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三十五章:太能扯淡
    有了海量的钱财,有了几十万人力,当然要把这些转换成战斗力,因此今年计划投入海军的预算就是八百万两白银,赵时敏的团队如今都在建造各种规格战舰。

    火炮、火药、全钢盔甲、燧发膛线枪、精钢滑轮弩、滑轮弓、飞震天雷、各种炮弹都在满负荷生产,因为年底的恶战家底基本上打光了,得重新积聚力量,冬天还会有大战爆发。

    为了适应山地战的四磅野战炮也应运而生,这种火炮和已经定型的六磅、十二磅等等火炮如出一辙,同样是带桶式箍的前装钢炮,有三成线膛炮,可以发射实心弹、开花弹和散弹。

    最大的好处是重量只有六磅野战炮的一半余,最重的炮身只有四百斤,可以灵活分解组装,使炮兵的机动性得到了加强。

    去年主动请求去辽东参战的三千余车把式已经全部获得自由,他们每人都得到了不低于五十两赏银,只有个别人故土难离回家了,绝大多数都回家拖家带口来“华夏岛”安家落户。

    这些人大部分成为了拿一两四钱银子一个月的缁重兵,也有几百人成功的当上了拿一两八钱银子的第一辅兵着甲马车夫。

    黄家的投资已经开始获得丰厚的回报,每一次打仗有得到了海量的缴获,人家资金已经不是问题,既然短时间不差钱当然要让黄家的发展福利人每一个追随的老百姓体会到。

    黄胜果断决定调整工资待遇,正兵的基本月饷全部提升为二两四钱一个月,第一辅兵着甲马车夫拿二两,余者以此类推,最低等级的辅兵辎重兵拿一两五钱银子,本色米粮为八十斤大米每月。

    介于这一次发动全民战争,基层民事工作者表现了强大的组织能力,当然要加工资,保长每个月的补贴银加到一两,甲长为一两五钱,里长每个月二两,他们因为都是半脱产没有本色米粮。

    亭长每月拿和正兵一样的饷银,本色米粮相同。黄家体系的亭长管理最少八百余户,多则七八千人口,少则三四千,在以前亭长就是黄家最大的民事官基层领导。

    时过境迁,黄家人口扩张迅速,如今所有的人民和预备人民已经接近九十万,这个数字还在飞速增加之中。

    管理官员的升级自然因势利导,因此管理三个亭的官员乡长、镇长从优秀有立功表现的亭长中诞生了,目前乡长没几个,因为黄家成熟的社区都是以产业工人为主导,都是城镇化管理。

    乡长、镇长待遇和总旗官相同月钱五两银子,本色米粮以一石,折合一百六十斤计算。

    黄胜召开民事官会议是得到了亭长、新官上任的镇长反应了一个问题,这一次因伤退役的转入民政体系的战士很多,也有总旗这个级别的武官,他们都提供的工作岗位没有意见,只提了一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可以允许他们带上自己的战甲荣退?

    以前战士退伍可以带走所有的武器,都是必须留下盔甲,这完全是因为盔甲产量跟不上队伍的扩充,如今虽然这个问题还在都是经过这一次增加太多工匠参加劳作会有大的改观。

    黄胜当即表示所有的退伍兵可以带回以前军队配发的物品包括盔甲,还让各级民事官鼓励黄家体系的汉民拥有武器铠甲。

    不仅仅是冷兵器,燧发膛线枪都可以个人拥有,但是需要登记枪号和拥有者,如果遗失会被定罪,刑法最少社区劳教一年以上。

    建议汉民习惯带刀行,以后黄家体系一个个汉人出现,都是腰上挎着刀剑一副雄赳赳如同侠客的样子,看上去就不好惹,慢慢的尚武之风就会蔓延到整个民族,再也不会成为东亚病夫。

    民事官大多数都是军人出身,本来对武力就情有独钟,见家主不怕老百姓人人舞刀弄枪增加犯罪率都表示会大力提倡。

    以后社区还会定期组织民间大比武,刀术、枪术、剑术、射击成绩、装填速度等等都会成为比赛项目。扩军时档案的记载又多了有说服力的数据。

    如今体系成丁者达到三十万,全部进行乡勇训练已经不合时宜,黄胜传达命令,三丁抽一进行训练,明确了乡勇等级和考核规定。

    乡勇刚刚被选上是为初级乡勇给予津贴银二钱半个月不得少于三十个时辰的操练,经过训练通过考核升一级津贴提升到四钱为中级乡勇,再次通过考核就成为乡勇最高等级成为预备兵丁,训练热兵器的可以配发燧发膛线枪。

    选拔辅兵大部分挑选预备兵丁,正兵原则上从辅兵里选拔。

    家里的大事都安排下去,人员调整也基本到位,傍晚看了荷香和楚儿后,黄胜去彩儿雅居休息,一进院子就感觉不同,原来特有的花香变成了中药味。

    黄胜赶紧来到小楼拉过彩儿左看看右看看,把美人弄得一头雾水,“老爷!您今天怎么了?奴家哪里不对了?”

    “彩儿,你看上去脸色不错啊!是谁生病了?”

    聪明的彩儿马上知道了原因,俏脸一红,悠悠道:“奴家没出息,肚皮不争气,总是怀不上,心里急着呢!”

    原来美人见黄家一个个婴儿呱呱落地着急了,寻了李宸绪开了利孕调理的方子喝补药。

    “这不关你的事,跟有没有出息更加无关,想开点,该来的总会来,喝药还不如伺候老爷多出力呢。”黄胜调笑自己的美人道。

    “老爷……。”月亮又躲进了云朵里,红绡帐里又不知留下风流几许……。

    已经去永平当参将的黑虎太憋闷了,他听说家主回家马上带着黄家嫡系军官告假回到黄家湾岛。永平兵备道张春知道黑虎是新官上任的两广总督的爱将,当然允许他告假。

    黑虎实在不适应离开黄家体系独立工作的环境,多次提出不干什么劳什子参将,哪怕回家跟着家主干马车夫都行。

    几个蒙古籍军官也是如此,见家主论功行赏过后会远赴两广,一个个都如同被抽去了主心骨,感到前途一片茫然。

    刘国正无所谓,他坚决要跟着家主去南方作战。

    刘国正这小半年没有闲着,带着黄家私兵清洗深弥岛,自然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有朝廷的大义,是正经八百的身弥岛参将,有黄家足以灭了任何东江镇将领的猛兵,又有好像取之不尽的钱粮,短短四个月,深弥岛已经全部被黄家掌控,那里有四千东江镇明军完全服从黄家调遣。

    深弥岛天高皇帝远,他已经是岛上说一不二的存在,留下一两千人驻守,自己根本不要朝廷兵部调兵公文直接跟着家主去干私活也无人问津,有敢来唧唧歪歪的官吏,直接逮了送去“华夏岛”劳动改造即可。

    官员失踪了朝廷也会一头雾水,谁能够判断究竟是遇上了风暴还是时运不济被海盗打劫?黄家有强大的海军,在海岛上都不可以无法无天有什么意思?

    身弥岛原东江镇旧将大多数选择改换门庭,少数具备军阀苗头的将领刘国正根本不为难,准他们带上家丁和财物投奔孔有德、耿仲明等等原东江镇实力派将领。

    在京畿之地当参将的黑虎就不行了,太多双眼睛盯着呢!他实在羡慕刘国正日子过得舒心。

    黑虎闹情绪可不行,他是个老实人别想不开直接辞官不做跑回黄家湾岛方方面面都不好交代,朝廷如果得知一位参将宁可辞官不做也要追随黄胜,对于黄胜力争低调的初衷相违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