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四十九章:心如止水
    黄胜心如止水,在家里抓紧难得的时间培训教师,眼看着自己体系的军民文化水平日渐提高,推广汉语拼音教学的时机已经成熟。

    由于黄家体系的教师大多数都经常听家主讲课,家主的口音就是黄家的官话,讲慢点大多数大明人都能够听懂。

    黄胜的口音当然是后世标准的普通话,现在对教师开始进行汉语拼音培训水到渠成,黄家大客厅里每天都是啊、哦、额练习发音的读书声。

    黄家体系的教师来了一半,边之名、边绩成、甄思明、荷香、白牡丹、篮彩儿等等都学得很认真。

    因为家主宣布,学会了汉语拼音会造福整个民族,从今往后学会拼音的人就可以自己对照马上编写出版的“华夏大字典”自学成才,减少了对私塾先生的依赖。

    汉语拼音学得好的前五十人,将要成为“华夏大字典”编纂不分男女。

    著书立说是每一个读书人的追求,家主同样给女人这样的机会,而且那个字典以后会是每一个读书人的工具书,自己的名字将要出现在每一个读书人的案头,这样的机会谁不珍惜啊?

    彩儿的新戏已经公演七八天了,这一次她学会偷懒,只不过首映式亲自主演了半场就让如梦、媚儿、仪儿、柳如是、徐佛家几个演女主角玉儿,男主角赵相公。

    荷香刚刚赶来京师,她如今手下精挑细选了一百多能写会算的女子,都从辽东解救的汉民。

    黄胜派出黎喜汉带着一半亲兵队保护荷香去谋求永平府的田亩,荷香带着麾下赶到抚宁遇到了前主人何桂兰。

    时过境迁何桂兰早就失去了骄傲,居然要给荷香跪下磕头感谢她的麾下出手救了梅香几个。

    连日操劳一脸疲惫的荷香连忙扶住何桂兰道:“小姐,您千万不能如此,您的恩德荷香一直记在心里呢,如今太好了,咱们姐妹又相聚可以天天见面,只是桃香妹妹太可怜了。”

    说罢荷香想起香消玉殒的桃香泣不成声和梅香、菊香、何桂兰搂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何桂兰道:“你如今身份不同了,千万不能还用以前的称呼,你其实比我还大几天,以后我称呼你姐姐吧!”

    梅香道:“荷香,我也不敢做姐姐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姐姐好吗?”

    “不妥,小姐、梅香姐姐,你们还是你们,荷香还是荷香不要见外啊!以后我们一起帮老爷工作,老爷可厉害了,这一次杀了几万建奴呢!”

    几个女人根本不知道辽东之事,何桂兰夫家被建奴几乎斩尽杀绝,自己还被坏了清白要一死了之,她跟建奴不共戴天,听了荷香之言狐疑道:“荷香姐姐,如今黄大人有多少人马?他怎会如此厉害。”

    荷香脸上马上露出骄傲的笑容,道:“我家老爷破了沈阳城,杀了建奴的一个王爷和几万兵马,黄家人人都忙坏了,你们以后也是黄家人,帮着黄家做事就是帮着杀建奴啊!”

    荷香已经得知何桂兰准备寻死之事,她拉着何桂兰的手安慰道:“老爷需要太多用心做事的麾下,小姐的能力我们都知道,帮着老爷挣回钱粮,老爷就会多出许多猛兵,杀建奴替死去的姐妹报仇雪恨才是不枉此生啊!”

    何桂兰这才知道荷香这几年做的事情是多么有意义,也怪不得她操劳如斯,她决定竭尽所能帮荷香分担工作量,道:

    “荷香姐姐,你不要劝我,我会厚颜活着好好为黄大人做三年事,你有什么事情安排尽管吩咐。”

    永平府台张家已经做了这天下第一府的父母官两任,名下有良田千顷。

    何桂兰听说自己名义上的前夫黄胜要在永平府大量购买田地安置难民,立刻告诉荷香张家已经没有男人了,她做主把名下田亩送给黄大人屯田养兵。

    何桂兰是个女强人,这几年一直打理张家的铺子和田产,荷香邀请她帮着做以粮食换土地的事情,三天下来,荷香发现小姐真的不简单,做这样的事情比自己强多了。

    何桂兰看见成为黄家的土地上马上就出现许多衣衫褴褛的灾民在为即将开始的春耕做准备,这将要救多少百姓于危难?

    她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有意义,一时间忘我的工作暂时使她忘掉了痛苦。

    她成为府台老爷家的媳妇多年,又一直抛头露面打理张家的产业和生意,太多永平府的地主老财认得她。

    许多大地主由于粮食藏得好得以保全,他们根本用不着别人的施舍,如今有了黄家组织乡勇管理,治安状况大为改观,他们的生活逐渐走向正常。

    何桂兰一家家拜访拥有大量土地的乡绅地主,阐明自己置换购买土地是为了安置被兵灾祸及的难民,许多大地主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大多数都给面子。

    也因为这些乡绅有见识,又因为侥幸在兵荒马乱时得以幸存看开了许多,他们知道永平府人口流失严重,黄家又不计成本提供大牲口、种子农具收留流民屯垦自救。

    乡绅们如果还死捂着手上的土地大有可能找不到佃户来耕种,抛荒的可能性太大,地里没有了产出留着毫无疑义,因此他们大量卖出土地结个善缘。

    太多有积蓄的乡绅被这一次兵灾吓怕了,他们主动抛售手上的田亩准备去京师投亲靠友安家落户,有了本钱去王恭厂新区承租个铺子做生意也比战战兢兢守着土地过日子强。

    因为建奴铁骑气势汹汹而来,京畿之地的大城被瞬间攻破许多,天下第一府永平府城都没有守住一天就被攻破,而京师城高墙厚,有大明十几万军队驻守,建奴连准备攻城的心思都没有。

    由此可见跟天子同城貌似很安全,因此京畿周边遭受劫难后得以幸存的太多富人准备变卖家产去京师安家落户。

    当然也有一部分为富不仁的土豪劣绅,他们良心已经被狗吃了,何桂兰去好言好语协商被一阵奚落,气得不轻。

    后来何桂兰发现那些态度恶劣,可能由于朝廷有靠山的大地主一夜之间就糟了报应,据说被饥饿的流民洗劫了,一大家子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家做事一向先礼后兵,对于给脸不要脸的土豪劣绅,哪怕他家是当朝阁老也不放过,军情处的特工配合组织严密的黄家私兵,夜里上门鸡犬不留,人统统抓捕财物统统充公。

    不会留下后遗症,一个个被抓捕的土豪劣绅和家仆被反绑,头上套着黑色的布套,上面有几个醒目的大字“建奴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