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七十五章:婉约江南
    楚儿和带着的贴身侍婢都是北方的女孩子,哪里见识过江南的婉约,一下子就被岛上迷人的风光吸引了,缠着黄胜带领她们游玩。

    她们来到黄家出银子重修始建于五代后晋天福二年的超果寺上香许愿。又来到沙滩上戏水,然后还去攀爬摩心山。

    山岗绵延叠翠确实美不胜收,连黄胜这个俗人面对大海也感觉心旷神怡。

    黄家修建的工厂和民居都依山傍水不肯占用有限的可耕种土地,岱山岛屯田三万亩,已经有了产出,四月份收了不到四万石麦子。

    舟山的五万亩土地到手比较晚,麦子没有来得及播种,现在刚刚修建了沟渠种上了水稻,如果风调雨顺秋天收获六七万石稻子应该不成问题,稻谷的亩产远高于小麦,只是舟山有许多稻田不是熟地产量少了些。

    黄胜关照顾三不要再毁林造地,岱山岛有了这三万亩屯田就可以了,这已经占了岱山岛总面积的两成。

    毕竟这里的发展方向是工业和商业,以后天下太平时还会发展旅游业,人口暴增后万一粮食不能自给自足也不打紧,通过海运的便利采购便是。

    顾三得知主母和家主同行,马上来行大礼拜见,顾三一直在岱山岛忙碌,还没有见到过楚儿这位黄家大妇。

    楚儿得知这位有一点跛的壮汉就是顾铃儿的爹爹哪里肯他跪下,客客气气扶起他,告诉顾三过了老爷丁忧期就会给玲儿妹妹名分。

    顾三见主母如此亲和安心不少,为女儿修成正果感到高兴。

    船队利用这五天时间在岱山岛检修,黄胜难得放松,陪着楚儿带着荷香去沙滩游玩,黄胜可不管什么朝廷官员的身份,穿了荷香亲手缝制的大裤衩去游泳。

    一群小妮子跟着起哄,白生生的小脚丫在海滩上留下了一串串脚印。她们不可能如后世的女孩子穿起三点式也来遨游大海,只敢小脚踩在海水里感觉一下清凉而已。

    这里没有其他人,黄家的战士都有默契的去了海岛另一边的沙滩游泳休闲去了,亲兵队远远地跟着根本不靠近,因为这里有家主的女眷。

    在用帆布缝制的遮阳伞下,黄胜又握着楚儿的芊芊玉足把玩,荷香和几个女孩子都咯咯娇笑。

    楚儿虽然羞红了脸也不以为意,大大方方享受夫君的爱抚,大家族的女主人就是如此,跟老爷亲热根本不避讳家里的丫鬟、侍俾,有时候还让她们推腰助兴……。

    从黄家湾岛一直航行到舟山岛都是走的近海,根本没有发现海盗,有些来往的商船看上去就是大明的官船,没有好意思下手。

    黄明道做了无数抢劫的预案,谁知一次都没有实施,郁闷无比。

    从岱山岛再次起航后决定不走近海了,水师总指挥黄明道想看看离大陆远一些会不会遇到跑日本或者琉球的商船。

    渐渐地有了收获,几天下来逼降了两艘朱印船三艘盖伦船,没有伤亡,因为没有发生战斗。

    两艘结伙发洋财的朱印船在不知不觉中被黄家十几艘战船包围,他们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很快他们就发现人家的船太快,根本跑不了。

    后来黄家战船在他们的炮火射程外警告射击,几十门火炮齐发,一下子就把两艘朱印船抵抗的勇气打掉了,他们很明智选择了投降,因为他们发现对方不是海盗而是明军,存了侥幸心里。

    谁知明军也抢掠,只不过不乱杀人,留下了他们的性命而已。

    三艘盖伦船不是一起俘获,都是跑单想发横财的机会主义者,连火炮都没有,完全靠冒险精神和速度火中取粟,当他们见识了明军的船速和炮火后知道发财已经不可能,马上决定投降争取保命。

    黄家没有造成杀戮得到了五艘船,还有可能收到俘虏家人的赎金,总算让黄明道心里舒服了一些。

    五月底,已经三天没有获得猎物,忽然瞭望哨报告发现一支有十二艘朱印船组成的船队。

    有了大买卖可做,黄家除了家主乘坐的旗舰‘辽东号’,其他新式战船都参加围捕。

    这一支队伍编队航行根本没想到会遇到大股战船将他们包围,他们自恃船坚炮猛不肯束手就擒,根本不理睬明军的武力威慑。

    十二艘朱印船排成雁行全速往已经形成包围圈的黄家战船冲击,他们准备拼得一艘朱印船被毁撞出包围圈。

    黄明道见终于遇上了硬骨头来了兴致,既然给对方活路他们不要,没办法只能火炮齐射,采取武力夺船。

    他乘坐的“扬州号”战列舰已经横船,和其他如“江阴号”等等六艘小型战列舰早已按照黄家水师战斗条例列成一线,几乎首尾相连。

    这是战列舰列阵的战法第一次经历实战,奋不顾身冲阵的朱印船在一海里外就被二十一门线膛炮肆虐,接近到了五百步被六十三门滑膛炮加入又来了一轮。

    对方被打得苦不堪言,毫无还手之力,带头冲击的几艘朱印船上一面风帆都没有了,甲板上连一个幸存者都没有。

    此时黄家的二号福船、草撇船几十艘也围了上来。

    朱印船被团团包围,按理说实力悬殊已经明摆着,日本人应该知道根本没有逃之夭夭的可能性,但是这一群日本人很顽强,被黄家船队打掉了所有风帆还不投降。

    不得已黄家发动接舷战,反正他们跑不了,一个个收拾。

    后来黄明道终于知道了日本人是准备依仗他们武士强大的战斗力,知道己方的炮火打不过明军,就等明军来跳帮夺船。

    他们想好事呢。准备短兵相接时取胜,争取抓一些跳帮的明军做人质,好和明军谈条件。

    可惜事与愿违,明军没看见,跳上来肉搏同样是日本浪人,武艺都不比他们差,装备还比他们好,还有一点最让人义愤填膺,这不是公平的较量,明军在不停的打冷枪。

    这是日本浪人对武士的对决,还好黄家采取以局部优势兵力一个个解决的办法夺船,都是两艘新战船夹击对方一艘,火枪手封锁对方火力,浪人挥着雉刀跳帮。

    妄想翻盘的日本人根本无机可乘,他们凭着血勇挥着雉刀呐喊着冲锋,一阵噼里啪啦枪响后就倒下了过半,对手一边用标准的日语劝告他们放弃抵抗立刻投降,一边同样挥舞着雉刀三四个砍杀一个侥幸接近到他们身边的武士。

    这样剧情在重复上演,当成功夺取了一半朱印船时,对方见大势已去才集体投降。

    经过审讯战俘得知他们的领队是一个日本大海商叫做滨田弥兵卫,很不幸他被开花弹打成了筛子无法开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