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春风得意
    喜讯传来,楚儿、蓝彩儿、荷香已及家里的女人都懵了。

    老爷根本不爱读圣贤书,自己读给老爷听时他却在胡天胡帝,他怎么会状元及第焉?不管他,去瞧老爷打马游街去。

    崇文门外大街人山人海,战战兢兢骑在马上的黄胜对刘国正道:“你小子,小心点,要是马儿不听话让本状元公摔了,回家把你屁股打得一个月都骑不了马!”

    刘国正得意洋洋牵着马傻乐呢,不以为然道:“状元公,您可是文曲星下凡,这只不过是一匹阉马,根本没脾气,哪里敢摔了状元公。”

    黄胜看着这匹白马确实温驯放心了,开始骚包,微笑着向欢呼的人群抱拳示意,忽然间远远尾随的四百少年大声背诵状元公的华章:

    “……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皇皇;干将妇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天生好言语,连不识字的文盲都听得如痴如醉,士子、举子都跟着背诵这一篇“少年大明”,此时此刻只要是大明的读书人几乎人人都会背诵,无他,因为这篇文章又上了朝廷邸报。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正是黄胜此时的真实写照。忽然美人一声娇唤真的有了“画橼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的意境。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那是肯定的,根本不需要“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如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因为呼唤黄胜的是楚儿小萝莉,黄胜的几个美人都在轿车上瞧着自己的男人打马游街呢。

    骚包的黄胜不骑马了,上了轿车,让刘国正、张十七转换成敞篷模式,牵着楚儿、拥着荷香、蓝彩儿继续人生得意须尽欢……。

    一时间围观者叫好不绝,车上美人娇羞无限又容光焕发,此时看着自己的情郎如痴如醉。

    黄大人中了状元,给京师老百姓一家发了二斤喜糖,反正这一次在南洋买了几万石,让老百姓甜甜口何乐不为?

    本来就对黄家大有好感的京师百姓对黄胜更加认可,他们都期待状元公能够得到朝廷重用获得高官厚禄。

    家主得中状元的消息传到黄家湾岛,黄明理、黄明道以下武官都傻眼了,人人都不可置信,家主也太牛了,他难道是文曲星、文曲星双星下了凡尘?

    赵蕊得知喜讯,拉着顾铃儿又笑又跳,快乐的如同小姑娘,她替老爷做了一回主,打赏黄家体系所有军民一个月的饷银,人人有份。

    家主本来就是黄家人民敬仰的存在,这一次高中状元让他们更加高山仰止,封建社会,个人魅力的展现会获得许多盲从,黄胜名利双收也!

    以后只要黄胜带兵出征,麾下出现逃兵的可能性几乎不会发生,因为被神化家主是他们的精神支柱,这比给他们几张刀枪不入的符纸起到的迷信效果好多了。

    状元公又是正四品高官,朝廷实在不好安置,一般情况下,中了状元只不过得个从六品成为翰林院史官修撰就顶天了,如今这位大爷的品级都高过了大学士,明朝的文渊阁大学士可不是什么大官正五品而已。

    但是大明有一个潜规则,不入翰林院当值难以入阁,在高第、王之臣和张维贤的力争下,黄胜大人正四品右佥都御史级别又加上了正五品翰林院大学士,这当然是个有名无实的职位。

    要造成去翰林院当差的事实,以后的好处不言而喻。

    黄胜每天下午去翰林院逛逛,然后呼朋唤友约翰林院的那些饱学鸿儒出来喝酒跳舞,今天去蓝媚娘的‘九重天’,明天去白赛雪的‘怡春院’。

    自从黄胜这个最大不管具体事务领导的到来,死气沉沉的翰林院变得生龙活虎,这些文人晚上喝一点酒、酸一把文采、跳几曲舞立刻感觉精力充沛,工作效率提高了不少。

    翰林院是个清水衙门,无权无势相当于后世的文史机关,这里的官员一个个都在苦挨,如果家里不倒贴银子,他们都难以生活,怎么可能花天酒地。

    这些混日头无权无势的官员还经常得到黄胜的馈赠,人人都希望黄大人从此以后就在翰林院领导他们才好呢。

    可惜大家高兴了只不过一个月而已,左签都御史关前道外加翰林院大学士黄胜大人完成了“去关内,考举人、中进士、做大官,以后练就强兵杀建奴报国仇家恨。”的父亲临终嘱托。

    想起罹难的双亲和黄家惨死的二十余口,痛不欲生。决定回乡为父亲丁忧守制。

    由秘书边之名攥写的乞归为惨死辽东建奴铁蹄下父母坟前尽孝三年的奏疏催人泪下,圣天子感佩其孝没有夺情,恩准黄胜回辽东丁忧。

    家主黄胜丁忧守制,按理说家生子黄明理、黄明道当然也要如此,因为他们也是官员,父母跟老爷一起罹难。

    只是大明的制度武官、文官大不相同,武将丁忧不解除官职,而是给假一百日,大祥、小祥、卒哭等忌日另给假日。

    黄胜略施小计就可以理论上混到了二十七个月的自由支配时间,丁忧明为三年,实际是二十七个月还不算闰月。

    黄家在海岛上,朝廷的大人无从得知黄胜是否真的在父母坟前结庐而居,况且到了明朝末年,所有的制度都形同虚设,除非政敌故意使绊子,没有人管这些破事。

    黄胜这一世父母的尸体不知所踪,在黄家湾岛双顶山埋葬的不过是黄明理带在身边的区区几件老爷的遗物而已。

    大才子的举动每每让人目不暇接,他正是名利双收之时却急流勇退了,要淡出官场近三年。

    许多老百姓赞叹黄胜孝行感天动地,居然主动放下功名利禄为父母尽孝,黄大人的光辉形象在他们心中又拔高了不少。

    也有许多人摇头不已,打铁需趁热,新朝新气象,不乘机上位过了三年黄花菜都凉了。

    最是大惑不解的就是大舅子张之极,他虽然没有袭爵也已经有了实权,会同崇祯皇帝委派的两个中官协掌神机营,是绝对的皇帝心腹之人。

    这就是张之极早早的跟还是信王的朱由检相处的好处体现了,崇祯皇帝很信任他,认为张之极不但忠诚、勇敢而且知兵会打仗。

    张之极意气风发想着有机会带着家丁和神机营跟妹夫再建功勋,谁知黄胜准备淡出官场,去海岛上成为闲云野鹤。

    英国公一家子都气得不起,一起来黄府兴师问罪。楚儿也不知道夫君是何用意,也郁闷着呢。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