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二十九章:危如累卵
    黄胜亲自带队救援中左所,留下黄明道、李国助坚守港口,不下战船,防止附近有郑一官的船队在活动。

    黄明道已经把九艘哨船全部派出去了,他还不是很放心,又派出了十二艘草撇船继续制造无船区。

    己所不欲才施于人,他担心郑一官的船队也效仿黄家的攻击步骤,被人家堵在港口揍多么不舒服,小心驶得万年船。

    三十辆战车、十辆运兵车已经整装待发,火枪手、掷弹兵、重步兵、已经登陆列队完毕,十门野战炮已经在狗儿的指挥下在码头组装完成了,黄胜亲自带着陆战队直奔厦门去也。

    郑一官打败明军水师占领厦门港后,立刻奔袭厦门城,谁知这里的守军早已经有了准备,不仅城门紧闭还用石头把四个城门堵得死死地。

    即便中左所里有郑一官的内应都无计可施,要把那些巨石搬开偷偷的打开城门而不被守军发现,根本不可能。

    郑一官就是福建人,他果然用了内应,可惜急急忙忙赶到中左所没有如预想中的那样,中左所城门大开,海盗一拥而入。

    没辙,郑一官担心猎杀目标许心素跑了,指挥爪牙火速包围了厦门城,斥候报告以经亲眼看见在城头组织防御的许心素和许家家丁。

    郑一官见正主还在,放心了,眼看天色不早,今日准备不足来不及攻城,先围死了再说。

    他传令让厦门港口内的炮手、水手把火炮连夜运来,准备明天炮击中左所。

    中左所其实不大,只不过不到三里周长,厦门岛也不大不到三十里方圆,明朝的城池很少如黄胜修建城堡那样紧靠大海。

    相反,明明是沿海的城池还有意尽可能离大海远一些,这样布局有可能是为了留下战略纵深,让倭寇攻击时登岸陆战的距离拉长!

    海盗上岸后走一段距离才能够攻击城池,逃跑时又需要时间才能够到达战船的位置,这样就给了明军留下他们首级的机会。

    厦门城墙也不才高二丈二尺,大概七米的样子,由于就地取材,乃是石头城,牢固度比夯土城墙不可同日而语。

    中左所远离港口确实增加了海盗攻击的难度,要是紧邻港口就麻烦了,海盗战船上的火炮如果能够直接打上城墙,发动攻击的突然性就存在了。

    海盗战船蜂拥而至,城池来不及反应,一轮炮火就有可能把靠海的城门摧毁,由此可见大明让城池远离大海是对的。

    在没有利害的水师保驾护航的前提下,靠陆军守卫海防线确实比较难。

    黄家不怕,随着铸钢火炮不断出厂,布置在堡垒的火炮无论射程还是口径都大于普通战船,况且堡垒挨几炮无所谓,战船哪里吃得消?

    第二天,郑一官麾下五十门六磅炮部署到位,谁知厦门城头的火炮率先开火,四颗六磅的大铁球一阵乱跳,郑一官损失了十几个手下。

    城头炮火占了居高临下地利的光,郑一官拥有火炮多的优势,攻城战由炮战拉开了序幕。

    这里是许心素苦心经营的老窝,他有银子,麾下也有三百铁甲家丁,四百火绳枪手,中左所有一个千户卫所军驻守,不满员才七百多人,外加上厦门港失守逃来了五百多水手和炮手,这里守军一共有两千左右。

    按理说郑一官来了七千人,不应该打得下城池,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可不能单单计算人头,这是热兵器战争,要计算火力输出。

    郑一官集中了五十门火炮专门攻击地势平缓的西门,很快就把许心素布置在西门城头的四门六磅铜芯铁炮干掉了。

    接着就是单方面炮击厦门,随后郑一官的海盗们扛着云梯,举着盾牌在炮火的掩护下接近准备蚁附攻城。

    厦门城在抵抗,火绳枪噼里啪啦打响,郑一官的火绳枪手也不示弱,纷纷举枪还击,双方打了一个上午互有伤亡,这已经是大量使用热兵器的攻防战,双方都打红了眼。

    也是因为这里炮来炮往火绳枪噼里啪啦打个不停,远在十几里外厦门港的炮击被掩盖了,郑一官和麾下们没有发现黄雀在后。

    郑一官的人已经两次冲上已经千疮百孔的西城墙,第一次是被许心素的铁甲家丁队硬生生劈头盖脸打了下去。

    第二次是许心素亲自带着幸存的火绳枪手二百多人,采取三段击排枪齐射又把立足未稳的郑一官爪牙赶下城墙。

    许心素眼睁睁看着伤亡巨大,发动了全城动员,连监狱里的囚犯都被带到城头,大家都来扔石头砸海盗。

    厦门城里的老百姓纷纷帮着运石头,还好这里的建筑都是以石材为主,老百姓在拆离西门最近的房子,石头巨木源源不断送上城墙。

    到了守城最艰苦的时候反而是最原始的武器最靠谱,随随便便上来一个老百姓,推下一块巨石都能够杀伤敌军。

    而火绳枪由于不断射击,开始炸膛,没有打到敌人反而伤了自己。

    由于郑一官炮火隔一段时间就来一轮,铁球打在石头上造成乱石飞溅,许多守城军民防不胜防,死伤惨重。

    郑一官知道火炮的特性,他干掉了中左所城头的火炮后换了打发,采取齐射三轮,停一刻散热,接着再来三轮的战法,效果不错,五十门火炮同时怒吼果然气势惊人,厦门城军民的哭喊声惊天动地。

    郑一官的攻城部队利用火炮散热的间隙往城头攀爬,打到中午,千疮百孔的厦门城越来越好攀爬了,城头的对抗也越来越弱。

    郑一官已经稳操胜矣!他准备最后一轮炮火过后全军压上,总攻击开始。

    动员令已经下达,破城后让大家任意劫掠,他郑一官别的都不要,只要许心素的项上人头。

    许心素已经竭尽全力,他知道福建总兵官俞咨皋不可能派兵来救援中左所,这位大人安全第一躲得太远了。

    他看着尸横遍地的战场欲哭无泪,对着伤痕累累的家丁们道:“郑一官那厮只不过想取本官性命,本官如他所愿尔。”

    许心素说完话准备跳下城墙寻死,动作不敏捷。家丁头子许心虎一把抱住了家主,对着身边幸存的家丁以及老百姓大吼道:

    “海盗凶残,他们就是为了烧杀抢掠而来,如今在厦门城下吃了大亏,死了那许多人,一旦城破他们一定疯狂报复,厦门城肯定鸡犬不留,大家打起精神跟海盗们拼了。”

    这话有效果,已经泄了气的军民又开始收拾武器,搬运石块,准备血战到底!

    许心素用了刘备摔孩子的区区小计就激起了同仇敌忾,他连忙继续调整部署,挑选出没有负伤的一百五十火绳枪手和一百铁甲家丁。

    让心腹家丁头子许心虎带领他们退下城墙休息躲避炮火带来的伤亡,等郑一官爪牙攻上城墙跟城墙上的守军混战时作为生力军突然杀出。

    为了证明自己誓与中左所城共存亡的决心,许心素冒着可能被郑一官炮火直接击毙的风险端着火绳枪亲自在城头指挥。

    隆隆炮声过后,郑一官阵地的喊杀声响彻云霄,咚咚战鼓声如同催命,海盗们小跑着声嘶力竭叫喊着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