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三十章:阿敏授首
    短暂休息的敢死队接着再往前延伸五十步时遭到的抵抗立刻减少一大半,能够出来肉搏的有许多都伤痛难忍纯粹出来求死。

    明军推进得很慢所过之处血流漂杵,就在明军认为夺城战可能又要打几天几夜时,意外出现了,由于明军只集中优势火器部队攻击北门,并且从容夺取。

    二货贝勒知道北门已经被明军拿下,明军已经杀进广宁,他固守待援的幻想破灭了。

    广宁城以破,阿敏不想束手待毙,与其被明军瓮中捉鳖还不如赌一把运气,他立刻下达命令,让所有人马三面突围。

    建奴不擅长守城更加不喜欢巷战,得到了主将的命令,没有一个建奴愿意留在城里对抗明军,他们逼迫阿哈、旗丁搬开堵死的城门洞,全部出城寻找逃出去的机会。

    黄胜在广宁城外经营了半个多月,早就围死了这里,摸出城门的建奴费心劳力承受伤亡一路清除拒马、鹿柴和铁丝网。

    好不容易出来了,悲催的建奴一个个心里悲苦,他们忽然发现守城方变成了攻城方。

    明军围困广宁的营地由于主将黄胜不怕麻烦的个性,用树木打造的围墙有一丈五尺高,明军在围墙内搭建的平台上居高临下以逸待劳射箭、放铳,敌人根本无法接近。

    建奴三面突围各赌运气,可惜没有一个幸运儿,他们想退回广宁也做不到了。

    因为明军发现对抗的建奴少了立刻反应过来,知道建奴要逃马上加速前进准备夺取城门。

    就在这时一直密切注意建奴一举一动的汉人阿哈们集体造反了,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把三个搬开的城门洞又堵死了,建奴回不来也。

    城里的建奴都是些腿脚慢的,而且没有多少了,在两万多起义汉人和明军的围剿下再无生路,本来以为要打三天三夜的夺城战不到一天就宣告结束。

    明军营寨和广宁城墙之间还有建奴三千余人马,他们太尴尬了,进退不得。

    这些建奴都是怀里揣着一些金银带上一些干粮,匆匆忙忙跑出来,除了一身披挂胯下战马和手里的冷兵器,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凭这些装备攻击硬寨根本不可能,夺回城池更加做不到,很快在寻找明军大寨薄弱处的三千建奴居然在南门外合兵一处了。

    难兄难弟相见,一个个哭得凄凄惨惨,二货贝勒居然是小强级别的存在他还没有死于混战。

    但是也就比死人多了一口气而已,眼神空洞面无表情如幽魂搬,麾下跟他说话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黄胜认为城外的建奴集中了兵力也好,免得他们到处乱跑,命令黄东山率领火枪手乘坐装甲战车压缩建奴活动空间,东西两面各二百余战车对进,辅兵负责清除路障收割首级。

    建奴已经失去了地利,在一览无余的开阔地无遮无拦,黄胜不安排任何冷兵器人马和他们对抗,用火枪手给他们一一点名是最科学的选择。

    面对不断喷出夺命米尼弹的装甲战车,建奴连箭矢都没几支了如何对抗,在噼里啪啦打响的火枪声中,无望的镶蓝旗战士只能选择一退再退。

    包围圈越来越小,建奴在不断减少,黄东山指挥的火枪手这个时候可是利益最大化,不肯射马,也不肯掷弹兵扔“飞震天雷”,他们准备依靠精准射击把无处藏身的建奴一一击毙。

    黄胜已经回到营地,此刻在正对着建奴的一个用树木搭建的瞭望哨看着走投无路的后金军,他笑了,对身边的刘国正道:“国正,那里有建奴的二贝勒阿敏呢,你有什么想法?”

    刘国正聪明着呢,立刻明白了,大声道:“大人,卑职请令带着亲兵队去擒拿建奴贝勒。”

    黄胜道:“不要强求活捉,建奴注定一个也跑不了,兄弟们的安全最重要。”

    “是,大人,卑职知道了。”

    知道家主有意给亲兵队分润功劳,刘国正兴奋得如兔子般窜下瞭望哨,一挥手麾下九十个亲兵和家主的八个装填手立刻飞身上马出营捞战功去也。

    由于刻苦训练,如今的亲兵队步战、骑战都已经无可挑剔,战斗力不容小觑。他们的到来本来就一直被压着打的建奴更加雪上加霜,人人都绝望了。

    眼看着一个个跟着自己许多年的勇士倒下或哀嚎或抽搐又或满地打滚,二货贝勒阿敏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忽然怪笑着挥舞狼牙棒如飞蛾扑火般冲了出来。

    他已经了无生趣完全是为了解脱而冲锋,几个贴身亲卫白甲兵也不阻止,他们一个个跟着主子进行人生最后一次的谢幕冲阵。

    火枪手不知道这是家主准备留着活扒了皮的阿敏,建奴敢来冲阵当然开枪击毙,一阵青烟飘过,二货贝勒变成了筛子,七八个巴牙喇纷纷栽落马下。

    米尼弹带着炙热的温度进入阿敏的身体,他觉得也不是那么疼痛啊,感觉自己如腾云驾雾,他笑了,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觉。

    嘴里喃喃道:“萨满大神你的信徒来了……。”

    阿敏轰然坠马扬起一片烟尘,他获得了一个好归宿,战死在沙场。再也用不着被阴险的八小精心罗织十六条罪状整整囚禁十年,最后死在深牢大狱。

    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战马居然未中一弹,由此可见,如今黄家的火枪手有多么牛掰,说不射马,就保证打不着。

    这些训练有素的战马应该是马中精英,它们跑了一阵好像发现主人不在了,一声声悲嘶后居然全部掉头又跑回了主人身边,阿敏的坐骑还在用头拱自己的主人,它根本不知道主人不是睡了,而是被击毙。

    冷冰冰的屠杀现场战斗在持续,明军继续点射建奴,忽然间再次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经过这些天被明军压着打,曾经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的野蛮人终于知道天外有天,失去了骄傲本钱的建奴再也没有了斗志。

    他们心如死灰放弃了抵抗,一个个扔掉武器跪在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火枪手无所适从了,他们还真的不习惯集体屠杀放下武器的敌人。

    黄东山命令停止射击,派出张有禄火速请示家主,这里有可能出现七八百建奴俘虏是留还是杀?

    刘国正的九十几骑打马上前围着建奴兜圈子,如果发现有异动的建奴双管短铳会毫不留情打响。

    还有这样的好事?黄胜不要俘虏是担心麾下为了抓活的增加伤亡而已,有主动做俘虏的建奴当然不能杀了,不然拿什么去京师午门献俘啊?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帮个人场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如果手头不是很紧请正版订阅几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