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三十二章:瓦解海盗
    “兄弟们跑啊!”一瞬间来势汹汹的海盗就崩溃了。

    开始推进的明军阵列中整齐划一的吼声又响起:“跪下投降免死,跪下投降免死。”

    黄家私兵得到家主吩咐,这一次不以斩获为首功,而是以俘获为大。只要不威胁到我军安全的都饶他们一命,还布置医务兵不但要救自己人,还要尽最大可能救那些负伤海盗们的性命。

    郑一官逃跑时被坏小子狗儿的六磅线膛炮追了三颗开花弹,两颗在他逃跑路线的前方二十步,一颗落在他右边三十步,郑一官被惊吓了,恨不能生出八只脚逃跑。

    黄家掷弹兵只被允许扔了一颗“飞震天雷”,他们下一步的任务是把那些炸伤的敌人争取救活,他们不会,只不过把未死的海盗解除了武装集中起来,让医务兵安全救治。

    看着昨天把他们打得哭爹喊娘的海盗现世报了,今天也轮到他们抱头鼠窜,推装甲战车的三百多福建明军如同打了兴奋剂,一个个健步如飞,把装甲战车推出了黄包车的速度。

    家主战车正马车夫葛呈杰瞠目结舌,福建明军很猛啊!一个个都像豹子似地,怎么会被区区海盗逮了这么多?

    他根本不需要驾驶战车而是握着‘破甲神枪’护卫着战车前进,特别留意前面路况,他小心得很,要确保家主的战车平稳,千万不能撞上什么东西。

    家主的亲兵早就上前了,他们今天不怎么好下手,大部分都是用脚踹逃跑的海盗,没办法单手战斧太厉害,要是在海盗后背上来一下子十有八九会要了他们的命。

    黄胜大人的枪法绝对可以枪枪索命,但是他今天不能这么干,专门打下三路,哪怕这样效率太低了也在所不惜。火枪手也是同样如此,因为家主要俘虏,关照战士们敌人逃跑时就不要打他们目标最大的后背。

    这不是打建奴,不用往死里打,以德服人!阿弥陀佛!

    全勇百总的重步兵今天提不起精神,他们还不太适应今天的战场,他们是最刚猛的勇士,对着建奴骑兵的冲撞都敢用血肉之躯去抗,已经把突刺练得又准又狠,都是对着敌人上三路。

    今天感觉不怎么好下手了,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扎死海盗。还好“跪下投降免死”海盗们都听懂了,跑不动的都选择了跪下求饶,重步兵注定没戏,没辙抓俘虏吧。

    他们一个个用“破甲神枪”把敌人的武器挑到一旁,大声喝骂“老实点,双手抱着头跪好!”

    远远看着战局变化的那五百监视厦门城动静的海盗和二百余炮手眼睁睁看见己方中军被炮击,中军大旗不翼而飞,头领郑一官生死不明,明军阵地好像有五六十门火炮同时打响,简直是惊天动地而且是接二连三。

    他们惊愕莫名,原来明军带了许多威力巨大的火炮,海盗的本能反应体现了,跑啊!郑一官的败兵队伍还没有回到营地,营地就只剩下跑不了的伤病员。

    兵败如山倒,郑一官已经知道自己没有能力组织起有效抵抗,他悲愤莫名,太可怜了,因为他不知道应该往哪里逃才好。

    不管了,先有多远就跑多远,这一支明军太可怕。

    黄胜有些遗憾,要是自己的弓骑兵在此,恐怕郑一官就有可能一战成擒变成自己的俘虏。

    比赛跑黄家人马不怕谁,关键这里地形不熟,跑迷路了都大有可能,算了各凭运气吧,黄大人打出旗语,追击十里止步。

    明军“投降免死”的吼声继续。跪下的海盗越来越多,他们大部分人都累坏了,实在跑不过经常训练负重跑步的黄家私兵。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黄大人的中军又有旗语传达,不许进密林上山岗追击敌军。

    掷弹兵见到追击命令下达,马上不管那些海盗伤员。他们平时训练最多的就是负重奔跑,每一组掷弹兵每天都是扛着长条状的“飞震天雷”弹药箱,里面装四个训练弹来去二十里翻山越岭。

    他们本来就是以身体条件为选兵标准,都是顶呱呱的壮汉,今天他们终于露脸了,平时训练中流的汗水值得了,一组四人撒丫子跑得飞快冲上前抓俘虏。

    他们这样的组合没有带“飞震天雷”也不好惹,掷弹兵有双管手铳装备,辅兵有刀盾、滑轮弩、破甲神枪。

    由于黄家的盔甲又生产了不少,辅兵里只有刀盾手目前只有轻便的缠绕钢质软甲,其他陆战部队都外加胸甲。

    黄胜已经在考虑战船上水手炮手的防护问题,笨重的铁甲很明显不适合他们,因为他们被炮火轰击时,无论什么铁甲都没有用。

    他们如果不幸落水了,身上穿有几十斤的盔甲无论水性多好都会沉底。

    况且他们接战时都是重体力劳动,无论升帆还是推出、拉回火炮都需要使蛮力,在低矮的甲板下的炮舱里操作,里面热得像蒸笼,如果顶盔掼甲几十斤,体力的消耗太大。

    所以水手炮手根本不要装备盔甲,有也不穿,只服从命令戴上风镜,这个东西人人喜欢,特别是在炮舱里开火的那些炮手,他们那里烟熏火燎,没有风镜眼睛都睁不开。

    建奴喜欢读三国演义,把小说当做兵书听,这部作品黄胜也熟读于心,南王孟获请来参战的那些藤甲兵的装备用来装备水师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藤甲不仅轻便透气还可以当做救生衣使用,水手、炮手落水也不会如同石沉大海矣!

    这是毋庸置疑的,后世在八九十年代许多工地的安全帽就是藤条编织的,强度足以保护建筑工的脑袋。

    黄家私兵今天谁最繁忙?医务兵!太多的伤员需要治疗,还好黄胜准备充足,早就预料到敌我伤亡在所难免,把家里医学班的学生也带出来实习,医药、酒精、绷带的数量能够满足上万伤员的需要。

    当然不是黄家人马有如此多伤员,绝大多数是海盗。

    黄胜来到郑一官大营,黄明理已经带人占领了这里并且解除了残敌武装。

    黄胜发现这里有六百多伤员直接被海盗抛弃了,马上命令救人,让尚慕明做政治宣传工作瓦解敌军。

    这个宣传队负责人心领神会,带着学生们立刻帮着医务兵救治海盗伤员。

    宣传队的一个叫许四九的学生按住一个被酒精消毒疼得直蹦的海盗,大声喝道:“郑三斤,你小子知道用来消毒的酒精多贵吗?我家大人菩萨心肠,把你们这些被郑一官扔下,不管死活的东西当人看,你还好意思怕疼。”

    “官兵小大人,您行行好,给小的喝一口酒精吧!小的知道官兵大老爷是好心救咱们,可是小的实在疼得受不了啊!”

    “这东西太烈了,不能喝,有点疼不要紧,一阵子就过去了。”

    如此这般的故事在郑一官被遗弃的伤兵里不断上演,宣传队都在一遍一遍告诉他们,郑一官是如何不堪,把为了他流血负伤的战士扔下自己逃跑。

    黄家主人是多么仁义,完全可以选择砍下他们的头颅换取军功还可以换取三到五两银子朝廷给的人头赏,可是家主不这样做,还倒贴医药费几两在他们这些罪该万死的海盗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