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人赃俱获
    范家商队里出现了这些异常的人早就被武义几个发现了,他们时时刻刻盯着这些杂碎,等大军合围时好一举斩杀他们。

    十三个建奴巴牙喇主动要求前出哨探被范永斗好言好语劝阻了,他怕这些后金勇士遇到江湖人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惹来不必要的后患。

    建奴们见范永斗低三下四说得客气就不在坚持,继续扮演家丁护卫在他周围。

    夜里睡得不好的范永斗走着走着开始流汗,因为他发现太不正常,前出的探子都是范家经常跑长途的好手,他们应该不时回来报告前方的情况,今天怎么只去无回?

    这太正常,在黄家的预设战场内,连身经百战的建奴巴牙喇都是有来无回,区区范家家丁当然是肉包子打狗。

    很快六神无主的范永斗就发现了有一支明军队伍当道列阵,大概不到三千人,跟任何范永斗见过的部队都不同,这些明军谈定从容安安静静在前方守候,他们车多盔甲好,军容整齐。

    范永斗心里暗叫不妙,来了拦路虎也!如此多的明军等着自己的商队,恐怕会要丢下这笔买卖的一大半利润,他准备派出心腹家丁范金银跟拦道的将军谈价钱买路通行。

    范永斗挥手让商队停下,就在这时发现后面、南面和北面都来了同样数量的明军队伍。

    旌旗招展号带飘扬,除了斗大的明字的旗帜还有蒙古台吉标识的战旗飘舞,范永斗知道朵颜三卫可没有如此装备,他马上知道来的是关前道的部队,一时间吓得汗流浃背。

    跟这一支明军打仗借这个畜生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黄家弓骑兵和斧骑兵一亮相,黄字旗号一打出,范永斗商队里一大半人都知道遇上谁了。

    如同雷鸣般的吼声响起:“所有人听好了,双手抱头跪下,一刻时间过后只要有胆敢站着的人,杀无赦。”

    黑虎率先喊话,随后上万人的声音整齐划一,一遍又一遍。

    马上就跪下了一大半车把式,范永斗的家丁也开始有人扔掉手中的武器下马跪下。

    十几个建奴见势不妙想有所动作,范永斗害怕他们露出马脚,不对,是害怕他们露出金钱鼠尾,存了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赶紧低声道:“先忍一忍再说,明军太多,你们冲不出去。”

    没有反抗,也没有漏网之鱼,黄家人马抓俘虏的经验太丰富了,立刻让这五千余人分别以三百为一伙分开监视,马匹远远的牵出集中管理,处理得有条不紊。

    在大草原,只要控制住马匹,俘虏成功逃跑的可能约等于零,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

    很快武义就把里面隐藏了十几个建奴的情报告诉了刘国正,还有建奴可以拿获,刘国正一下子如同磕了药,带着亲兵队九十人开始围捕,通知黑虎带着骑兵在外围再围一圈。

    跪在范永斗家丁里妄想鱼目混珠的建奴发现明军特意包围了这里,知道大事不妙,连忙一跃而起准备抢马逃窜。

    建奴们肠子都悔青了,刚才如果不下马跪下直接打马冲出去未必没有机会,现在马匹被明军牵走了,需要冲上去夺马谈何容易。

    黄胜亲兵队武术家的个人作战技能可不含糊,他们人人可以对抗建奴白甲兵且能够战胜,因为他们不仅有武功还有热兵器。

    十几个建奴遇上七倍于他们的武术家哪里凶悍得起来,他们的武器全部被收缴,只有怀里藏着的短刀。

    如此武力对阵武装到牙呲的亲兵队当然是白给,三个冲刺的巴牙喇被单手战斧劈成两段,四个被双管短铳打得满身血窟窿,被当场擒获六人。

    刘国正立刻割下了七颗建奴的首级,拎着小辫子在几千车把式面前示众,这些人大部分都知道他们是来草原干什么,一个个垂头丧气不敢直视明军。

    范永斗再也撑不住瘫倒在地上,刘国正哪里会放过他,把七颗建奴首级的小辫子打起结拎起范永斗,挂在他脖子上,把这个败类吓得晕死过去。

    私通建奴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好分辨?五千余车把式和范家伙计、家丁跪在地上磕头哭喊着乞求饶命。

    黄东山大声喝骂道:“你们这些利欲熏心的混账东西,此时此刻知道害怕了?大明陕西的老百姓在饿肚子,你们居然千里迢迢把大明的粮食往建奴那里送,死有余辜。”

    “大老爷,小的不知情啊!都是范家蒙蔽小的,借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私通建奴啊!”

    “现在本官给尔等机会,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帮着大军干活可以考虑饶尔等狗命。”

    “行,大老爷您尽管吩咐小的有的是力气。”

    官兵对付商人而已,小事一桩,黄家人马得手后,得到了五千余大牲口、五百几十匹战马和五千多当骡马使唤的俘虏,急行五天就回到了忠明堡。

    黄胜分给庆格尔泰抓获的四五千蒙古人,把被奴役的五百多汉人留在忠明堡安家。五万石粮食给了庆格尔泰一半,缴获了范永斗商队携带的一万余两银子和四百多副铠甲也给了他,骡马大车黄家太需要当然全部带着。

    跟着黄家干就是爽!庆格尔泰麾下都欢呼雷动,因为台吉大人给了麾下参加伏击的每一位战士一石麦子和二两银子的赏赐。

    参加出击的关前道明军也一个个高呼“万胜”因为黄大人没有亏待他们,人人打赏了两个月军饷,跟着黄大人打仗如同过家家,吃得好睡得香,银子还挣得不少,战士们当然高兴。

    第一次执行秘密任务,北直隶军情处拔了头筹,武义和左守权被记大功一次,赏赐当然不会少,参加行动的那些新招募的武术家每人打赏半年月钱。

    北直隶的工作刚刚有了眉目需要大量人手,武义、左守权带着麾下当天就乘坐马船回天津卫,他们有了成功的经验也感觉到了秘密战线的乐趣,会扩充人手在北方落地生根无所不在。

    关键还是钱粮,用对了人,给足钱粮,情报网铺开指日可待,这些情报员手上都有两下子,黄胜给他们装备双管手铳,不出三个月人人都能够玩转手铳,他们十几个人制定计划,想暗算谁还真的防不胜防。

    脖子上挂着七颗建奴首级的范永斗才过了五天就颓废得不成人形,黄家根本没有打骂他,给他饭吃给他喝水。只不过因为他喜欢跟建奴来往,因此让七颗首级日日夜夜留在他脖子上而已。

    五天里没有人搭理他,黄家火枪手每天都在盘问范家家丁甄别那些车把式。

    来到了忠明堡,处理了相关事宜用去了两天,黄胜决定听听那个奸商有何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