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拿钱买命
    当脖子上挂着七颗建奴脑袋的范永斗被刘国正拎来时,黄胜差一点把胃里的食物全部吐出来。

    二月底,范永斗像沙和尚似的胸前挂着大念珠,虽然天气还不算太热七八天下来,那几颗首级也已经臭了,黄胜瞪了刘国正一眼,这小子马上意识到自己玩笑开大了,灰溜溜又把范永斗拎了出去。

    不多久已经被洗刷干净的范永斗又被拎了进来,这小子上下牙齿在打颤,可能刘国正他们直接用井水给他冲澡了。

    范永斗跪着地上磕头不已,一把鼻涕一把泪道:“黄大人饶命啊!草民知道错了!”

    黄东山不紧不慢拿出一沓供词丢到了范永斗面前,大声喝骂道:“饶命?如何饶得你这个黑了心奸商的狗命。等着株连九族吧!”

    范永斗何尝不知自己死有余辜,诛九族也大有可能,如今被黄大人人赃俱获无可抵赖,只有跪地求饶一条路可走。

    “黄大人,小人上有老下有小,您高抬贵手放小人一马,小人愿意把家产送上。”守财奴为了保命终于舍得花银子买性命了。

    黄胜知道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宰了范永斗还会有李永斗、王永斗闪亮登场,做这样的事情一时痛快于事无补,把收集的证据上奏朝廷,以崇祯小皇帝的性子足可以杀范家满门。

    可是在暴利的驱使下还会有人卖国牟利,黄胜不准备要这个利欲熏心晋商的狗命,而是准备榨取他赚到的黑心钱。

    最后范永斗的心腹家丁范金银由刘国正带着亲兵队回到了张家口,很快范家开始售卖名下的商铺和田亩,一个月后范永斗回家了,没有什么大变化,只不过名下少了二百万两白银的财产。

    二百万两白银到手假以时日就是几十艘新式主战船,范永斗,一条狗而已,杀了他只不过得了一时痛快有什么意思?黄家要实惠。

    况且他的口供和证人证词都在黄家掌握中,如果乱说乱动继续跟建奴贸易就休怪黄家痛下杀手。

    范永斗知道黄大人掌握的证据完全可以让自己满门抄斩,诛九族也极有可能,家产、田产、铺子自然会被朝廷抄没。

    谁知黄大人同意他出银子买命,开出了二百万两白银的价钱可以发过他,并且让范家继续在张家口做生意。

    黄胜的开价有谱,他知道范家有支付能力,但是他不知道二百万两已经是范家超过六成的财富了。

    范永斗的精神已经被击溃,他此时抓住了一线生机当然会竭尽所能,他选择相信黄大人,因为他知道抄家可是朝廷得好处与黄大人无关,事到如今黄大人要的银子其实已经不是范家所有,应该是朝廷抄没的收入。

    商人范永斗奸雄的一面体现了,他开始打倒算盘安慰自己,自己出本来是朝廷的二百万两买命后,范家还会留下几十万两本钱,自己有成熟的商路在手,以后还会积累太多财富,无法跑辽东跑漠北也有不少利润。

    这一次不仅仅惩罚范永斗一人,那些为了银子不惜以身犯险跑辽东的胁从一个也不放过。

    被明军同时逮捕的四五千车把式和一千左右范家家丁、伙计,经过黄东山带着火枪手仔细甄别,挑选了五百人准备带到黄家湾岛训练推独轮车,其余全部被判劳教五年至十年不等一个个都发配去“华夏岛”做苦力。

    那里需要太多劳力平整山地搬运巨石修建海堤和道路,五六千壮汉加入劳动会让工程进度加快太多。

    他们如果是黄家招募的劳力,这几年的工作报酬就不会低于八十万两银子。

    让这些人为了他们的贪婪付出代价的同时,黄家还得到了几千免费劳动力何乐不为?

    砍了十三个建奴正黄旗巴牙喇可不能浪费,加上在大草原制造控制区时,几次剿杀妄图对抗明军的蒙古小部落斩获六十五级,如此战果已经不错了。

    朝鲜信海君的使者郭孝廉、汪如海又去大明京师叩见天朝皇帝,不但朝贡了许多朝鲜特产还献上北虏首级六十五、东奴正黄旗巴牙喇首级十三。

    崇祯皇帝果然高兴,立刻召见两位使者,追问如何得到这些斩获?

    回禀皇帝当然不能实话实说,朝鲜使者回禀大明天子:这些首级乃是信海君带着麾下由永川登陆主动袭击入侵朝鲜的蒙古、后金联军,经过苦战信海君人马损失过千才得了这些斩获。

    满朝文武没有人不相信信海君人马死伤惨重,要斩杀十三级后金正黄旗巴牙喇恶战在所难免。

    崇祯唏嘘不已夸奖信海君忠于大明,是所有藩王的楷模,准备厚赏信海君之时,两位朝鲜使者提了一个小小不情之请。

    郭孝廉、汪如海请大明皇帝恩准信海君租用广州府新安县珠江口以东的一个几乎没有什么人烟的荒岛二十年,因为信海君的商船经常跑吕宋、大越国在南方需要自己的补给地。

    崇祯皇帝经过询问几位大臣得道信海君准备租用的荒岛周长不过六七十里,离澳门大概一百多里水路,一个弹丸之地而已。

    他征求内阁意见,已经得知黄胜准备拿下这个小岛经营的高第、王之臣出班奏对,他们起奏陛下,这已经有了先例,完全可以参照佛郎机人租用澳门的手续办理。

    澳门根本不是葡萄牙人在大明的殖民地,他们一直缴纳地租接受大明的管理并且缴纳税赋,虽然才几百两银子一年也足以证明大明的主权。

    嘉靖年,葡萄牙人是想通过武力得到紧靠大明的立足之地,他们先看上舟山岛,可惜大明不是南美、北美的国家可以媲美。

    葡萄牙人被大明水师打得一败涂地,最后他们耍无赖,上了澳门岛赖着不走了,说借地方晾晒风帆。

    这就是大明的特色,不和亲不纳贡不称臣不签订任何城下之盟,皇帝被人家逮了都不肯妥协。但是最见不得人家装可怜博同情。

    葡萄牙人成功了,修道炼丹已经走火入魔的嘉靖皇帝网开一面,允许他们租借澳门暂住。也因为澳门这个地方无比荒僻,在大明属于鸟不拉屎可有可无的存在。

    阁臣有了高第、王之臣带头,其他阁老也就顺水推舟,毕竟大明南海的海岛太多,这些岛屿对于大明根本没有太多用处,老百姓不愿意去居住生活,朝廷如果派兵驻守要多花太多钱粮。

    见内阁一致同意,崇祯皇帝当即恩准朝鲜信海君所请。

    郭孝廉、汪如海两位使者请大明皇帝给这个小岛赐名,并且给崇祯娓娓道来这个岛屿西边二百余里水路的地方崖山爆发的一场大战,蒙元灭南宋的国战——崖山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