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二十五章:英雄喋血
    赵时敏把这个月生产的燧发膛线枪、双管短铳统统发给他们装备,生产的棉甲、钢甲也全部用上,反正掌握一个原则倾其所有给最后一批乡勇们尽可能提高防御力。

    这两千余人的战斗力可不简单,十四五岁的少年们对家主的忠诚度已经达到了狂热的地步,如同追随希特勒的童子军,又如同被毛太阳忽悠的红卫兵。

    少年们的教师本来就是伤退的战士,今日得以重返战场一个个热血沸腾。

    其实辽东战场已经尘埃落定,黄家居然还在不断增兵,而且一个个都是志愿军,主动跟被动的区别太大了,黄家发动了全民参战,辽东留守建奴的覆灭势在必然。

    时光倒回到十一月二十日,京师城外,侯世禄和满桂率军在德胜门外与后金兵开打,战事进行得十分惨烈,侯世禄所部招架不住,率先溃败,满桂孤军奋战,寡不敌众,边打边走,最后仅剩百余名士兵。

    被后金主力击败的满桂部在向关宁军防线靠拢时被关宁军部队攻击,满桂中箭,发现箭支上有袁崇焕部的标识,孤立无援的满桂带着败兵退入关帝庙中,崇祯皇帝感其忠勇破例让他避入京师德胜门瓮城。

    满桂得崇祯召见,禀告天子袁督师要杀他,并且出示射中他的箭矢为证。

    满桂本来就跟袁崇焕不对付,他真的相当害怕那个有天子剑的大忽悠,因为比满桂职务还要高一个级别同样有天子剑的毛文龙都不明不白被袁崇焕杀害了。

    此时的朱由检已经对袁崇焕恨之入骨,他好言好语安慰满桂,让他安心。心里已经开始酝酿适当时机拿下那个骗子。

    孙承宗由于家在高阳离京师不远,崇祯皇帝召他入朝以兵部尚书兼中殿极大学士,督理兵马,控御东陲,驻通州。

    孙承宗立刻保举在家赋闲的马世龙出山,参将马世虎带着麾下五千余步骑成为了孙承宗、马世龙倚仗的一支主力。

    同样奉召来京师的前辽东经略熊廷弼运气太差,阴险歹毒的红歹是因为忌惮他,早就在他身边派了奸细。

    奉召一路急行而来的熊廷弼在眼睁睁看到京师城墙时遭遇建奴骑兵奔袭,熊廷弼和十几个家丁全部血战而亡。

    千里迢迢从江夏疾驰而来,想再度出山为大明鞠躬尽瘁的熊廷弼死而后已矣!消息传到京师,少年天子黯然神伤。追赠熊廷弼太子太保,荫一子入国子监。

    国殇!多少英雄好汉湮灭在历史长河,惹得多少热血男儿泪沾襟?

    十一月二十三日,京师紫禁城。

    崇祯召袁崇焕、祖大寿、满桂、黑云龙及兵部尚书申用懋于平台。明史记载“崇焕不自安,留中使于营,自青衣玄帽入。”大忽悠想用这种方法表示自己有罪博得同情。

    袁崇焕见到朝堂衮衮诸公,危言耸听,进行恫吓,大肆渲染形势危急,制造紧张气氛,企图让朝臣出面提出城下之盟与后金进行和谈,以此解决他狂言五年平辽的难题。

    可是再次来到平台见到了面沉似水的崇祯皇帝,袁都督变了脸面,明史记载“崇焕惧上英明,终不敢言款,请率兵入城,不许,上赐貂裘、银盔甲。”

    袁崇焕的报应来得太快,崇祯皇帝也是如同他对付毛文龙一般,先给好处以安其心,没有动他,然后再次召见他来议饷,皇帝也图穷匕见。

    明史记载“十二月申亥朔,司礼太监沈良佐、内官太监吕直提九门及皇城门;司礼太监李凤翔总督忠勇营,提督京营。

    召袁崇焕、祖大寿、满桂、黑云龙于平台。崇焕闻召议饷,乃入见;上问何以杀毛文龙,今反逗留,何也?不能对。命下锦衣狱。赐桂等馔,随太监车天祥谕慰辽东将士;命满桂总理援兵、节制诸将,马世龙、祖大寿分理辽东兵。”

    后来善于愚民的建奴酋长炮制了如同三国演义里蒋干盗书的情节,内容大意是:

    奴酋有意让两个太监听到建奴最高机密,两个宦官得知袁崇焕和八小私通的军情后成功逃脱面见崇祯皇帝而导致大忽悠被逮捕,如此荒诞不禁的故事根本经不起推敲。

    两个太监是血战长坂坡的赵云吗?他们居然能够在被建奴逮拿后成功逃脱穿越满是建奴人马的军营回到紫禁城?

    况且崇祯皇帝一上台就尽撤督军的宦官,军中哪里来的太监?大规模派出太监督军是被崇祯皇帝得知袁崇焕欺骗后,极度不信任外官故而用中官。

    大忽悠咎由自取自掘坟墓不值得同情,可怜的是被建奴蹂躏的数百万大明百姓。

    袁崇焕被皇帝拿下,旁边的祖大寿抖若筛糠,这小子一出京师居然带着朝廷辽东的一万五千人马逃之夭夭。

    十二月十六日。满桂以五千人同孙祖寿等战安定门外,俱败没,麻登云、黑云龙被执。申甫以七千人战柳林、大井、芦沟桥,亦败没,都人大惧。

    安定门外的血战,满桂总兵官折戟沉沙,明末又一位英雄带着遗憾走了,如果祖大寿不逃跑,辽东一万五千精兵不缺席这一场战斗结局恐怕会被改写?

    袁崇焕被皇帝逮捕下狱,祖大寿为什么要逃,他如果跟袁崇焕真的是君子坦荡荡有逃跑的必要吗?辽东的水有多深不得不让人深思。

    就在大明上上下下一片恐惧之时,早就来到京师外围的张之极乘着后金军在安定门外跟明军鏖战时带着三百铁甲家丁从外城广安门进京。

    张之极不莽撞,三百铁甲家丁大部分都是家生子,忠诚度毋庸置疑,保护主人当然不遗余力。

    家丁们十人一组不断探路,发现危险根本不急着入城,张之极也只能选择耐心等待时机,还跟小股劫掠的后金军遭遇并且交过手,张之极损失十几个家丁,居然砍了五级建奴,有两个马甲三个余丁。

    英国公见儿子迟迟未归早就心急如焚,闻报张之极进城了急急忙忙赶来。

    谁知儿子见到他都没有说几句话就急急忙忙去紫禁城求见天子,儿子见到了女婿在哪里?

    张维贤骂道:“混账,老夫没日没夜为你们担心,你瞎忙什么?多说几句话能误了什么事?黄胜的关前道人马现在何处?”

    看着往紫禁城方向绝尘而去的儿子,英国公只依稀听见了两个字“沈阳。”

    “在沈阳?混账小子,把话说清楚,气死老夫了。”张维贤一头雾水,追着问张之极,却发现儿子已经跑远了。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帮个人场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如果手头不是很紧请正版订阅几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