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算计范家
    要求是不怕死,服从命令听指挥,让杀谁就去砍,不该说的不能说,不该打听的别问,因为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抓捕建奴细作和私通建奴的汉奸。

    这些兄弟以为自己变成了锦衣卫力士,谁知左守权嗤之以鼻,牛皮哄哄说他们是黄胜大人的部下,比早就成了样子货只会欺负老百姓的锦衣卫强多了。

    这些最基层跑江湖的人不管给谁卖命只要能够养家糊口就成,黄大人名声赫赫,能够成为他的人当然求之不得,如此优厚的待遇完全可以拿命去拼,况且自己做的事情貌似有意义,好歹也是为朝廷效力。

    左守权一行当然是找到范家商号售卖粮食,不会引起怀疑,因为他们根本不用刻意掩饰什么,这就是他们的老本行。

    如今正是春荒粮食收购可不容易,范家出了比其他商号高半成的价格大量收购,主动寻来卖粮的小商小贩太多。

    左守权几个在交货时被范家的伙计一眼看中,范家收下他们贩卖的粮食后出了一辆车管吃管住一天二钱银子的高价雇佣他们跑草原。

    范家伙计有眼力,知道老实本分人不敢铤而走险,见到了手里操着家伙的武义一伙决定邀请他们参加运输队,因为范家需要大量的马车多多益善。

    武义几人本来的计划是跟着范家商队出关来个千里跟踪,谁知计划有变,貌似可以直接打入商队内部,大家商量一下决定留下等到了大草原随机应变。

    武义以要把卖粮食的银子送回永平府为由头,让左守权回去。范家伙计怕有什么不妥不让,武义当即表示不伺候,带着人赶着车就走。

    范家看来确实比较急着组织运输,伙计见他们未必感兴趣跟着范家跑草原反而放心了,见这些人担心带着许多现银怕有闪失认为是人之常情,同意左守权拿着银子离开。

    武义用了欲擒故纵的小计就成功让左守权脱身回黄家湾岛送消息。

    黄胜、黄东山、顾山河等等几个军情司的主官认真听了疾驰天津卫转海路来报信的左守权细细讲了在张家口卖粮食的经过。

    判断范家运输队应该马上会出发,范家做生意抠门得很,他们多耽搁一日就会多付出几千人和大牲口的耗用,当然会急不可耐。

    五万余石麦子去年京师时价不过六七万两银子上下,今年年景不好可能会贵一些,黄家现在还真的看不上,抢两艘二号福船的利润比千里迢迢草原抢粮食实惠多了,而且风险也小了许多。

    但是能够让建奴少这些粮食多饿死一些人削弱他们的实力,还是值得干一票。黄胜倒是看上了那几千大牲口,黄家需要太多大牲口工作,有人白送不去拿如何对得起自己?

    武艺他们在大车里藏了黄家特意生产的烟花,夜里放几个老远就会看见,黄胜准备带着所有骑兵去劫粮,只要知道了范家商队的位置,一辆运粮食的大车都跑不了。

    当然不是武义先放烟花,黄家骑兵和庆格尔泰的骑兵一到夜里二更就会在各自的位置放烟花,然后等到三更看看有没有烟花再次出现。

    这就是约定,武义发现了附近有烟花升空就会得知家主带着人马来了,他会在约定时间以烟花指明自己的方位。

    范家和建奴哪里会得知黄家约定的在茫茫大草原定位的奇怪方式,他们注定替黄家做运输大队长。

    范家要经过草原送货到建奴实际控制区,漫漫长路需要多少天?以他们一天走五六十里计算也需要一个月左右。

    庆格尔泰的骑兵加黄家骑兵和关前道骑兵有六千余,以一个百总为单位相隔几里拉开一线往西兜过去,运气好都能够迎头撞上范家运输队。

    运气不好不要紧,武义几个肯定会看见二更天的联络烟花,他们到了三更放了联络烟花或逃跑或继续隐藏都没问题。

    以他们的战斗力那些商人的保镖哪里会是对手,况且三更半夜谁知道放烟花的是谁,一个商队而已,哪里可能有纪律性,他们要从几千人中排查出来谈何容易。

    黄胜一刻也不耽搁,准备马上赶去忠明堡会同庆格尔泰骑兵截住范永斗走私商队。

    得知夫君又要亲自去打仗,楚儿还要跟着,这一次是陆战,如何会带女子,连荷香都会留在忠明堡。

    黄胜发了火,楚儿这才可怜巴巴不敢吭声了。

    她悠悠道:“夫君,您自己要小心啊!夫君,您不要负了妾身一片深情,妾身这辈子都会死心塌地跟着您。”

    没头没脑的这句话把黄胜听糊涂了,只好把美人搂在怀里亲热,旁边几个淑字辈的大丫鬟都笑嘻嘻看着一点避讳的样子都没有。

    可惜黄胜这个现代人还是不习惯做私密动作时有人在乐呵呵欣赏,咳嗽一声让丫鬟们下去,楚儿以为夫君要做什么,大白天,羞死了,她马上挣扎起来。

    黄胜吻着楚儿的耳垂道:“娘子,你为什么话说半句留半句,难道夫君还刻意隐瞒你什么不成。”

    “夫君,广南国使者的依仗妾身见到了。您怎地如此胆大妄为啊!”

    原来阮诞他们完成了朝贡任务回来交差,崇祯皇帝给的赏赐当然要入账,现在黄家湾岛的财物是顾铃儿接替赵蕊在管,有了大的入账玲儿在楚儿方便的情况下都会回禀主母亲自看看。

    因此楚儿看到了异国使者广南国的郡王居然是黄家的家丁阮诞,他穿着跟大明郡王差不离的官服给楚儿施礼,这可把小萝莉吓坏了,成为了美人的心病。

    黄胜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是这么个破事,黄胜只好从头把广南国的故事娓娓道来,黄胜讲故事的水平太高了,楚儿就是爱听黄胜讲故事渐渐的爱上了他。

    故事讲完了,楚儿主动钻入夫君怀里投怀送抱,眼睛里直冒小星星,夫君太厉害了,家丁不是冒充人家的郡王,而是如假包换的存在,一切手续都合法,官凭告身如今已经是双料的。

    因为阮诞被崇祯皇帝再次召见,他察言观色发现皇帝相当高兴,他灵机一动,请求大明皇帝给自己广南国交趾郡王的官职背书。

    崇祯皇帝一时高兴就给了他一道恩旨,旨意没有直白的说交趾的归属问题,而是写着恩赐广南国交趾世袭罔替的郡王阮诞娟、缎各十匹。

    这就是大明文官的水平,承认广南国交趾郡王的存在还不想引起外交摩擦。玩文字游戏得心应手,可惜面对野蛮人建奴,他们连文字都没有,大明文官就是对牛弹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