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四十章:仓皇北归
    巧了,后金军兵临城下摆出一副夺关抢道的架势不可一世时,心花怒放的茅元仪也来到了山海关水城。

    山海关军民第一次发现敌人从关内而来,一个个惊愕莫名,一时间人心惶惶。

    茅元仪得知后金军居然在山海关南门准备夺关而入有些啼笑皆非,他此时浑然不把建奴当回事,见山海关军民一个个噤若寒蝉决定立刻鼓舞士气。

    他在赶去辽东经略官署的路上高喊大捷,“明军阵斩建奴镶蓝旗主阿敏,斩杀建奴正兵一万五千余,斩杀后金余丁、旗丁、披甲人、男丁合计四万余。”

    尼玛?谁信啊?围观的军民都哄笑起来,茅元仪见这样不行,改口了,大呼道:“状元公辽东巡抚关前道黄胜大人袭杀建奴镶蓝旗主阿敏,斩杀建奴正兵一万五千。”

    还是黄胜战神的名气大,喊话终于有了效果,路人甲问道:“是黄大人,朝廷又让他领兵了?他还高升巡抚了?太好了,山海关有救也!”

    路人乙道:“黄大人带兵杀了建奴我信,可是也不可能有如此之多啊!那位茅大人也太能吹了。”

    茅元仪郁闷了,以前纯粹胡扯蛋的军功有人信,今天实打实没人相信了,他干脆掏出报捷公文大声朗读起来,还让围观者看黄大人用的辽东巡抚和关前道印信。

    黄大人是辽东神话,他可从来不报虚功,看到了黄胜的大印在公文上,山海关军民相信了,人群沸腾了,千家万户的老百姓都跑出来狂呼大叫,狂喜的吼声传出几里外。

    山海关里忽然乱糟糟,在南门城墙上跟建奴对峙的孙承宗和麾下文武吓得一哆嗦,他们以为又是建奴细作已经混入关城,在制造混乱。

    渐渐地听清了,那是上万人在高喊“大明万胜!”山海关文武哭笑不得,谁如此搞笑,大明都败得被建奴打到皇都了,还万胜,滑天下之大稽也。

    很快容光焕发的茅元仪被一大群军民簇拥着来到南城,孙阁老看见了自己的心腹老怀大慰,老眼含泪了,还是茅元仪知心啊!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鼓舞士气。

    “督师大人,大捷啊!黄胜大人捣虚成功,破盖州、耀州、海州夺后金伪都辽阳、沈阳中卫,斩杀东奴镶蓝旗主阿敏以下正兵一万五千余。”

    玩笑开大了,孙承宗怒了,恶狠狠瞪了茅元仪一眼,心道:鼓舞士气也不能把牛吹这么大啊!牛皮吹上了天谁信啊!有点水平好不好?

    茅元仪也不行礼了三步两步来到孙承宗面前继续道:“吴襄将军刨了老奴努尔哈赤的坟茔,因此明军还割了老奴的首级。”

    说着把报捷公文递给孙承宗,正经八百的捷报,上面是辽东巡抚关前道黄胜大人以下诸位文官武将的用印。

    茅元仪孟浪了,人家老孙头六十有七,在明朝可是绝对的老人家,如此大喜大悲哪里受到了,嘎嘣,乐晕过去了。

    山海关城头乱套了,人人都兴奋异常,守军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一个个大喊大叫如同着了魔。

    城外对峙的后金军傻了眼,明军这是怎么了,被我后金军威吓疯了,不应该啊!一下子疯了上万守军也不可能啊!营啸?没见过大白天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啊?

    疯什么疯?估计马上他们的主子八小要疯了。

    孙承宗并无大碍,被麾下按人中揉胸口悠悠醒转后第一句话就是:“茅大人,老夫刚才幻听了,人老了,耳朵恐怕不好使了。”

    茅元仪抹着眼泪道:“督师大人,您没有幻听,建奴的伪都沈阳成为废墟了,满城建奴无一漏网啊!我大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也!”

    孙承宗一边看着报捷公文,一边听着茅元仪的叙说,眼中泪光莹莹,旁边的许多文官已经喜极而泣了,武将不好意思落泪一个个强忍着。

    对峙的建奴忽然发现乱哄哄的山海关城头传来的声音渐渐的清晰可变,在讲沈阳如何如何,在讲二贝勒阿敏。

    那是茅元仪找来三百个大嗓门明军,他说一句让他们鹦鹉学舌也一起齐声吼一句,第一遍效果不理想,乱糟糟的,后金军听不清什么反应都没有。

    第二遍就基本整齐划一了,洪亮的吼声足以让城里城外四五百步内的人听清楚也。

    建奴刚开始还乐呵呵听明军说什么,听着听着一个个面色凝重起来,红歹是也开始聚精会神聆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如同发烧了。

    大贝勒代善忽然高声道:“大家别听明军胡扯,后金军满万不可敌,阿敏乃是百战骁将,他有两三万人马,大明无人能敌。”

    红歹是明白过来也大叫道:“明军无耻,不敢出战,处心积虑编故事想乱我军心,可恶。”

    莽古尔泰哈哈大笑道:“阵斩我二哥阿敏?呸,他们有那个本事?如果是真的,明军为何不在城头出示首级?妈的!胡扯蛋也要扯得有鼻子有眼啊!”

    就在这时建奴的后阵来了三个如同野人般的三个建奴,见到了大军居然晕过去了一个,还有俩人话都说不清楚哭得呼天抢地。

    所有建奴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听得懂汉语的已经原原本本得知明军编得煞有其事的故事,谁知留守辽东的镶蓝旗信使好像配合明军的演出及时出现。

    不太傻的野蛮人都开始毛骨悚然,他们围住了三个信使,脾气暴躁的莽古尔泰抓住一个信使使劲摇,骂道:“你个狗奴才嚎什么嚎,再嚎老子剁了你,快说怎么了?”

    好不容易换过劲儿的建奴信使道:“完了,盛京完了,几万人啊!呜呜呜。”

    “咕咚。”胖子红歹是落马了,晕了过去。

    建奴乱套了,代善大喝道:“莽古尔泰,快把这三个明军细作抓起来,不许他们再开口说一句话。"

    莽古尔泰这才反应过来大叫道:“谣言,胡扯,儿郎们不许造谣传谣,本贝勒发现谁乱嚼舌头,一定砍下他的狗头。”

    这个时候的后金军纪还行,建奴们马上闭嘴了,可是人人都惴惴不安。

    后金军大帐,被救醒的红歹是和代善、莽古尔泰在询问三个信使,一个个脸色土灰,数九寒冬他们脸上直冒冷汗。

    情况已经明了,红歹是站起来对三个信使施礼道:“尔等的家小朕一定厚待。今日军心已乱,朕还要借几位的首级以安军心啊!”

    “主子饶命啊!主子开恩,奴才们为了报信一路被明军截杀丢了好几位兄弟不辞劳苦奔驰几天几夜都没有合眼啊。”三个奴才的声音渐渐的远去,很快没有了动静。

    随即建奴都得到了官方消息,无比奸诈的明军买通了三个叶赫氏女真冒充镶蓝旗战士配合山海关明军的表演来乱我军心,现在证据确凿已经被斩杀。

    希望将士们不要听信谣言。主子决定马上回师,等大家见到毫发无损的盛京就真相大白也。

    建奴来得快去得快,历史上的遵、永大捷不会有了,这一刻历史彻底转身也。

    ***

    第四百三十五章:太能扯淡,请正版的书友重新看一遍,原来的情节发布错了那是草稿,驴头不对马嘴。盗版网站可能不会修改,看盗版的书友恐怕需要正版这一章。给大家添麻烦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