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三十章:绝处逢生
    许心素握着火绳枪,这位风云人物平静地看着海盗们怪叫着如潮水般涌来,他知道最危急的时刻来到了,只想大量给郑一官爪牙杀伤,哪怕自己被干掉也要老对手脱层皮。

    厦门城危如累卵,眼看着胜利果实就会到手了,冲锋的海盗甚至想起了城里白白的美娇娘,一个个开始亢奋,也不知道有没有勃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郑一官中军铜锣声大作,海盗鸣金收兵了。

    冲锋的海盗们都如同霜打了的茄子蔫儿了,他们开始骂娘,纷纷指责谁他妈乱指挥,一路骂骂咧咧往中军方向退回。

    许心素有些茫然,有一种绝处逢生的小感觉,眼睁睁厦门就会一鼓而下了,郑一官脑子出毛病了?他没时间多想赶紧利用天赐良机,命令军民赶紧救治伤员,加固城防。

    原来郑一官脑子没出问题,而是菊花被爆了。

    郑一官中军火急火燎跑来了探马,报告了厦门港失守的消息,郑一官得知了带来福建的所有船只都被明军缴获的噩耗。

    郑一官晕了,明军大举来援,一口气就吞了厦门港内的所有船只?这不可能啊!没有听说大明还有如此厉害的水师啊!

    大明如果有如此厉害的水师存在,哪里会被我压着打了这些年无动于衷?郑一官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是不是真的,杀许心素缓一缓,自己的船丟光了,麻烦就大了,这里七千多人呢,他们如何回家啊?

    就在这时又飞奔来了几十人,他们就是留守厦门港的海盗,见到大头领后哭声一片,明军太凶猛,我军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啊!

    郑一官大惊失色,连忙下令鸣金收兵,准备集合部队反扑厦门港。

    此时他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妙,夺回厦门港恐怕于事无补,关键要夺回一些战船才能够让大军逃脱,要是明军有足够的水手已经把所有的船只驶离港口,自己怎么办?

    郑一官冒汗了,事发突然他已经乱了方寸。

    紧接着又有更多麾下从厦门港败退而来,他们报告明军登岸了,有两千多,已经在往这里攻击前进!

    郑一官大怒,他出道至今还没有吃这么大亏呢,明军不过两千多人,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还敢来这里陆战?

    既然明军往这里来了,好好招待便是,列阵!所有大炮调头推进三里,今日在厦门城下跟明军决一雌雄。

    他留下五百爪牙监视许心素的人马,亲自带领六千余麾下当道列阵,静候明军的到来,准备跟明军拼个鱼死网破。

    明军来得不快,没办法,快不起来,没有大牲口。

    炮兵指挥官狗儿带着六十名炮手和二百个炮兵实习生来厦门城下经历实战锻炼,加上辅兵一百八十人,平均四十几人推、拉一辆炮车挑着炮弹和火药,总算勉勉强强跟上了大踏步前进的队伍。

    还好不怕麻烦的黄胜把十门野战炮都带来了,不然黄家私兵就会挨郑一官五十门火炮单方面炮击。

    战士们冒着炮火前进不知道会有多少倒下长眠此地矣!

    黄家私兵的大部队还在十里外,黄大人就得知郑一官没有跑而是在等着跟自己的队伍拼命,他们的火炮,早就被在一个山头亲自观察的顾山河数清楚了,整整五十门。

    黄家炮兵部队终于得到野战时大炮对轰的机会,可惜只有三门装填太慢的线膛炮能够有绝对的射程优势。

    没办法慢慢打吧!总要干掉郑一官那五十门火炮才能让战士们推进。

    虽然对方的六磅铜芯铁炮发射的是实心铁弹,但是在以石质为主的战场上,近六斤铁球跳起来的杀伤力也不容小觑,不是任何盔甲可以防护的,落点砸起飞溅的石头杀伤力也能破甲。

    黄胜大人放慢了行军速度,慢慢推进到离郑一官大阵三里的位置就不前进,部队展开列阵。

    这一次的战斗很有意思,大家都是步兵对决,都准备火炮对轰。

    这一次下南洋只带出三十辆战车,现在一字排开列阵,当然要最大化利用,每一辆战车安排了两个最好的射手,只留下两个装填手。

    根本不需要太多装填手,这两个装填手是射击成绩最不理想的存在,因为车里已经准备了四十支装填完毕的燧发膛线枪。

    十二个百总的火枪手兵战士都排队,准备枪毙敌人,也是采取大明传统的三段击齐射,一次性可以打出四余百米尼弹,装甲战车内六十支枪可以持续不断精准打出三十轮。

    经过计算,如此火力可不是乌合之众的海盗部队能够承受,黄大人笃定的认为战车里的六十个火枪手恐怕连十轮都打不出,郑一官的爪牙就该崩溃。

    掷弹兵连补给车都没有带,和配套的辅兵每人抗了一个弹药箱来到了战场,他们每人有十六颗“飞震天雷”可以扔出。

    黄家阵型简单,三十两战车分散一字排开,家主居中亲自指挥,十辆炮车跟装甲战车平行,一千二百人不到的火枪手排成三列夹杂其中,排成松散队形,前排退、后排进时不可以互相影响。

    没有布置站姿、跪姿交替射击,这样不科学,有人自己在自己脑后近距离开枪,容易让前排的火枪手被枪焰烫伤,生命危险虽然没有,但毕竟是七月份,战士们被烫伤了很难痊愈。

    黄家火枪手采取前进射击后退装填,避免战士们承受不必要的痛苦。

    郑一官带兵虽然不是白给的,可是这位黄大人是先知,他更加会审时度势。自己是官兵抓强盗,如今强盗被堵家里了,这个时候官兵不用着急慢慢来,打十天半个月都不要紧。

    因为官兵会越来越多,强盗会越来越少。

    黄大人不准备主动进攻强盗,明明看见那里有五十门火炮的炮口对着明军呢,而是远远的在敌人火炮射程外严阵以待,以逸待劳让郑一官来攻打明军的阵列。

    黄家野战炮部署相当容易,郑一官从战船上拆下的那么笨重的火炮要重新挪一下窝,前进二多里地恐怕要一个时辰都不止。

    海盗哪有时间乱哄哄去运大炮前进,况且他们也怕在推进时被明军突击。

    黄家有三门六磅线膛炮在三里外其实已经打得到郑一官布置的火炮了,黄胜不允许狗儿过早的暴露实力,怕郑一官发现情况不妙,意识到他们没有一丝打赢的可能性选择马上逃窜。

    虽然这里是个大海岛,可是如果海盗的战斗力没有被重创,他们逃得漫山遍野都是,利用密林、山岗负隅顽抗要剿灭他们可不容易,还要承受太多伤亡。

    正因如此,黄大人列阵跟郑一官比耐心,单看看谁耗得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