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四十七章:发战争财
    胡明山流汗了,黄大人开出的价码虽然浮动性很大,可是五万、八万黄金得到的效果于事无补。

    而广南国期望的北方水师全军覆没的数额已经远远超过胡明山的心里价位,他不敢擅专急急忙忙回去回禀国主。

    大明保证让后黎朝船队全军覆没?虽然要价太狠了,还是让广南国主动了心。

    广南国的大臣也认为如果大明船队能够一举消灭北方水师,以后可保最少五年太平。

    广南国北方防线固若金汤,郑氏军队唯有从海上来,广南国水师全灭已经无法抵抗,如果北方水师也完蛋了,那么又是战略僵持,然后南北双方都从头再来发展水师,能够形成战斗力恐怕需要五年。

    讨价还价是必须的,大明那个贪婪的黄大人难道就是金口玉言吗?国主暗下决心,要干就把郑梉的水师往死里干,要是明军打成个半吊子,他们走了,广南国还要被郑梉的水师袭击沿海地盘。

    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只要自己的地盘闹一次兵灾恐怕造成的损失十年都难以恢复,阮福源考虑再三觉得花黄金买太平划得来,让手下几个大臣接着谈条件去也。

    跑腿的胡明山又来到了“辽东号”议事舱,还有广南国小朝廷几个高官同行,看来这个阮福源国主还是很精明,这么大的买卖怕手下大臣吃回扣。

    胡明山告诉黄大人,他们国主准备把王宫里的金脸盆都融化了给明军凑军饷,但是国小民穷,恐怕只能凑齐十五万两黄金。

    谁知大明这位黄大人太不厚道了,他居然说不需要那么麻烦,不要融化黄金工艺品和物品,大明按照斤两收货,按照成色折色。

    但是二十万两黄金不可以少,这是底线,因为如此恶战伤亡不知多少,大明军人的命是很贵的。

    大明的这位大人吃相很难看,脸皮厚厚的就是要黄金,一点点君子不谈利的儒家风度都没有,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小人也!

    几位广南国官员面面相觑,无计可施,一个个脸色难看,急得汗流浃背。可是他们没有办法加价了,十五万两是国主给的最高上线。

    几人开始软磨硬泡说可怜话博同情,黄胜见他们被逼成这个样子都不松口,看来这已经是他们的底牌,就不再坚持。

    提了一个附加条件,要求广南国主册封手下一个叫做阮诞的谋士做广南国的官员。

    开出的条件有些可笑,给予交趾郡王的爵位世袭罔替,封地是紧靠大明边境三百里方圆的土地,现在是后黎朝郑氏实际控制的地盘。

    几个大臣可没有这样的权力,他们回去请示国主阮福源,并且认为广南国如此册封对自己国家利益毫无冲突,建议国主虚与委蛇。

    这位国主想了想马上痛痛快快答应了,这位大明的黄大人如果要真的得到封地恐怕会跟北方开战,无论是否成功都对南方有利无弊。

    广南国主同意了黄胜的无理要求,派胡明山送来了十万两黄金,表态击败北军郑梉船队后立刻送上剩下的五万两。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一次赏金猎人的买卖可不得了,十五万两黄金的价码,可能要替人家杀成千上万的人。

    商业港口费福外海忽然出现了屏蔽战场的黄家快船,一下子就围捕了大小海船一百余艘,然后黄家战船以逸待劳,全歼了轻敌冒进的后黎朝郑梉船队。

    小小大越国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强大的海军啊!一直所向披靡的郑梉船队意气风发,他们一头撞入船只数量接近他们三倍,火力是他们十倍,速度普遍比他们快三成船队的包围圈。

    黄家揍他们就是欺负人,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单方面炮击,敌船打不过跑不了,最后都懂了,只要大家都跪在甲板上就会免得葬身鱼腹。

    负隅顽抗的是从西洋人手中购买的二十几艘盖伦船,黄家人马还舍不得击沉这些大船,他们火力掩护李国助的海盗战士跳帮作战。

    北军水师里就这些船还能够让黄胜瞧得上,争取全部俘获。

    后黎朝北军之所以这一次发动大规模收复南方的战争,是倚仗他们花高价从荷兰人手里购买了中型盖伦船这样的战船。

    荷兰人多精明,他们当然不会把真正的战舰卖给大越国,都是些微不足道的过时产品武装商船而已,即便如此得到了这些装备了十门左右火炮的盖伦船,郑梉还是觉得北军水师战斗力倍增。

    北方水师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往费福港全速航行,他们已经打败了南方水师,知道南军再也没有战船能够抵挡他们的海上攻击,费福港有多么繁荣北军心知肚明,夺取那里会得到多少财富让他们想想都流口水。

    可惜郑梉的运气太坏,无巧不巧遇到了在南洋做生意的黄家船队,打仗最怕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北方水师一头钻进了联合船队优势兵力的包围圈,结果当然是送礼来了。

    黄、李两家人马配合默契相得益彰,日本浪人挥舞着雉刀跳上盖伦船疯狂砍杀,不知多少北军被腰斩或者被劈成两半,如此血腥的砍杀,让小小大越国的战士魂飞魄散,许多俘虏后来都精神失常了。

    轻轻松松一次海战,缴获大小战船一百几十艘,击沉五十有余,俘虏抓了四千余,脑袋砍了两千多,一时间天朝国威让小小的广南国不敢直视,忙不迭送来了五万两黄金的余款,还送了许多贡品让黄大人代奏大明朝廷。

    不用黄大人代奏,就让广南国交趾郡王阮诞亲自去大明京师纳贡称臣吧!

    于是乎,广南国把一个郡王的全套仪仗和官印告凭都送来了,还出具了他们国主阮福源用了玺印的国书。

    黄大人手中捏着一个拥有广西边境外三百里方圆的合法封地,恢复汉人的交趾故土指日可待,等过几年再次增强实力后就去造成事实。

    联合船队在费福港口屏蔽战场时扣下了许多渔船、商船只要黄家看上而且能够远航的都不归还原主,统统算作缴获,广南国来了官员交涉也是无果而终。

    大明水师根本不承认是自己扣下这些商船,而是一口咬定从北军水师手中缴获。

    这哪里说得清?北军水师确实抢了许多海船最后变成了明军的战利品。弱国无外交,广南国主捏着鼻子认了,再也不敢唧唧歪歪,他们已经见识了明军的战斗力,生怕惹恼了这些杀神。

    明军在海上夺了许多船这不算什么,大部分根本不是他们国家的,万一他们上岸抢几个城池损失就不可估量了,广南国君臣只想这位大明的官老爷早点回家。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