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参加科考
    王之臣见了黄胜的奏疏也深以为然,他同样认为袁崇焕言过其实不堪大用也上书弹劾,表态不能跟这样的人同在辽东任职。更新最快

    可惜崇祯这个孩子已经先入为主,把王之臣、黄胜的奏疏留中,依旧跟袁崇焕探讨收复辽东大计。

    “五年平辽”的豪言壮语就这样出台了,袁崇焕认为凭他一人就可以守辽东、复故土,要求年轻的皇帝给予他足够的权力和财政支持。

    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再次上当,他想成为尧舜禹汤,面临黄胜的选择题,毫不犹豫选择了可以“五年平辽”的大忽悠,抛弃了王之臣和黄胜。

    王之臣没有如历史那般隐退回乡,而是给袁崇焕腾位置入阁回了京师。

    崇祯新朝新气象,皇帝不识人也不会用人,也难怪,他毕竟是个十七岁的娃娃,一个孩子而已,如果不是神童见识当然有限,很明显朱由检资质一般没有过人之处,他完全是作茧自缚。

    黄胜太年轻被同样年轻的皇帝无视了,朱由检虽然认为黄胜有才能,但是也认为他年少轻狂,居然以自己辞官不做逼朝廷革职可以一人复辽东的袁崇焕。

    皇帝干脆不理会黄胜,赐天子剑命袁崇焕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登、莱、天津,移驻山海关。这样的布置简直是把大明最有战斗力的军队一大半都交给了大忽悠。

    袁崇焕获得权力和信任远远地超过了南宋岳武穆,可惜他没有岳飞的英雄气更加没有岳飞的才干,被红歹是玩弄于鼓掌之间。

    此时的崇祯皇帝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满怀希望给予了袁崇焕足够的信任和最大的权力,当然最后的结果伤害了这个幼小的心灵,直接导致他以后极度不信任文官集团。

    这是崇祯皇帝的悲哀也是汉民族的不幸,可惜作为先知的黄胜也无能为力。

    在黄家湾岛忙着过年的黄胜得到消息哭笑不得,崇祯如果把给袁崇焕的权力给了自己,黄胜真的可以五年平辽,给了袁崇焕只有等着亡国。

    这一刻黄胜霍然顿悟,自己要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力,很明显在朱由检皇帝手下办不到,自己要完整的窃取江山社稷也不可能。

    算了吧,该来的躲多不了,大明不被建奴和流寇打得稀巴烂自己恐怕得不到,自己只要想方设法多救一些大明子民就可以,不破不立也!

    黄胜换了思路,决定跟崇祯阳奉阴违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掺合袁崇焕管理下的辽东战局。自己埋头发展才是王道,不让袁崇焕吃红歹是的瘪,如此重臣恐怕扳不倒。

    如何才能够让自己置身事外又不失去已经到手的官位呢?黄胜苦思冥想计上心来!

    于是乎,黄胜大人又有奏疏直达天听,内容古怪所有阁臣都哭笑不得。大明开国二百余年也没有出这样的咄咄怪事。

    已经是正四品的黄大人要求去京师参加崇祯元年的春闱,他争取金榜题名成为名正言顺的天子门生。

    为何如此呢?因为黄胜是大孝子,父亲的遗愿就是希望自己的独子成为进士,他虽然官居四品,还念念不忘父亲临终嘱托。

    消息传出又是满朝轰动,大才子要来考进士真的假的啊?

    崇祯这个孩子相当看中自己继位后的第一次开科举士,见闻名遐迩的大才子请旨要来参加这一届科考,心里蛮高兴,他怕与吏治不符赶紧召见阁老们在平台奏对。

    他心里其实希望阁臣不要反对,先开口道:“黄胜大人为了尽孝,已经是正四品高官还上奏本请准其参加科考,朕不知可有违祖法?”

    阁老们当然会听话音,皇帝的意思大家心里都有数了,人家黄胜来科举与大家毫无利益冲突,他如果科举得中就是进士出身的文官,反而成为主流文官集团中的官员,何不成人之美?

    阁臣们一致公认,本朝四品文官参加春闱虽然旷古绝今,但是没有丝毫越制,只不过黄胜大人如此做派万一名落孙山他如何处之?朝廷又如何交代?

    能够成为如此大官的没有草包,他们不反对黄胜科考,却给皇帝指出了一个很敏锐的问题。就是如何完美收场。

    这时两个老朋友先后开口了,高第道:“圣天子初登大宝,第一次开科取士就有才名满天下的黄胜大人来科考此乃佳话,将流传千古。”

    王之臣道:“黄大人大才大孝,圣天子取了他成为天子门生便是,那肯定是众望所归,成为美谈。”

    两个阁臣开口了,其他如钱龙锡、来宗道几个也成人之美开口附和,崇祯皇帝高高兴兴让内阁拟旨同意黄大人回京赶考。

    他跟黄胜很熟,也有过几次喝酒闲谈,知道黄胜知识渊博,至于如何收场心里已经有了主张。自己如今是天子,不让他落榜便是。

    十一月份,楚儿已经在朝廷新贵夺取倒阉胜利果实时从容拿下了四家院子。

    没有人敢伸手,京师所有的大人都知道大才子跟‘九重天’和‘怡春院’有着太多瓜葛,大才子是“宁锦大捷”第一功臣,又是倒阉第一人,如今阉党倒了,黄大人看上的东西谁敢染指?

    楚儿心还不够黑,没有白拿,给了两个革职回乡的阉党干将一家一万两银子就算交代了。两家千恩万谢哪里敢说一个不字,想当初他们可不是如此仁义,不但夺了人家的产业还害了人家性命。

    蓝媚娘、白赛雪从今往后可以安心经营,因为楚儿听从夫君建议,让出两成干股让四家院子的主要管理者和红牌共享。

    蓝媚娘她们有了股份,而且是良民,感觉日子越来越有奔头,自然使出浑身解数努力做生意,手下的管理者也是股权拥有者,在共同利益面前当然会精诚团结。

    现如今的营业额扶摇直上,不断有推陈出新的佳作,歌舞和曲子加上环境在大明数一数二,成为了官僚豪商宴请的最佳去处。舞厅成为了公子和爱妾消遣的第一所在。

    楚儿完成了夫君的布置,想去黄家湾岛跟夫君一起过年,给黄胜写信告诉了京师的营业情况,当然流露出相思无限。

    谁知夫君回信不让新娘子回家,他告诉妻子没几天就过年了,不要来回奔波好好陪着父母过个团圆年吧,自己正月初就来京师相见,因为圣上已经同意夫君参加春闱。

    楚儿见传得沸沸扬扬的夫君参加春闱居然确有其事,心里开始埋怨夫君孟浪,明明已经高官厚禄,干嘛要参加科举啊?万一落榜了画虎不成反类犬,岂不是贻笑大方?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