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百一十五章:谁主沉浮
    时过境迁黄家火枪手战士已经不是战场初哥,他们的枪法今非昔比。

    面对层层叠叠的敌军骑兵,每一次扣动扳机都不带一丝抖动,火枪手选择混战时不间断射击,毕竟误伤己方战士的几率比击毙建奴的数量少多了。

    打得最来劲的当然是黄胜和黎喜汉,曼度儿和云中来几个也不含糊,边绩成、冯京声两个枪法虽然比一般火枪手正兵强可是在家主的八个专用装填手里排名第七、第八,只好老老实实在给家主装填。

    黄胜一边对着穿得亮晶晶的建奴开枪一边数着,一个、两个、七个、十一个……,此时此刻他没有一丝怜悯,他心里想到的是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想到的是辫子戏。

    车外自由射击的火枪手也混入步兵序列,一边前进一边射杀,往往挥着斩马刀跟明军对砍的建奴就被他们暗算了,瞪着双眼软软的倒下。

    黄家战士打仗从来不讲究公平,只注重最有效给敌人杀伤,身上有大血窟窿的建奴才是好建奴。

    混战在继续,刘国正还是带着亲兵队护在家主的战车周围,一点点去抢军功的意思都没有,他紧张的注视着战场,防止出现任何意外。

    腥风血雨的战场上有一个读书人在心跳气喘,他当然是叶成经,这小子用千里镜细细的看骑兵对决,真真正正看到了铁马冰河英雄浴血,一时间血脉喷张。

    忽然他跳下战马狂吼道:“叶家好汉子,机会难得跟着本公子去砍几个建奴首级啊!”

    叶成经也有黄胜送的装备,他一手拔出装填完毕的双管短铳,一手挥着戚刀,开始奔跑,他的二十个家丁自然不甘落后,纷纷下马挥着家伙跑上前。

    他们都会骑马,但是没有一个人适应骑战,因此都下马狂奔。

    重步兵挂正五品千户的百总胡建峰可高兴了,家主这一次只选了他的百总跟随作战,黄家兵强马壮,战士在年年增加,和家主并肩作战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今天可一定要让家主看到自己的百总是多么彪悍。

    这个辽东打行出生的汉子以前混世界的兄弟们大部分都死在建奴铁蹄下,他的家人也无一例外,胡建峰太渴望打回老家,全军冲阵的命令一下达他就带着麾下火速前进。

    人形坦克今天爽了,骑兵太密集,双方都无法对冲时擦肩而过继续回马再战,大家都顶牛了,没有一个人肯让一步,都在比谁更加悍勇,都在互相砍杀。

    失去了冲刺速度的骑兵就天然是长枪手的猎物,胡建峰带着重步兵从战马缝隙里钻出一个劲儿刺、扎、捅,他麾下的战士也是玩儿命的突刺,一个个铁人变成了血人。

    很快骑兵对决的战场上尸积如山,小跑的关前道步兵终于上来了,他们的装备虽然比不上重步兵,但也是身穿明军制式重甲,他们三打一的配合突刺战术是黄家体系战士的必修课,也是冷兵器乡勇天天操练的课程。

    这些战士人人都知道战神黄大人在跟他们并肩战斗呢,人人都渴望立功被大人看上以后成为黄家家丁战士。

    宁远步兵也上来了,没有人督战他们同样一往无前,乱刺乱捅一个个狂喊大叫状如疯魔。

    不扔“飞震天雷”的掷弹兵也没闲着,他们左手拔出腰上别着的双管短铳,右手拔出刀鞘里带护手的窄刃马刀,跑近建奴几乎面对面开枪。

    很快明军兵力优势拉大了,变成了二比一,慢慢的变成三比一,眼看着快要变成四打一时,建奴崩溃了。

    五千余残兵败将开始往东逃窜,里面还有镶蓝旗主阿敏,这小子不是运气好,而是有几十个巴牙喇卫兵一直在护卫着主子,现在跟着逃离战场的只有十几个了。

    二货贝勒终于知道明军根本不是打炮,而是扔会飞得很远的能够一炸一大片的铁疙瘩。

    太可怕了,二货还心有余悸,看着曾经认为天下无敌的麾下此时此刻急急慌慌如惊弓之鸟,连一个准备回马一战的都没有发现。

    野蛮人悲从中来忽然大哭道:“如此惨败奇耻大辱,本贝勒不活了。”

    二货贝勒猛的抽出腰间的顺刀就要抹脖子,他是个莽汉倒不是玩伎俩,真的想不开要寻死觅活。

    他身边的巴牙喇都是百战勇士,反应快捷,早有人发现他们的贝勒爷今天不对劲,才听见阿敏的干嚎就暗暗戒备,发现情况不对马上打落了二货贝勒的顺刀。

    建奴落荒而逃!

    追,往死里打!奋起神勇追残敌!战场上有战斗力的骑兵都往东而去,只留下了步兵和伤员,这一战明军伤亡也有四千余,还是骑兵居多。

    射屁股是黄家骑兵和内喀尔喀骑兵的最爱,所有的明军骑兵都喜欢,只不过以前几千建奴败逃这样的景象根本没有出现过。

    盼了好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明军一个个撒着欢儿一路掩杀,不断有逃跑的建奴落马,明军骑兵踏着敌人的尸体穷追不舍。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呼啸的西北风从冰天雪地刮过,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有足够的武力谁都可以主沉浮,没有什么好得瑟!连建奴那样愚昧加野蛮的兽类都做到了,只会骑马射箭的蒙古人也成功了。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要改一改,只要加一个字就显得真实。“骗”得民心者得天下!

    或者说武力独大者得天下,要不然蒙古、女真得了天下如何解释?难道鞑子、建奴得民心也?

    仗打了一个时辰,打扫战场用了三个时辰,砍下了八千余建奴首级,得到甲喇额真战旗七面,牛录额真的战旗一时间不耐烦统计。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蓝彩儿和如梦在举办答谢南直隶各级官吏和士子、乡绅的联欢晚会。

    在北直隶被建奴践踏的时候,举办如此奢靡的歌舞晚会很明显不合时宜啊?

    可是北方燃烧的战火根本没有浇灭南直隶追星族的热情,身穿绫罗绸缎的达官贵人纷至沓来。

    彩儿、如梦已经在苏州、无锡、扬州、镇江、松江府演出了一百五十场,应南直隶诸位大人邀请来到秦淮河大剧院再次演出了十五场。

    她们在南直隶娱乐界号召力空前绝后,网罗了太多江南名角参加排演新剧,新剧的班子足三套,而且阵容强大。

    每一家出名的院子都以有姑娘被黄家邀请为荣,太多院子门口贴出海报写着本院某某某有幸参加“血火辽东”剧组新戏的排演。

    这就是水平的展示,这也是实力的体现,往往这些院子的丽人都会被追捧,生意会好得爆棚。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帮个人场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如果手头不是很紧请正版订阅几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