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三十五章:各取所需
    一千二百多海盗是凶手也是人证,既然承诺赦免他们死罪就不能食言而肥,全部送到岱山岛劳动改造二十年,承诺好好接受改造的可以获得减刑。

    福建总兵大人俞咨皋在厦门城战斗尘埃落定五天后才带着一营人马来到了中左所。

    叶成经早已在福州城见到了俞咨皋,告诉他叶家通过关系网请黄胜大人带着觉华岛水师联合了许多活跃在北方的大海盗带着战船来共同对付郑一官。

    俞咨皋知道郑一官再次劫掠厦门,不敢立刻前往,他被郑一官打怕了,认为北方水师南下作战,攻打如日中天的大海盗郑一官就是个笑话。

    最后的结果是谁打谁还不一定呢,无论叶成经如何劝说他就是不肯挪窝。他根本不相信在辽东搞风搞雨的黄胜大人会带着区区一个千总编制的水师远征南海,因为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南海糜烂,这跟黄大人八竿子打不着,叶阁老面子虽然不小,毕竟告老还乡了。这里的海盗多如牛毛,觉华岛的氺营千总能有几艘战船?也没听说北方有什么厉害的水师啊!

    俞咨皋派出许多探马探报东南沿海,自己在福州调兵遣将戒备,防止郑一官大获全胜后趁着余勇来攻击福州城。

    很快就有了准确探报传来,中左所安然无恙,郑一官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一支打着大明旗号的水师击溃生死不明。

    俞咨皋马上兴奋起来,那个在辽东所向披靡的黄大人不简单啊!打海战居然也是这么厉害。

    他苦思如何跟郑一官再次较量一次后哪怕不能取胜,只要击溃其一部得到几百斩获,也能够给朝廷一个说法。

    他如今是戴罪之身,再没有像样的战绩,命运恐怕就跟长腿副将陈希范相仿,被逮到京师诏狱的日子会是什么下场每每都让他从噩梦中惊醒。每一次都吓得汗流浃背。

    黄大人在中左所大胜郑一官海盗集团,他们得了多少斩获?俞咨皋有了期待,决定马上去见黄大人,想方设法请黄大人给些斩获,哪怕出高价买也行啊!

    俞咨皋带着三千余人马走陆路一路急行赶到了中左所。没办法,他被郑一官实在打怕了,死活不肯下海走水路。

    来到厦门城,千疮百孔的石头城留下的斑斑血迹触目惊心,满城军民几乎人人戴孝,可见伤亡是多么惨重。

    俞咨皋已经见到了厦门港的浩大船队,也见到了威风凛凛的明军战士,他如同在梦游,实在想不出大明还会有如此厉害的水师。

    黄胜大人屡战屡胜建奴的故事已经名扬四海,如今俞咨皋才知道打海战这位大明的传奇英雄也是轻松自如。

    俞咨皋见到了城里的许多醒目的墙上都有图画和宣传军民共同抗击海盗的标语,饶有兴致地一一欣赏,图画浅而易懂,无非是表现出海盗凶残没人性,杀人放火糟蹋妇女的场景让人义愤填膺。

    他马上领悟了这样做的好处,觉得让麾下胥吏也要学会如此宣传,以后在沿海城池多多留下这些宣传内容,让军民人人痛恨海盗,自己抵抗海盗劫掠会获得广大支持自然事半功倍。

    由此看来尚慕明带领的黄家宣传队留下的作品起到的作用不可小觑,他们现在已经跟着控诉郑一官海盗集团暴行的代表团巡回附近城池继续扩大宣传面去也。

    来到中左所官厅,这位一品武将大礼参见才从四品的文官黄大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种现象在大明屡见不鲜,连盖世英雄戚继光戚少保也跪拜张居正,口称门下小的。一品总兵官跪拜五品兵备道文官的例子多了去了。

    由此可见大明太混账,统兵的武将腿太软如何才会有血性,读四书五经做老爷的文官除非有过人之处的几个另类,其他有几人懂得排兵布阵?

    以文制武这样的做法在海晏河清的太平盛世很对,在强敌虎视眈眈,内乱频发的乱世就是自废武功也!

    黄胜赶紧扶起这位总兵官,见他如此胆小反而很满意,好言好语道:“俞大人,本官来福建并非公干,而是叶公子见郑一官那厮太无理,相求本官给那厮一个教训,让郑一官知道大明何其大也,猛兵何其多也!”

    俞咨皋连忙顺着黄胜的话音道:“黄大人的骄兵悍将,下官早就如雷贯耳,如今来到福建又让下官耳目一新,大人不愧是大明的战神也!”

    这位四十好几的一品武官缩着身子,站在一旁大拍马屁,黄胜觉得汗毛倒竖十分不舒服。看在俞咨皋是英雄儿子的面子上,黄胜当然会给他行个方便,免得他如历史般被逼得走投无路,选择了自杀。

    “俞大人,本官来福建之事还望你不要外传,本官也有些事情劳烦俞大人帮忙。”

    “黄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下官帮些钱粮物资是分内之事。”

    黄胜手一挥,边之名马上送了一份斩获统计给了俞咨皋。

    总兵官细细看来起来,眼睛越来越亮,两千四百余级海盗斩获,其中有名有姓的大头目三十几个,铠甲号旗无算。

    叶成经知道两位大人有要事相谈很知趣的回避了,屋里只有刘国正在黄胜身边护卫。

    俞咨皋腿一软又跪下了,道:“黄大人,您这是救苦救难啊!福建两广军民遭受郑一官那厮荼毒两年有余,如今大人总算给这里的乡亲出了口恶气啊!”

    黄胜只得又扶起了这个软腿总兵官,对他道:“俞大人,此言差矣,这些斩获与本官没有丝毫干系,这都是俞大人带着福建军民苦战取得。”

    俞咨皋明白了,人家黄大人来此名不正言不顺,恐怕不好如实给朝廷报功,他如此说辞,可能是要把这滔天大功让给自己。

    这小子腿一软又要跪下,旁边的刘国正早就看得不耐烦了,一个箭步上前就扶住了俞咨皋。

    黄胜对刘国正点了点头,示意他做得对。

    俞咨皋试探着问道:“大人,您如果把这些斩获赏给下官来报功,得到的朝廷恩赏下官一定不留下一文,定然都给大人送去。”

    俞咨皋打仗不行,算账可不含糊,朝廷赏赐的钱粮他不留一点点,全部给黄大人。可是朝廷的加官进爵如何送给远在山海关外的兵备大人?补充的战船兵马黄大人如何染指?

    黄胜比他还精明,笑着道:“这些东西给俞大人那是肯定的,本官麾下伤亡惨重也是不争的事实,本官需要银子抚恤阵亡将士,安置伤残战士呢!”

    这就开始谈价钱了?俞咨皋反而心花怒放,他不怕遇到贪官,就怕碰上海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