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四十六章:黄金雇佣军
    大明贸易代表之一,出生在安南顺化城的汉人阮诞在刘国正带着几个亲兵陪同保护下去寻访亲人。

    他离开家的时间太长,物是人非事事休就是真实的写照,几经周折才找到了已经改嫁的妻子。

    那是一个普通的农家,男人老实巴交的蹲在地上不吭声,这个后黎朝京族人不会说汉语,见到了官老爷来寻找妻子心如刀割,他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女人。

    阮诞见妻子已经跟这个男人生了一儿一女,看上去这个男人对她不错,摇头叹息一番,给她留下了二百两银子,把自己已经十岁的儿子带回费福。

    就在黄胜所有目的都达到准备回航时,安南后黎朝北方的那个挟天子而令诸侯,相当于后黎朝版曹操一样的人物郑梉率领御林军再次南下,水路陆路并进,来打阮福源传承了三代的广南国。

    阮福源为了对抗后黎朝,修建了几十里的长城以抗拒北方的攻击,他不惜血本买了葡萄牙人许多大小火炮经营边墙,自认为固若金汤,谁知郑家一路陆军佯攻边墙吸引了广南国主力。

    而郑梉却派遣水师南下绕过边墙逼近费福港,广南国水师本来就没有几艘战船仓促迎战一艘都没有返航,此时他们已经是有海无防如同待宰的羔羊。

    水师全军覆没的噩耗传来,广南国小朝廷一日数惊,这时有许多大臣建议国主花重金雇佣葡萄牙人助战,在这之前广南国已经这样做了,他们雇佣了几十个金发碧眼的西洋人教他们国家的战士打炮和使用火绳枪。

    这个可以考虑,只不过费福港总共也不会有超过一千西洋人,能够打仗的男子更少应该低于五百人,况且人家也不可能都放下自己的营生全部来参加后黎朝的内战啊!

    这时一个名叫胡明山的大臣出了一个好主意,让国主请求给天朝上国大明纳贡,接受大明的册封,从今往后广南国成为大明的藩属国。

    如今机缘巧合,眼下就有大明水师的几百战船在费福港做生意,咱们贿赂带兵的大明官员,请他先承担起保护藩属国的义务,派出战船去阻击郑梉南下的水师。

    黄胜不知道正好赶上了小小大越国的南北战争,正在“辽东号”宴请几十家西洋商人,不全是葡萄牙人,有西班牙人、不列颠人、法兰西人、罗马人。

    大明的美酒佳肴让这些西夷大开眼界,忽然音乐响起,这位大明的大官居然挑起了华尔兹,西洋人都震惊了,音乐比自己国家演奏得还要好,舞姿虽然类似于欧洲宫廷舞,但是更加曼妙动人。

    天朝上国果然不同凡响,他们的文明程度看来比欧洲强了许多倍啊!这些商人都心驰神往,都想着有生之年去那个文明的国度探访。

    就在这时阮福源派来的使者胡明山打扰了这个酒会,诸位嘉宾才知道这里即将爆发战争。

    西洋人紧张了,一个个告辞回去做战争准备,他们不是想攻击大越国北方军队,而是需要自保。

    西洋人知道这些打来打去土著军阀的秉性,他们对付同类心狠手辣,对西洋人可不敢胡作非为。

    只要西洋人守住自己的家园不被兵祸波及,无论南北双方哪一边获胜都会承认他们的实际利益。

    广南国使者胡明山见到了明军主将哭哭啼啼跪求天朝上国不能见死不救,请黄胜大人的战船攻击北方后黎朝的船队。

    黄胜很耐心的听完胡明山讲述了后黎朝郑家和阮家几十年的恩恩怨怨,知道北方郑家的水师马上兵临城下,广南国主请求自己的水师迎战。

    好一个驱虎吞狼之计,小小蛮夷也会玩智商也。

    打一打嚣张的后黎朝权臣郑梉,这个完全可以,国与国的相处就应该远交近攻,广南国在安南的南方跟大明不接壤,而后黎朝跟广西不分彼此,当然要削弱安南的北方政权。

    黄胜怎么可能做赔本的买卖,自己出兵要一举两得,削弱后黎朝北方军事力量的同时讹诈南方积累的财富。

    黄胜可不是崽卖爷田不心疼的王八羔子,哪里会被人家说几句好话,捧成天朝上国,自愿做附属国成为儿皇帝就急吼吼出来劳民伤财。

    自己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才是自己的追求,敌人在打内战,自己插一杠子让他们永远都难分胜负何乐不为?

    广南国使者胡明山见自己开口说了许多,这位大明的官老爷就是不表态,广南国形势危急,这位悠哉游哉的黄大人确实管不着。

    胡明山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人家无动于衷,于是老老实实晓之以利。

    他主动开价道:“黄大人,鄙国劳烦天朝大军协助,愿意出黄金五万两作为出兵攻击后黎朝郑氏船队的军饷,大人您以为如何?”

    这位胡明山的汉语很流利,还会咬文嚼字,开出了条件眼巴巴看着黄胜的脸色。

    五万两黄金不过四十万两银子的军费,想得美,黄胜船队的战船加上军队的装备时价已经超过八百万两,训练水手、炮手又要多少成本才可以一战?

    黄胜见这位广南国的大臣终于不想天上掉馅儿饼,而是决定买饼子吃,有些好笑。

    打了个哈哈道:“胡大人,本官明天就回大明了,不太想掺和你们之间的打打杀杀。”

    是不想,不是不能也不是办不到,这位胡明山是个海商出生,会察言观色懂得如何谈生意。

    他来到黄胜面前跪下哭道:“黄大人,广南小国危如累卵,您发发慈悲伸出援手吧,鄙国愿意出黄金八万两助饷。”

    妈的,蛮夷狡猾大大的,看来不诱导他的思维不行。

    黄胜慢悠悠喝了一口茶,道:“胡大人请起来说话,打仗自然是军饷越多越好,这跟买东西差不多,出什么价得到的结果截然不同。”

    “黄大人,下官不太明白,愿闻其详。”

    “五万两黄金到手,本官可以让水师亮亮相,让后黎朝北方水师知难而退。八万两就可以击沉几艘北军战船让他们知道厉害,如果有二十万两黄金到手,北面来的一条船都逃不回去。”

    黄胜绝对不是漫天要价,打仗是整个世界最浪费钱粮的事情,大明在辽东每年都有扔几百万两银子的军费,就可见一斑。

    黄胜只不过要后黎朝南方政权出大约一百五十几万两银子军费,就表态全歼北方水师,这可是一锤定音的好买卖啊!

    阮福源如果购买或者打造战船积累到能够消灭北方水师的实力需要多少银子?

    需要多少时间?还不能保证就能够做到完胜,况且他们已经迫在眉睫,哪里有这样的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