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三十一章:不动如山
    郑一官的海盗部队早就壁垒森严,明军更加众志成城,大家都做好了敌人来攻打的准备,没有人做出攻打敌人的预案,如此大家互相用眼神厮杀了有半个时辰。

    郑一官被太阳晒得有些晕,他的麾下打了半天仗,体力消耗太大,他们列阵的时间还比明军长,已经接近一个时辰了,还没有跟明军干上就有几十人晕了。

    郑一官暴怒,从未有过的无助感压抑得他透不过气来,一向认为自己多智的海盗头子觉得无计可施也。

    明军打又不打退又不退他们是干什么来了?这算什么鸟事!

    郑一官炮手的火把都换了七八支了,人人满头大汗,明军就是不动如山,奈何?

    海盗头子遇到了高手,无可奈何!你们不打我,是怕了我们的大炮。没关系我们人多,你们才十门炮,看上去还没有我们的火炮大,我们不怕,我们的勇士会冒着炮火前进。

    郑一官忍不住了,他也无法再忍,因为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他们是海盗,如今被官兵堵在了岸上,后面有明军的城池中左所,前面有对峙的军队。

    明军不攻击就是有恃无恐,有可能是在等后续部队赶来也未可知啊!陷入死地的郑一官决定放弃自己的炮火优势,全军压上击溃当前之敌。

    郑一官中军令旗挥舞,旗语是中军不动,前军和两翼攻击前进。郑一官对自己麾下还是蛮有信心,他一下子出动了四千多人接近明军,这已经接近对峙明军的双倍,他想看看明军如何应对。

    海盗们当然不具备在此地久耗下去的条件,他们来攻击明军阵地那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黄胜在悠闲的把玩“幸运斧”,战车里只有甄思明和边绩成两个装填手,还有一人是火器部队最高指挥官黄东山。

    另外六个装填手都在黄胜战车一侧跟刘国正的亲兵队一起列阵呢。

    “东山,还记得咱们用斧子剁建奴马甲的战斗吗?那一次李大纲差一点就死了。那时候要是有双管短铳,咱们啪啪两枪就可以结果了那两个建奴,哪里会那么凶险。”

    “大人,卑职历历在目呢,那时候,卑职什么忙都帮不上,只会傻兮兮扔锤子,还没有砸到建奴。”

    “火器,黄家要不遗余力发展火器,你要多用心思,在炮火的轰击下,在训练有素火枪手的射击下,任何敌人都不可能打败黄家人马。”

    “是,大人,卑职一定努力,争取训练出更多的火枪手。如今狗儿哥带的炮兵已经像模像样了,以后咱们黄家的炮火应该无敌天下。”

    就在战场上两位最高指挥官闲聊时,郑一官的部队接近到了五百步外,海盗部队知道六磅铜芯铁炮的有效射程,在此列阵正好在火炮射程之外。

    明军阵地鸦雀无声,静悄悄的让人感到神秘。郑一官中军动了,列阵前进五百步到达已经站定的前军身后停下来,那里居然有许多日本武士打扮的战士。蓦然海盗的战鼓声咚咚咚敲得震天响。

    “杀!杀!杀!”海盗部队的战士以最高嗓门连吼三声。

    明军也不甘示弱整齐划一的吼声响起“虎!虎!虎!”

    郑一官中军战旗挥舞,攻击开始,三百人的方阵,排了七列两行,之间的间隙不过十步,很明显这样的阵列是为骑兵留了通道,可是郑一官这里根本没有骑兵啊?

    看来他是死读书也是读死书,兵书怎么写他就完全照搬了。

    黄家列阵,完全是随心所欲因地制宜,参考带出队伍的战斗力和装备,分析对手可能采取的攻击方式巧妙布置,可以说不拘一格。

    海盗的火绳枪手平端着火绳枪在前进,他们早已经点燃了火绳夹在手上,接近到五十步距离随时可以击发,他们人数不少,有两千余。

    这其实已经是初期热兵器部队的一场中等规模战争,个人勇武将要被火力输出取代,新的战争模式粉墨登场也!

    郑一官队伍刀盾手在前,长枪手在后大步踏着鼓点前进。太奇怪了明军有十门火炮为何不见他们打响,难道是坏的用来虚张声势?

    郑一官兴奋起来,没有想象中的冒着炮火前进,就接近到明军二百步,看来胜利在望。中军鼓点的节奏猛然急促起来。

    郑一官的爪牙开始小跑,明军阵列还是波澜不惊,安安静静,忽然一声清脆的枪声,紧接着整齐划一有节奏的三声巨响“啪、啪、啪!”跟着就是很长音的“轰隆”声。

    那是火枪手听到家主的枪声响起,立刻开始三段击齐射,脱枪膛而出的米尼弹热烈亲吻海盗去了。

    坏坏的狗儿让麾下炮兵用射程远的线膛炮打出三颗六磅开花弹找他们的头子郑一官热闹一下,看看运气怎么样,说不定成功击毙敌人主将也未可知。

    滑膛炮的七颗开花弹当然去海盗进攻方阵里搅动一番,那里可是一打一大片啊!

    接下来的声音就不太整齐了,所有战车上的一级射手都以最快的速度对着冲得最靠前的火绳枪手招呼,几乎枪枪不空,七门滑膛炮又来了第二轮。

    黄胜大人在海盗接近到七十步时开枪,海盗的火绳枪手被三段击齐射打到一大半,战车里的米尼弹点名,又全部对着火绳枪手,黄家阵地硝烟弥漫,如同黑云升起。

    往枪口撞的攻击很悲惨,接下来还要惨不忍睹,四十颗“飞震天雷”腾空在明军阵列前六十步左右自由落体,石质地面,一个个完爆,波及方圆十几步。

    虽然有一百二十掷弹兵,可是阵列的长度不足以让他们展开,只有三分之一的掷弹兵得到了投弹的机会。

    海盗没有被这样打击的经验,因为硝烟弥漫根本看不清明军,他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是人人都知道他们伤亡惨重,因为同伴如同被割了麦子一倒一大片。

    没有傻瓜,以打家劫舍为生的海盗全盘崩溃,为什么是这样?人家中军不是没动吗?

    不动就不挨打吗?狗儿带着麾下最好的炮手用线膛炮早就锁定了郑一官,准备实施斩首行动。

    一里半的距离而已,正是线膛炮最佳射程,三颗开花弹直接打倒了郑一官的中军大旗。

    郑一官的亲兵伤亡好几十,还好一群刀盾手围着主将,让郑一官侥幸未死,可也是浑身浴血,只是不知道是他自己流血了还是亲兵的鲜血飞溅到了他身上。

    郑一官年轻,反应迅速,明军能打三颗散弹到自己的中军,就能够打六颗,不跑接着会继续挨炸。

    一个照面,海盗主将带头跑了,队伍的中军大旗不见了,这仗还怎么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