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八十九章:垄断海贸
    吴襄告诉大家,那是因为信海君没有发迹时被海盗袭击眼睁睁就会葬身大海,巧遇黄大人带着水师追击建奴探子。

    黄大人当时只有几艘草撇船,但是他行侠仗义,立刻攻击海盗,以损失几十家丁两艘草撇船的代价救下了信海君。

    不仅如此,后来黄大人还帮着信海君恢复实力,去年终于得到朝鲜国主的册封,因此信海君才无条件信任黄大人心甘情愿和他共享荣华富贵。

    故事荒诞离奇,大多数人都不信,吴襄很严肃的告诉诸位不太会打仗很会做生意的武官,“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了。”

    于是乎,武官们也不耐烦揣摩什么,选择了相信这样的说辞。

    叶成经、叶浩武带的人是在舟山中中所集中后由岱山岛派出的战船送到“华夏岛”,他们都是南方的富贾豪商,对海贸那是情有独钟。

    今日见到了如此强大的海军,知道以后的四海已经换了主人,黄胜大人已经是无冕之王。他们都很默契的认可朝鲜信海君的宣布,从今往后以黄大人马首是瞻。

    黄胜第二天主持会议,邀请各路客商每年二月二、八月二十八齐聚“华夏岛”参加春天的订货会,秋天的交易会。

    会上明确了华夏海军将要组建护航编队,为所有商家护航,费用按照货值和路途远近以半成到一成半双向收取。

    如果货物遭到海盗劫掠或者毁于海事,华夏海军负责赔偿托运人全部损失。

    新成立的“华夏海运行”承接东到日本南到马尼拉、大越国的所有航线,用“华夏海运行”运输船运货运费同样是按照货值和路途远近以半成到一成半双向收取。

    这是**裸的不正当竞争,人家自己出船跑运输和雇佣黄家运输船送货付出的护航费用一样还有谁会傻傻的用自己的海船或者雇佣其他人家的运输船?

    相信不出一年拥有海船的人家就会低价卖出他们手中的二号福船和草撇船,因为不可能有生意,自己用也划不来,如果敢不要华夏海军护航,后果大家心知肚明。

    以垄断海贸为主题的这一次大会过后,估计明年底大明的远航垄断就可以完成,黄家不怕没有如此多的海船,一是几个船坞都在加班加点建造新船。

    二是可以把其他商家成为废物的海船压价收购,把他们原来的水手炮手中佼佼者高薪雇佣。

    三是形成“华夏岛”、黄家湾岛、浮山所、岱山岛、金门岛、临高六个货物仓储基地后,可以科学调配运力,货船的效率提升三成都不止。

    这已经类似于后世快递公司的运作方式,比如浙江以前有装不满一艘二号福船的货物要发往大员港,没有任何办法,只得跑一趟,现在没有必要。说不定从浮山港来的一艘或者两艘船就把这些货带走了。

    反正黄家包赔货值,发货人只要货物在约定时间里完好送到,是几艘船来执行任务他们根本不会管。

    四是为“华夏海运行”配套依托大江大河的水运船队也开始运行,还是采取雇佣加自建的办法运营,把淘汰下的小海船多往长江派遣,要让天府之国的货物沿江而下经南通州转载后发卖东洋、西洋。

    为此黄胜派出伤退的水手炮手五十人组建团队,给了启动资金十几万两,要求他们疏浚航道,购买船只,要确保两千石的货船可以直达四川石柱。

    他们还有一个任务,招募最贫苦的三峡纤夫一千少年拖家带口去临高,黄胜准备训练山地步兵,这些常年累月在陡壁悬崖如猴子般攀爬的少年,身体的协调性和纤夫工作的合作性都注定他们假以时日会是世界上最好的山地兵。

    会议还有一个内容就是货源垄断和定价权,大明的任何原材料都被禁止出口,镍白铜也被黄家独家收购,给的价钱公道,商人获利不会少。

    黄家还提高了一成的价格定购桐油、猛火油、鲜花香精油,黄家的船只太多,桐油是保养木船必不可少的防腐剂,需求量一年多过一年。

    中国就是油桐树原产地,陕西、河南、云贵川的大山上都可以栽培,黄胜多出价,自然会刺激山民扩大种植面积,这一种不占用良田的经济作物会给老百姓带来实惠。

    黄胜本着互利共赢来召开春季订货会,与会的商人获得了无数订单,他们也希望经营附加值高的江浙丝绸、四川蜀锦。

    可是别人卖生丝这样的原材料如果自己不卖会失去许多客户,现在好了,华夏商会的成立使得商人们有了顾忌也有了纪律,再也不是一盘散沙。

    黄胜和大家议定的价格很透明,商人们的获利绝对不少于华夏商会成立前,只要他们加强管理,热衷开发新产品提高附加值就会获得更高的利润。

    因此,为期七天的贸易洽谈会在大部分商家获得了大量有利可图的订单中结束。

    如此多的豪商聚集,“华夏大钱庄”发行的货币“华夏通宝”经过挑剔的商人细细研究,许多人都认可了这些金银铜币。

    他们看到了无可匹敌的“华夏海军”认为在黄大人控制的海岛上由海军护送走流水会万无一失。

    况且黄胜承诺只要现银或者货币交接到“华夏海运行”来运输的船上,如果出现意外,“华夏大钱庄”包赔损失。

    太多商家有过赚了银子带不回家,路上便宜了盗匪的经历,现在太好了,有了“华夏大钱庄”,只要在福建金门存入银子,自己就可以回京师、南京等着拿现银何乐不为?

    大舅子张之极和高智谋见到了黄胜的实力心里忐忑,什么都不问,只当做“华夏海军”真的是朝鲜信海君的武装,他们是朝廷命官,有些事情不好知道。

    黄胜也没有亏待高家,以很有诱惑力的价钱把高家可以远航的五十几艘海船连人带船租用了,高家不需要做任何事每年都可以入账白银八万两。

    大舅子拿到了山东、山西、河南三省四轮马车、香皂礼盒、西风烈白酒、玻璃制品的经销权,给他的供货价保证有四成毛利,一年下来恐怕不止赚三十万两。

    何家两位兄弟由于代理了南直隶的生意,现在也是数得上号的商家,他们这一次带头宣布何家所有现银都在“华夏大钱庄”走流水,表态何家商铺第一个收“华夏通宝”不折色。

    有了带头人马上就有许多商家也承诺按照币值不折色使用“华夏通宝”。黄家的海贸合伙人当然更加拥护,这里没有风险,因为黄家承诺可以到钱庄随时小额兑换银子,大额兑换预约后保证能够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