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七十六章:滨田事件
    船上有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西洋人男孩子被眼看着即将成为俘虏的日本浪人砍成了两截。

    原来那个被杀的孩子是荷兰人派驻台湾的长官彼得·奴易兹的儿子。

    故事要从天启六年开讲,那一年日本人滨田弥兵卫带领船只到台湾买生丝,并欲向荷兰当局借用帆船到福建运回货物。

    因为福建沿海在新崛起的大海盗郑一官的控制下,他准备垄断大明南方和日本的贸易。日本商船去福建运货回日本肯定会被抢掠,如果荷兰人的商船去福建运货回台湾郑一官会网开一面。

    同样渴望获得大明货物运回欧洲牟取暴利的荷兰当局当然拒绝滨田的请求,不仅如此荷兰人还要收取日本商船不菲的税金,由此日、荷双方埋下了祸根。

    此时的台湾村社不多,原住民人口也有限,比较大一些的有新港社、大目降社、目加溜湾社、萧垄社、麻豆社、阿猴社等等。

    他们一个相当于部落的村社人数不过在千把人左右,而且连语言都不统一,属于西拉雅语系,没有文字是绝对的未开化土人,也时常互相攻伐。

    弥兵卫知悉新港社原住民不满新来乍到荷兰当局的统治,对荷兰人的镇压心生不愤,想利用土著和荷兰当局的矛盾从中渔利。

    滨田多次接触给些小恩小惠,骗取了新港社头人的信赖,到了天启七年,滨田以日本国可以出兵帮助台湾土著攻击荷兰人引诱新港社十六名原住民跟随他来到日本。

    滨田准备以得到台湾土著支持为由,游说江户幕府采取武力反荷行动争取谋夺台湾,可惜征夷大将军认为台湾鞭长莫及没有搭理他们。

    今年春天,滨田弥兵卫再度率船队来台湾,同行者共四百七十名,其中包含先前新港社十六名原住民。

    此时的荷兰台湾长官为彼得·奴易兹,他在滨田抵台前得到荷兰商船水手获密报,得知日本朱印船载有士兵及大炮、刀枪等武器。

    日船抵达热兰遮城外港口之际,荷兰人以这里是自由贸易港不许有任何他国的武力存在为由,突然派兵登船检查,果然搜出大量武器及火药,并且发现了叛逃的十六名新港社原住民。

    荷兰当局便将武器及火药全数扣留,并软禁滨田将近一周,考虑到日本也有许多荷兰商人来往,彼得·奴易兹担心产生外交纠纷,释放了所有日本人,把十六名台湾原住民逮捕以叛国罪判刑下狱。

    滨田是个武力值很高的海商,这个时代的海商跟海盗根本难以区分,他手下的武士也大多数是亡命徒。

    他跟荷兰人交涉,提出发还武器及火药、释放十六名原住民、提供船只赴福建取货、准其回日本等要求,荷兰当局根本不搭理他。

    滨田因此采取暴力措施,率领数十名日本武士发动突然袭击,攻入彼得·奴易兹住处,俘虏了猝不及防的彼得·奴易兹及其家眷。

    日本武士确实比较猛,挥着冷兵器使用弓箭就敢跟荷枪实弹的荷兰人较量还成功擒拿了敌酋,也难怪日本人认为滨田弥兵卫事件是他们的骄傲,滨田是个大英雄。

    彼得被人家逮住了,这位台湾长官终于肯跟日本人谈判,后经双方讨价还价,日本人得到了需要的货物,拿到了被荷兰人扣下的武器,他们以彼得·奴易兹之子为人质,滨田的船队顺利返航。

    黄胜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大喜,让秘书边之名带着尚慕明、黎喜明、阮诞用汉字、日文、荷兰、西班牙文字认真记录事情经过,让成为俘虏的二百三十个日本人画押按手印,特别看管行凶斩杀彼得·奴易兹儿子的日本武士。

    这就是有历史记录的滨田弥兵卫事件,最后是日本、荷兰经过旷日持久的谈判才解决了这一次争端,现如今双方当事人都死了,这个谈判还有意义吗?

    黄胜决定要去台湾看看那一位荷兰的台湾长官,这小子看到儿子的尸体不知道有什么想法?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日本找江户幕府报仇。

    要是能够成功挑起荷兰跟日本开战,自己貌似可以从中渔利。

    楚儿终于大开眼界,十二艘朱印船上单火炮就有七十几门,统计财货时把楚儿这个见过大钱的富家女都惊到了,荷香告诉老爷价值六十万两银子。

    “夫君,怪不得黄家如此有钱,妾身终于知道是怎么来的了。”楚儿似笑非笑看着夫君道。

    老婆以为自己是大海盗了,汗,黄胜苦笑道:

    “楚儿,在海上就是强者生存,咱们是要靠贸易发财,抢劫只算副业哪里能够长久,完全是碰运气,遇到了弱者当然便宜一把,万一运气不好实力不如别人,在海上可无法逃跑,不仅丢了船和货而且会丢了性命。”

    楚儿打了个寒战道:“夫君,咱家有太多银子,求您以后不要出海了好不好。”

    “错,大错特错,不但要经常出海,还要把赚到的银子用来造船铸炮练兵,只有确保自己永远都打得过别人,才能够安全。不出海,敌人发展强大了,他们难道不会带着船队袭击黄家湾岛,岱山岛?”

    “夫君,妾身担心您遇到厉害的对手,您可要小心啊!”

    “娘子放心,咱家的船坚炮猛不会吃谁的亏,况且夫君爱惜麾下战士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坚决不肯出现恶战。”

    荷香经常跟着黄胜打仗,由刚开始的提心吊胆已经发展到现在的无所畏惧。

    她也安慰楚儿道:“姐姐不用担心,老爷厉害着呢,当年咱家只有四艘草撇船就敢下手抢大一倍余的朱印船,现如今有如此多的坚船利炮,三千里内没有敌手。”

    黄胜看着荷香一脸的从容和自信乐了,对担心自己安危的妻子又道:

    “楚儿,你要记住委曲求全换不来太平,只有永远保证自己更加强大才有这样的可能。”

    “夫君,妾身懂了,黄家必须不断赚银子不断增加兵马战船才能够自保无虞。”

    黄胜把小萝莉搂入怀中爱怜道:“以杀止杀不得已而为之,等到你的夫君可以控制局势的那一天,夫君保证让宵小绝迹,哪怕在大海上也不可以肆意妄为。”

    “妾身相信会有这么一天,妾身知道没有霹雳手段哪有太平人间,您无论做什么妾身都支持。”

    一朵温室里的花,亲眼见识了强者生存的现实社会感慨良多,眼界也拓宽了不少,知道没有压倒性武力那是空谈和平。

    她见自己的夫君胸怀大志,满心欢喜,虽然有许多不安也有太多茫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