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三十八章:杀奔澎湖
    黄胜可不客气,除了自己和李国助的战船、货船二百几十艘,还把大郑一官缴获的所有船只都带上了,现在的船队有四百多艘海船。

    战船又增加了十二艘二号福船级,二十七艘草撇船级,三十几艘四号、五号福船级别。

    水手炮手当然是以黄家人马为主,补充了夺回已经成为郑一官俘虏的三百多福建水师明军,在海上制造无船区时抓捕了五百多渔民也挑选了一半留在军队服役。

    没有人不愿意留下跟着黄家私兵干,因为跟着黄家一家子都会温饱无虞。很快这些人的家小就会集中到中左所,船队返航时全部带到岱山岛安置。

    从海盗俘虏里挑选了一千多没有犯下什么大奸大恶之罪行的留下充军,不是从军。他们必须做一段时间杂役兵获得信任后才可以成为水手、炮手。

    叶成经终于登上了黄大人的“辽东号”,这位见识不凡的公子早就对黄大人心服口服,如此庞大的船队,如此犀利的战船,貌似夺下一个南洋小国裂土分王也轻轻松松啊!

    这小子有了追求,想找机会试探一下黄大人的口风,如果黄大人海外建国,自己岂不是从龙之臣?

    黄胜可不是那些被儒家思想教条得傻兮兮的道德先生,如此庞大的船队集体行动可遇而不可求,当然要利益最大化。

    抢海盗那是必须的,自己多获得一艘战船实力就会增强一分,海盗就会少一分实力,此消彼长正是如此。

    现在抓了几千海盗战俘,附近海盗的巢穴尽在掌握中。

    黄胜准备跑一路抢一路,望风而逃的海盗不去找,这么大的南海又没有卫星定位,也没有飞机侦察哪里找得到?还留在巢穴的就不跟他们客气。

    黄胜有领先的见识,已经打了好几次海盗,可以说经验丰富。

    海盗又不可能成天都在海上飘,他们总要回老巢,所有海盗都有母港,而且大多数都是狡兔三窟,还会有隐蔽的可能只有几个心腹之人知道的避难所。

    黄胜无法得知海盗所有的窝点,但是经过审讯郑一官的几千俘虏,经过群众运动,附近海盗的窝点已经被黄家人马了解了七七八八。

    下一个步骤就是雄狮搏兔,一路犁庭扫穴去也,也不知道郑一官也没有成功逃脱回到大员魍港基地?

    黄胜决定有意留着已知郑一官的那个巢穴不打,而是把盘踞在澎湖列岛的海盗窝点全部吞了。

    这个时候不去干郑一官是准备让他们内部分裂,郑一官的实力受损,兵力、战船失去三成,他这个刚刚上位不久的大头领吃了如此大亏,麾下的各路头领一定会见异思迁。

    可是如果大明水师步步紧逼,在大兵压境的危难之时,眼看着就会分崩离析的海盗反而会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因为官兵天生是盗匪的敌人,他们自然会求同存异先把共同的敌人干掉再说。

    如今黄家的新式战船只不过七艘而已,加上改造过的战船以及李国助的麾下是可以跟他们一战,可是战损会很大,鱼死网破的结果是黄胜不愿意看到的。

    无论自己的实力受损还是郑一官海盗集团损失惨重都不能接受,南海的海盗绝迹怎么行?

    自己目前又不是以经营南海为主,辽东有汉民族最大的敌人建奴在折腾,短时间没有精力控制南海。

    自己损兵折将打得郑一官海盗集团一蹶不振岂不是白白的便宜了荷兰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等等西夷?

    况且还有许多大海盗的实力也不容小觑,李魁奇、钟斌、刘香、杨六,杨七、郭怀一、何斌等等这些海盗头子虽然是郑一官十八芝结盟兄弟。

    但是他们的组织架构松散,都是各领风骚的海盗头子,哪一个是甘居人下之人?郑一官眼看着失去了压倒性的武力威慑,相信外患一除内忧就显现也。

    黄胜这一次打海盗的目的是抢劫,以夺船抓俘虏增强自己的实力为主。海盗老窝的金银财宝何其多也,奴隶也会不老少,让这些财富都捐助给黄家谋发展吧!

    “辽东号”作战室,一个个沙盘做得如同盆景一样逼真,这些沙盘都是黄家军官和少年火枪手这二十几天的作品。

    山川地形的比例是依据海盗俘虏多人供述制作成功后,再让俘虏们来确认修改,哪一个沙盘是根据哪些俘虏的口供制作都记录在案。

    这些俘虏都被警告,如果明军攻击时发现攻击地点的山川地貌和他们提供的情报不符,等待他们的就是凌迟处死。

    如果准确无误,并且比较准确提供了海盗窝布防的情报,明军攻击得手后招安他们当官军,并且接收安置他们的家眷。

    沙盘刚刚做做出来时,提供数据的海盗来看过后都没有什么异议。

    可是当身穿正四品武官常服的黄东山高声宣布:海盗俘虏提供的数据如果错了等待他们的就是千刀万剐,对了会成为官军,一家都会温饱无虞。

    宣布了奖惩条例的黄东山马上被跪了一地的海盗拦住了去路,他们一个个都要求黄大人留下,请他带着麾下再次仔细修改他们共同参与制作沙盘中有些不太完善的地方。

    海盗俘虏由刚开始的无所谓,变成了战战兢兢,他们实在害怕由于自己的情报不准确,明军吃了瘪后迁怒与他们,真的有可能把他们剁了。

    黄家战士跟着家主一个个都学得无比精明,先鼓励俘虏提供情报,不设前提多多益善,然后慢慢的完善,最后才露出獠牙,让海盗俘虏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

    有许多海盗刚开始把一知半解的情况随随便便说了说,谁知惹了麻烦,现如今不得不苦思冥想,力争准确,最后还不敢肯定。

    他们为了不被明军剮了,开始揭发他人,因为他们知道明军俘虏里还有谁也曾经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干过,这就是挑动群众斗群众的高明之处。

    黄家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绝对准确的地图和沙盘,兵琪推演当然事半功倍。

    选择的第一目标就是已经臣服郑一官的海盗十八芝之一,盘踞在澎湖列岛小门屿的郭怀一海盗团伙。

    这小子有大小战船三十几艘,以前是李国助老子李旦的合伙人之一,名义上听从李旦调遣,已经在小门屿经营了十几年,是一个中等海盗团伙。

    他一切为了自身利益出发,谁在南海势大,他都第一个认人家做老大,属于一个没有追求,没有立场,也没有什么野心的海盗头子。

    估计建奴得势他也会第一个跪舔。海盗毕竟不是朝廷军队,他们的隶属关系都是松散的,平时各干各的,有了大买卖才以某某为老大合伙干一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