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三十四章:大奸大恶
    许心虎说完话就开始马拉松,头也不回往厦门城狂奔而去。

    李国助想叫住他问问许心素的近况都没有来得及,只好跟着许心虎已经远去的背影,带着几个心腹保镖往厦门城方向追去。

    见到了奔到厦门城下上气不接下气的心腹家丁头子许心虎,许心素终于知道来的明军可以相信。

    因为他跟李国助的交情不一般,两家毕竟协同作战过。明军队伍里居然有李国助,许心素当然不提心吊胆,立刻组织壮劳力搬开堵死城门洞的巨石。

    很快厦门城南门大开,许心素组织了一千多人让许心虎带领参加搜山,自己往城外明军营地赶,才出城门几步就遇到了李国助。

    久别重逢又是在厦门城危如累卵之际,许心素感慨万千,两人互诉衷肠。

    许心素得知来救援中左所的居然是远在辽东跟建奴血战的黄胜大人,他对这位大明冉冉升起的将星如雷贯耳,连忙请李国助引荐。

    黄胜乃是从四品文官,许心素区区一个武官正五品把总当然要跪拜,况且许心素心悦诚服,不要看黄大人解围中左所的救命之恩,单看看人家的品级和名声就足以让他这个低级武官顶礼膜拜。

    见到了全须全尾的许心素,黄胜已经认为不虚此行,南海有了这个人掣肘,郑一官即便这一次能够逃脱,他的历史肯定被改写。

    搜捕行动进行了两天,又有几百海盗落网,还逮了一百多日本浪人,郑一官没有被发现,许心素和李国助急得团团转。

    黄胜根本不以为意,他心里就认为上了历史书的牛人不应该如此好打,根本不关心此事,麾下都在救死扶伤,都在不遗余力宣传郑一官暴行。

    这个时代被火器伤到的治愈率确实很低,黄家医务兵为了提高战场救治水平,对海盗重伤员的医疗也是尽心尽力不怕浪费药品,可是还有三分之一重伤员没有挨过三天危险期死了。

    尚慕明的宣传队在第一天就挑选出了一千多海盗俘虏来护理海盗伤员,黄家人马是如何对待他们又是如何努力救治伤患,海盗们都看在眼里。

    这些无恶不作的海盗对这一支特别的官军感激涕零,黄家少年趁热打铁审讯战俘,很快隐藏在俘虏里的几十个海盗大头目被挖了出来。

    里面居然有一条大鱼——郑芝豹,这小子也是做了奴才的郑家兄弟之一,此时十七八岁血气方刚,被揪出来时满脸的不在乎。

    尚慕明开始发动群众运动,很快就找出了几十家厦门城外和城里的老百姓,他们确实都是郑一官暴行的幸存者。

    他们一个个苦大仇深,有的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被侮辱后自杀,有的是有亲人被杀害,有的是家人被活活烧死,至于到底是不是郑一官下令做这些惨绝人寰恶事根本不重要。

    因为一切起因都是由于这个海盗头子带着爪牙上了岸,诉苦会开始,这几十家四十几个幸存者,在黄家宣传队的保护下寻找行凶的海盗。

    四十几个面如土灰的海盗被拉上了审判台,里面还有十几个伤员,有人证物证,案情一目了然。

    这些罪恶滔天的凶手当然要好好开批斗大会,黄胜让火枪手少年把郑芝豹和六十几个海盗大小头目捆好了按跪在地上也让受害者批斗。

    批斗会的高潮就是当着几千俘虏几千老百姓,少年火枪手一个个揪着郑芝豹为首的六十几个海盗头目的头发,让他们近距离看着中左所的刽子手砍下了那四十几个罪恶累累的头颅。

    宣传效果体现了,来到明军大营指认凶手的老百姓越来越多,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成功发动,一个个咬牙切齿的受害者声泪俱下控诉海盗暴行。

    许心素发现这样做简直是神来之笔,以后郑一官恐怕再也难以在福建立足。

    他当然落井下石,派出心腹家丁保护着郑一官暴行诉苦团开始沿着被郑一官海盗团伙肆掠过的城池巡回演讲,不仅如此,每一次还带上三个犯下暴行的海盗头目当场处决。

    这三个头目当然是以郑芝豹为首的俘虏,他们每一次都被绑着戴着高帽挨批斗,最后抓阄决定处决哪三人。

    汉人虽然懦弱,可是见到菜市口有人被杀头总会有千千万万人去围观。

    诉苦团演讲的同时带三个罪恶滔天的海盗头子去开刀问斩,几个海盗头子有许多老百姓还有耳闻,连广告宣传都省了,每到一处都是人山人海。

    海盗成员没有参加打家劫舍的太少,不断有四乡八壤的受害者知道明军抓到许多海盗,他们成群结队来到看管俘虏的军营寻找凶手,海盗俘虏们惶惶不可终日。

    他们都在害怕自己犯事的苦主找到这里来,每一次看见来寻仇的老百姓都但颤心惊。

    黄胜如何不知海盗没有一个好东西,双手干干净净的人几乎不存在,如此搞法岂不是要把所有战俘都杀光?

    就在海盗俘虏们开始绝望的时候,黄家少年火枪手闪亮登场,他们大声宣传,让海盗俘虏们忏悔,老老实实交代在郑一官海盗集团为寇时的所作所为。

    只要今天交代清楚,哪怕曾经杀了几十个无辜之人都会赦免死罪,过了今天如果再被寻找到这里报仇的老百姓揪出来就死有余辜。

    很快由火枪手记录,郑一官海盗俘虏画押的口供有了一千多份,某年某月在某处干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清清楚楚,证人证词一应俱全,上面都有鲜红的手印。

    本来黄胜还想运作一番添油加醋,如同国朝包装刘文彩成为恶霸地主坏典型那样硬生生栽赃陷害郑一官,谁知看了一份份口供,才知道所有的盗匪都是死有余辜。

    一千二百多海盗,他们累计杀害的两广福建百姓有几千,被他们侮辱而间接死亡的妇女多不胜数,被他们毁去的家园不知凡几,这一切罪恶的源头直指大海盗郑一官。

    供词一式三份,黄胜让边之名留下一份存档,让许心素派出六百里加急送一份给福建巡抚朱一冯,还有一份留着交给俞咨皋上奏朝廷。

    郑一官已经被黄胜大人搞成大奸大恶的典型,谁还有这个本事让朝廷招安这个奴才?这一次南海之行的三大目的已经达到了两个!

    黄胜的目的不是让郑一官死,而是不能让他成为明军,只要老老实实继续他的海盗劫掠大业就可以原谅,如果去为祸东南亚,黄胜还要大力支持他。

    这一次揍他是因为这小子一直在为祸大明!把他搞臭再渐渐地压缩他的活动范围,争取把郑一官海盗集团赶去马六甲海峡称王称霸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