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六十一章:高调进京
    黄胜安排顶替入伍的少年去学校开办的速成班继续学习、军训,半年后再亲自带。

    黄家的火枪手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家主亲自教育一段时间,他们人人都能够听到家主讲课,认可度、信任度、忠诚度自然会无与伦比。

    由于伤退战士的名额可以顶替,所以有些自认为在激烈竞争中难以胜出的战士转行时已经毫无怨言,他们会获得重要的工作,亲人还会成为家丁战士,双赢多好!

    黄胜低调进京,到达的日期只有妻子楚儿和爱妾篮彩儿知道,可是兴高采烈的楚儿忍不住告诉了哥哥张之极,张之极喝酒时无意中告诉了朱大成和几个勋贵兄弟,后来京师大多数官员都知道了。

    后来不知怎的,京师老百姓也都晓得了大才子要来京师考状元,老百姓又不知道八股文是多么难考。

    他们太多人见识了“血火辽东”大戏,听了许多大才子的词曲,心里已经认为大才子一定才高八斗,在大明应该无人能及,状元公非他莫属。

    黄胜没有想到低调进京变成了高调,自己来到京师受到了隆重的欢迎,当朝阁老还来了两位,当然是王之臣和高第。

    黄胜也比较另类,明明是正四品官老爷偏偏做举子打扮,麾下少年全部身着清一色文士袍跟随家主步行入京城。

    黄家在京师做了无数善事,这一刻京师百姓自发前来夹道欢迎,特别是那些京师好人,热闹程度简直直追上一次张之极带着骑兵凯旋而归时的景象。

    这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升斗小民最懂得感恩也最容易满足,只要当权者不逼得他们走投无路他们会用汗水支撑起这个诺大的王朝。

    黄胜谦恭谨慎,对来迎接自己的官员礼敬有加,对街道两旁夹道欢迎的百姓抱拳表示感谢。

    也算巧合,这一天上午辽东经略刚刚离开京师去山海关,现在满朝文武都知道关前兵备跟袁崇焕势如水火,见黄大人此时来京师心知肚明了,看来朝廷实在无法让袁崇焕和黄胜这两位大人和平共处矣!

    紫禁城内的御书房,崇祯皇帝忽然笑了,道:“曹伴伴,朕准了袁崇焕所请,留中了黄胜的奏疏,这位大才子恐怕心里不痛快呢!”

    曹化淳正准备想个什么措辞帮黄胜说几句话,这时外面跑进来了王承恩,他奉皇命悄悄地去看看黄胜精神状态如何。

    王承恩回禀道:“启禀陛下,奴婢远远的看见黄胜大人了,他看上去气色不错,身边带着几百个十三四的少年郎,看样子都是黄大人收的学生。”

    崇祯皇帝笑道:“那些不仅仅是他的学生,上战场推火药车的有可能就是这些年轻人。”

    王承恩附和道:“陛下圣明,想必也是如此。可惜黄大人离开辽东了。”王承恩有水平帮人说话不过点到而止,说多了就适得其反也。

    “朕何尝不知黄大人有能力,可是朕实在等不及也!朕要励精图治,朕要大明早日抽身辽东战局,朕有太多大事要做也!”

    曹化淳和王承恩听皇帝如此说辞都放心了,原来圣上知道黄大人有能力,而是心里急实在不想久等,才选择了狂言五年平辽的袁崇焕。

    曹化淳可不是草包,他已经历经三朝,万历爷都没有能够奈何得了建奴,如今的建奴比那时又不知强了多少,而大明却是每况愈下。

    他心底里认为那个猥琐不堪的袁都督欺君,可惜皇帝被他蒙蔽,曹化淳无法证实自己的判断,只能选择沉默。

    “新九重天”,已经是主人的黄胜邀请诸位来迎接自己的大人喝酒看歌舞,新朝新气象,早就过了国丧期,如今又是暖风熏得游人醉,又是舞低杨柳楼心月。

    篮彩儿今天最高兴了,她亲自献唱一曲哀哀怨怨的“渡红尘”。

    “……我拿三生用来渡红尘,爱上你不问苦海多深,……荒烟孤城记忆深,爱勾走痴人魂……而关于你的回忆一步一生根……。”好词好曲好音乐,一时间陶醉了不知多少人。

    白牡丹、白芙蓉、蓝媚眉、如梦、如烟等等艺术家都纷纷主动献艺,一时间暗淡了铁马冰河,远去了炮火巨浪。

    筹光交错酒美歌甜,看着台上献艺自己的几个美人,黄胜此时此刻英雄气荡然无存,他甚至想就如此快乐逍遥一辈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黄家没规矩,女人也会出现在如此场合,楚儿和篮彩儿、荷香跟几个前卫一些的勋贵家的娘子也坐了几桌喝一点小酒呢。

    嘻嘻哈哈在笑闹的女人忽然安静了,一位举子来到这里的女主人身边微微欠身,做出邀请姿势,楚儿红着脸递给夫君柔荑,蹦擦擦的鼓点敲响,男男女女已经滑入舞池……。

    楚儿跟夫君离别了大半年,如胶似漆的少年夫妻被建奴的铁蹄破坏了蜜月,楚儿每夜都难以安然入睡,此时此刻的心情跌宕起伏由恐是梦中。

    听着夫君的柔声细语,感觉着他的体温,初为人妇的佳人觉得浑身都软软的,只求能够钻到夫君身体里才好。

    黄胜忽然发现女人多也不是好事,无他,太累尔,方方面面都要留心着,千万不要冷落了谁,还要分得清主次,整个晚上几乎都在陪兴致勃勃的妻子和爱妾们跳舞,还不失时机拉上情人白牡丹香艳一回。

    一直狂欢到三更天,黄胜才带着莺莺燕燕回家,发现已经有人在等着自己。

    那是亲兵队里的神枪手黎喜汉,他和黎喜明等人冒充广南国来朝贡使者的随从一直在驿馆住着,今日得知家主回京,乔装打扮后偷偷的来找家主汇报工作。

    阮诞年前已经被崇祯皇帝召见,天子仔细询问了广南国和大越国的关系,还问了许多风土人情,阮诞就是在安南长大的汉人,当然对答如流。

    皇帝和大臣没有人怀疑阮诞的真实身份,而是不知如何取舍。崇祯皇帝当天没有表态是不是认可广南国主的身份,至于是否承认广南国成为大明藩属国还有待与群臣商议。

    一直拖到年后,就在昨天才再次召见了阮诞,同意了广南国的纳贡称臣,给了价值远远大于广南国贡品的赏赐。

    因为经过询问礼部主客司、鸿胪寺的主官,少年天子发现大越国已经多年没有朝贡,他刚刚登基广南国来了国书表示的臣服,并且带来了价值不菲的贡品。

    他龙颜大悦厚赏第一个来崇祯新朝纳贡的广南国,并且好言好语宽慰阮诞给了他个人许多恩赏。

    这就是中华所有王朝的德行,只要人家捧场,不要任何好处,名义上是小国进贡,实质上全部是亏本加倒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