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四十八章:为了粮食
    谁知大明这位黄大人节外生枝,找由头敲竹杠,他说自己特别喜欢广南国的大米,要求广南国主让子民增加种植面积,每年必须提供最少五十万石交给来贸易的大明船队。???

    负责交涉的广南国大臣胡明山已经被黄大人的无理折磨得筋疲力尽,他还不敢得罪这位爷处处陪着小心,谁知还是出现了让他无法解决的难题。

    他哭丧着脸道:“黄大人,广南国小民穷无论如何拿不出大米五十万石大明进贡天朝,每年如此更加不可能。”

    原来胡明山领会错了,以为大明是白要广南国进贡如此多的大米。

    黄胜道:“本官每年都会派船来费福港购买五十万石大米,就按照这一次贸易的价钱四钱五分银子一石送到费福港码头结算。拿到大米,大明船队会秋毫无犯,拿不到,就没办法了。明军只好上岸自己去内地找卖主。”

    胡明山松了一口气,大明原来不是白拿而是购买,黄大人出的价钱不低啊!这个生意可以做,他感兴趣了,因为胡家就是大地主,家里有三万余亩水田,地租每年可以收四万石稻子。

    “黄大人出银子购买大米下官可以帮着联络,只不过大人切切不能派兵上岸,广南国的草民不服王化,万一造成什么纠纷可不妥。”

    “如此甚好,本官就认胡大人说话,海上的航行时间说不准,只要胡大人在七月前能够保证大明商船拿到五十万石大米即可。”

    “这,如果大人的船队逾期未至,如此多的大米砸在手上,下官哪里吃得消?”

    “本官可以先给你四成定金,逾期不至与你无关。”

    胡明山大喜过望,忙不迭答应,只是不知道这位黄大人是不是讲诚信,心里有些忐忑。

    黄胜安排边之名起草契约,大大方方给了胡明山九万两银子的定金,还叮嘱他不要涸泽而渔,把定金用在扩大种植面积和水利设施上。

    胡明山见这位大人既是天使又是魔鬼,一下子看不懂了,但是看到了一箱箱雪花银,这小子吞口水了,心安了不少。

    以他们胡家拉上国主的阮家牵头做下这个大买卖,获利不少还是小事,关键是能够让许多老百姓安心生产,再也不用担心米贱卖不出好价钱。

    胡明山不担心凑不足黄大人要的数量,这里水土肥沃,恨不得插根筷子都芽,只要老百姓勤快一些,今年就开始计划,满足明年的交货量完全没问题。

    他手上有九万两银子的定金到手,马上休整水利设施,增加播种面积,这里一年三熟轻轻松松,多打水稻完全做得到。

    黄胜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北方由于小冰河极端天气作孽缺粮严重,自己的屯田才刚开始,怎么着也要开辟新的粮食供应渠道。

    哪怕很麻烦也在所不惜,任何恶劣天气大都不会造成全球灾难,地球变冷,让这些热带地区的气候反而宜居了,这里的粮食产量根本不受影响。

    胡明山带着许多家仆乐呵呵抬走了九万两银子,又得到黄大人承诺明军不上岸马上就会回去,有了柳暗花明的感觉。

    他得到了一份长期合作契约,期限是十年,每年都要准备最少五十万石大米送到费福港码头,价格每石四钱五分大明官银,每一次都可以预收订金九万两白银。

    胡明山不敢怠慢,马上回去禀奏国主,请阮家共同安排粮食生产计划。

    联合船队要返航,可是抓了四千多俘虏也太多了,大明的人口何其多也,自己带如此多的大越国人回去干什么?全部杀了?不妥,这样做有伤天和,无端杀俘不祥也!

    阮诞带着十几个出生在安南的汉人开始盘问俘虏,挑选出了六百有汉人血统的京族人留下做杂役,让他们都要说汉语,从今往后都要说自己就是汉族人。

    黄胜准备把剩下的三千五百多大越国北方人交给胡明山带回去做农奴,有了这些壮劳力去种田对于胡明山完成合约有帮助。

    乐滋滋拿了银子回去准备大干快上的胡明山又被黄胜大人召见,这小子以为有了什么变卦,感到心惊肉跳。谁知有好事等着他呢。

    胡明山得到了三千五百多不要工钱的壮劳力,又有启动资金九万两银子,不知道可以开垦多少水稻田。

    他激动不已连连磕头感谢,拍胸脯保证道:“黄大人,你如此对待下官,下官当肝脑涂地以报,来年要是低于五十万石大米交货,您可以直接砍了下官脑袋。”

    黄胜道:“胡大人,你不要局限于五十万石,本官不是说过了吗?多多益善尔。”

    “那是当然,下官能够多搞不会藏着掖着,您请放宽心。”

    胡明山多了这许多壮劳力,信心大不相同,连忙回去带家丁来接管俘虏。

    他当然会回禀国主请求留下这些人在胡家做农奴,并且送一半给阮家。

    国主已经知道胡家跟大明签了大米的销售协议,知道这里有利可图。

    胡明山这一次立了大功,阮福源当然不会亏待他,对胡明山会做人还拉上阮家共同做下这笔大买卖表示满意,阮家也是广南国上数的大地主也愁大米的销路。

    这一次胡明山谈成了大买卖不但有功于国家还有利于自己值得嘉奖,于是乎,广南国胡大人连升三级成为国主身边的红人加权臣。

    ‘辽东号’议事舱,荷香、阮诞、边之名在统计斩获,上报了缴获郑梉水师的给养和财物,最后报告黄胜大人,斩或敌军级两千七百余。

    明军打仗割敌人脑袋习惯成自然了,连海里的尸体都费心劳力捞上来扒光了割下级再扔下去喂鱼。

    为什么每一次都把敌人扒光了?因为黄家战士都是苦出身,扒下的衣服洗干净了好一些的可以接济衣食无着的穷人,烂衣、破布是勤劳的妇女们加工布鞋底的原材料。

    黄胜哭笑不得,人家广南国得知明军大获全胜的当天就把余款付清了,自己要这些北军的脑袋干什么啊?

    算了吧,割都割了,也不能白忙,全部硝制起来算作攻击郑一官海盗的斩获,由叶成经回到浙江运作他家的家生子叶佥事上位。

    反正这些大越国水师的兵丁都是青壮年,而且一眼就看得出是常年出海的,冒充郑一官的海盗根本不用伪装,黄家战士如果不是以抓俘虏为主,而是把郑一官海盗往死里打,他们被斩数恐怕要有七八千。

    荷香跟着出征久了,对于斩这样血淋淋的事实也熟视无睹,她最喜欢统计缴获的财物,她知道这一次帮着大越国南军打北军,黄家得了十几万两黄金。

    这还不算完,缴获的战船、装备、物资又得了过价银一百万两,美人有些激动,晚上在老爷怀里叽叽喳喳个说不停,最后含了东西才止住了继续聊下去的意思。

    美人今天特别亢奋,跟老爷撒娇耍无赖,说老爷偏心,为什么赵蕊姐姐有了老爷的骨血,自己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老爷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干脆不解释一切看行动,唯有努力耕耘不已,美人终于知道厉害了,很快就精疲力尽在老爷怀里沉沉睡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