得心应手的欢儿、乐儿,可是她总觉得不太放心,如今来了做事稳重的梅香,她终于可以放心大胆休假。

    荷香最近都在手把手教梅香如何做私人秘书,梅香学得可认真了,只是想到自己以后会经常单独面对闺密的老爷有些无所适从,她实在没有信心取代荷香,更加没有高攀成为老爷妾室的想法。

    大难不死已经感谢满天神佛了,得寸进尺可不是梅香的个性,梅香刚烈得很,以前的主人张家四公子想收房被她严词拒绝,几次三番想造成事实被梅香以死相*没有得手。

    那年,梅香作为陪嫁大丫头跟着何桂兰来到张家才过了一个月,就认为小姐真的瞎了眼,那个纨绔实在说不上嘴。

    说他坏?未必!他倒是不做坏事。其实这位四公子是成天不做事,吃喝玩乐嫖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大明太多官宦勋贵的公子都是如此,他们就是社会的蛀虫,成天醉生梦死。

    主人死了,梅香一点都不难受,她认为小姐也应该不会太伤心,因为这几年何桂兰已经被伤透了心,每天都是用不断做事来麻痹自己。

    梅香猜到小姐肯定后悔失了好姻缘,如今那个一文不名的黄公子已经高官厚禄,官位比小姐的公公还要高出许多,正妻乃是英国公家嫡出的千金小姐。

    唉!真是造化弄人,还是荷香妹妹独具慧眼啊,她无怨无悔跟了黄公子,如今不仅风光体面得到宠爱,还能够抛头露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荷香喜滋滋告诉梅香,她已经珠胎暗结,看着荷香一脸的幸福,梅香由衷的替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感到高兴。

    荷香拜托梅香在自己生产的时候一定要把老爷伺候好了,千万不能耽误工作,如今黄家家大业大几十万人口,上千万银子的进出可一点马虎不得。

    梅香太紧张了,都有些不敢接荷香的嘱托,还好荷香告诉她有什么为难之事,随时随地都可以问她,梅香这才放下心。

    荷香回家了,黄胜大感奇怪,按理说获取永平府田亩这样的大计划能够完成不应该有如此快捷啊?

    大妇楚儿不在家,黄胜可不管什么规矩,吃饭时喜欢用能够宽坐二十人的大圆桌,每一次都是凑足二十人边吃边谈,梅香第一次和如此大官同席拘谨坏了。

    黄胜高高兴兴道:“热烈欢迎梅香从今往后成为黄家人,今日就算接风酒了,来,大家喝一杯。”

    彩儿、白牡丹、边之名、欢儿等等都举杯凑趣,梅香更加手足无措。

    几杯酒下肚,大家随意聊聊,黄家女子一个个自信且幸福的笑容一点点都不像装出来的,可见她们以前在家主面前就是如此模样。很快梅香就喜欢上了黄家如此宽松的气氛。

    荷香一五一十讲述了何桂兰的遭遇,当然抹去了她被建奴糟蹋的情节,黄胜得知名义上的前妻居然在为自己任劳任怨工作,貌似还能力超群感到意外。

    真是山不转水转,想起当年那个一脸骄傲的小姐不肯履婚约时的决绝,一切恍然就在昨天。

    梅香举杯道:“老爷,奴婢敬您跟荷香姐姐,恭喜姐姐早生贵子。”

    “荷香?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你也太不小心了!”黄胜拉过荷香左看右看怜爱道。

    “老爷,奴家怀上马上足五个月了,奴家身子骨结实不碍事。”

    “你啊!说你什么才好?算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欢儿、乐儿、梅香你们要照顾好荷香,千万不许她再做事情了。”

    几个女子忙不迭应了,彩儿满脸羡慕来到荷香身边道:“恭喜姐姐了,你也太胆大了,有孕在身还敢如此忙碌。我要是知道有了保准成天躺着连乱动都不敢。”

    荷香道:“哪里用得着如此娇贵,我每天做事还不是好好地?妹妹你最近天天陪着老爷,说不定也有了还不自知呢!”

    白牡丹道:“彩儿姐姐,不对,尚仪大人,您才是姐妹们最羡慕的人呢!”

    叽叽喳喳,女子们笑闹成一团,黄胜开始发晕,女人多也很麻烦呢!

    饭桌上的话题由谈论工作被一群女子八卦成了如何保胎优生优育,如何得到朝廷官职……。

    接下来黄家波澜不惊,每天舞厅音乐照常响起,京师勋贵、名流带着爱妾来蹦擦擦。每天大客厅依旧是书声朗朗,教师们都在练习发音。

    闻报建奴退兵,坐镇山海关的督师孙承宗马上意识到辽东的明军恐怕要遭受建奴报复,黄大人带着人马杀得太很辣,关前道人马得胜回朝,可别在自己手上丢了锦州、宁远。

    孙承宗派出祖大寿率领一万人马驻守锦州,给宁远增兵五千,火速让茅元仪回防。

    锦州、宁远经过几次大规模加固牢固度毋庸置疑,如今明军乃是得胜之师士气正旺,他们会在建奴回到辽东前完成布置,凭坚城固守没有任何问题。

    回来的建奴肯定疲惫不堪,他们还失去了后勤保障,如果不能短期攻取锦州,他们已经没有了在城下对峙的能力,这一两年建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温饱,他们恐怕无力发动强攻坚城的战斗。

    其实如果能够引诱建奴强攻坚城才好呢,哪怕锦州和宁远被建奴攻取也无伤大雅,只要在城下能够消耗足够多的建奴兵马就值得,只可惜建奴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