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八十一章:四李分朝
    胡明山表示这一次肯定没有事情麻烦上国,自己会请示国主,看看明年可不可以劳烦贵军。

    黄家这一次没有骚扰费福港,在三十海里内都没有下手抢任何船只。

    双方买卖公平,没有恃强凌弱,一直提心吊胆的广南国人终于放下心。

    他们已经开始感觉到跟大明贸易的好处,有了大明货物的到来,广南国瓷器和布匹价格低廉了许多,有了主要农产品的大规模出口许多种地的农民积攒了银子,他们已经买得起。

    达官贵人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穿着大明的丝绸喝着大明的西风烈白酒,当然要增加粮食出口增加大明货物的进口。

    就在黄胜发洋财后准备回家的时候,大明出了许多大事,当然大多都是坏事。这完全是因为清算阉党矫枉过正导致人人自危国事荒废造成的后果。

    朝廷官员只要是跟阉党对上号,不管好人坏人是不是有能力的人都靠边站,可惜东林党人大多数都是嘴上功夫,指望他们治理国家那是枉费心机。

    七月二十日,蓟门驻军由于饥饿索饷鼓噪,焚抢火药,经多方措处,始解散。至八月初,顺天巡抚请先发欠饷三月,以安军心。

    朝廷调左都督赵率教为蓟镇总兵官,镇守永平、蓟州,辖马松、大石、曹墙八路。

    七月二十五日,宁远因缺饷四个月,也闹起来了,他们闹得更加肆无忌惮,不得不让人深思最后对谁有利?

    闹饷的兵丁里没有辽东土著,都是客兵,他们居然绑架了辽东巡抚毕自肃、总兵官朱梅、通判张世荣、推官苏涵淳。

    最后是袁崇焕与兵备副使郭广密谋,诱捕了带头的张正朝、张思顺,斩首十五人,平定了兵变。

    经过这一次闹饷,在历史上袁崇焕在辽东终于做到了一言九鼎。

    跟辽东将门格格不入的满贵、赵率教调离了,准备点验人马后发饷的辽东巡抚毕自肃被等不及的大兵们绑架后羞辱最后愤而自杀。

    毕自肃太幼稚了,按照实际兵马发饷,辽东将门捂着的盖子就昭然若揭,最后不知道多少人会被杀头。

    辽东将门不想死,只能挺而走险,袁都督来了兵变瞬息瓦解,同样瓦解了朝廷想设施的点验兵马。

    所有人包括大明政府都是受害者,唯有辽东土著祖大寿一系笑到了最后,袁崇焕了不起!

    历史依然我行我素,但是已经开始拐了小弯。原本建奴会在八月份绕过锦州、宁远尝试攻打山海关的事情没有发生,变成了在朝鲜鏖战。

    也不知道是不是去年夏天红歹是在辽西吃的瘪让他受到了教育,还是黄明理在他后院屡屡偷袭闹得一塌糊涂让他无暇西顾。

    这几个月辽东紧靠鸭绿江附近和朝鲜境内确实无比热闹,两方四部人马在混战,建奴以一敌三还是占了上风。

    黄家人马是点燃战火后主动退兵,东江镇是便宜了几回不晓得见好就收,被建奴主力赶到一顿胖揍后丢了所有的占领地再次逃回海上。

    只可惜朝鲜人跑不了,被建奴烧杀抢掠后许多人做了奴才,也有一部分有血性的高丽人上了密林山岗跟建奴血战到底,后金第二次大规模入侵朝鲜的战争提前八年爆发。

    发了狠的建奴一路攻城掠地势如破竹,一直追着朝鲜兵马打到汉城,他们的国主撒丫子又往江华岛跑,可惜运气太差,国家水师居然被海盗袭击伤亡惨重,朝鲜国主乘坐的战船被击毁,李倧不知所终。

    后来冒出许多朝鲜国主的接班人,有一个常年在日本五岛列岛混迹的大海盗李国助自认是李倧的叔叔,要求朝鲜臣民拥立他为新一代朝鲜国主。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所有朝鲜大臣都认为这纯粹是个笑话,他们拥立幼帝李淏根本不搭理什么叔叔,谁知坏叔叔恼羞成怒,带着人马夺取济州岛港口准备拿下整个岛屿自立为王。

    于是乎,朝鲜历史改变了,变成了军阀混战的乱世,有拥戴李倧次子李淏的政权,又有许多大臣和军阀拥立李倧长子李溰。

    被废黜的光海君李珲,虽然被重新上位李倧的支持者用石灰烧瞎双目,已经是个残疾人,他的支持者纠集旧部趁乱从江华岛乔桐囚禁地把李珲抢了出来,这一股势力以朝鲜最南面釜山地区为领地拥立李珲为王。

    朝鲜李家王朝变成了四李割据,奴酋红歹是当然也不是好东西,他拉偏架,有意让四李并存,建奴好从中取利,这一次难得跟黄胜的目的不谋而合。

    朝鲜吸引了建奴主力,眼高手低的袁崇焕未派一兵一卒主动越过三岔河东进攻击建奴,而是觉得自己运气爆棚,建奴居然和辽西兵马相安无事,他抓紧时间在构筑马奇诺防线,锦州被修建成为坚城。

    如此浩大工程何其劳民伤财,数万军民在锦州东挖了如郑国渠那样的巨大壕沟,袁都督妄图和建奴媾和后以此成为国界,明军好据此壕沟为屏障死守国土。

    现在的大明早就没有了万历年的国力,崇祯朝已是内外交困实在无力干涉朝鲜政局。

    少年皇帝还不知道如今的形势,朝议时提出是不是可以效仿先祖出兵攻击建奴救朝鲜于危难。

    满朝大臣见建奴这几个月无暇西顾一个个暗自庆幸,哪里肯主动招惹他们。

    袁督师也上奏朝廷自己正在抓紧时间完成对建奴关门打狗的布置,一旦防线构筑成功会固若金汤,实在不能放弃地利催促出兵。

    崇祯只不过是个孩子,他这时还是信任“众正盈朝”的东林党人,见大家都如此说辞就不在坚持用兵朝鲜,这个藩属国被小皇帝抛弃。

    唯一一件大事让小皇帝特别开心,一直为祸南海的郑一官被知耻而后勇的福建总兵俞咨皋狠狠地打了一回,福建奏疏报捷,击败一万余海盗部队,斩首两千四百余,双方损失战船二百多。

    后来被福建水师重创的郑一官几个月后又去为祸浙江,又遭到浙江水师毁灭性打击,击毁战船过百,击毙海盗过万,斩首更多达到两千七百八十余级。

    如今南海形势一片大好,军民都无比痛恨海盗,郑一官已经销声匿迹一年有余。

    崇祯皇帝给予打败郑一官海盗团伙的文官武将论功行赏,下旨要斩草除根,并且严令以后不许招安如此罪大恶极的海盗。

    因为小皇帝看到了福建总兵俞咨皋和巡抚朱一冯随奏疏程奏的一千余份海盗认罪书,血淋淋的事实让崇祯暴怒,立刻翻出以往上书提议招安郑一官的几位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