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二十六章:屏蔽海域
    六月二十七日,李国助如约前来,带来了大小战船九十六艘,草撇船以上级战船足有五十艘,果然是倾尽全力了。

    舟山离厦门还有五百余海里,黄胜有了经验认为还应该在七八天内能够到达,运气好五六天就可以。

    可惜失算了,李国助的战船可没有黄家特有的螺旋桨驱动,许多连巨桨都没有完全靠几面硬帆获得的风力航行太慢了。

    最后王连发出主意采取拼接加拖拽的办法大家一起航行,李国助麾下的海盗也来黄家海船的动力舱蹬踏板进行人力加速,果然快了一些,终于在第十天过了泉州海域。

    马上接近厦门港了,黄胜可不愿意闲杂人等发现如此庞大的船队,开始扰民,当然不是抢掠,而是让沿途的所有船舶活动停止三五天。

    黄家的九艘哨马船和二十四艘草撇船、六艘新主战船开始跟庞大的船队脱离,因为他们接到家主的命令屏蔽经过的海域。

    视线里的所有船舶都扣下,连渔船都不例外,如果有谁胆敢反抗,十有八九是海盗,缴获或者击沉随机应变。

    黄胜代表的是大明水师,高高飘扬的水师战旗远远地就会看到,老百姓见官兵要他们停船那里敢不听话,海盗见来了大量官兵,肯定会逃窜。

    因此击沉妄图逃跑的海船里应该都不是良民,况且这里海盗猖獗,郑一官之所以能够屡屡成功袭击沿海大明村镇,布置的眼线和哨马船肯定不老少。

    黄明道坐不住了,请令去‘扬州号’主战船指挥战斗,他是黄家水师最高统帅,黄胜当然要让他获得实战经验。

    意气风发的黄明道带着战船队伍前出船队十余海里开始制造无船区,很快就逼停了几十艘渔船和几艘商船,至于里面有没有海盗不知道,全部押到船队附近交给黄东山带着火枪手慢慢甄别。

    眼看着离厦门港越来越近,黄明道坐镇的‘扬州号’观察哨发现了几艘哨船,没有打大明福建水师旗号,旗帜上有一个斗大的郑字。

    黄明理确认是郑一官的海盗战船,马上安排派九艘哨马快船和六艘草撇船散开左右包抄到敌船身后,自己的‘扬州号’、‘大同号’和六艘草撇船迎头痛击。

    ‘江阴号’、‘昆山号’会同六艘草撇船从西包抄,‘嘉定号’、‘广州号’以及六艘草撇船从东面攻击。

    这就是高科技的优势,由于黄家战船的瞭望哨都是高倍焦距的双筒固定式望远镜。

    在郑一官哨船发现自己船队前就作了部署,巨大的包围圈已经形成,在海上一望无际,利用高倍望远镜料敌预先比在陆地打运动反击战还要轻松。

    陆地上还有沟沟坎坎密林山岗,敌人遇袭后四散奔逃还存在成功躲藏的可能性,在海上往哪儿躲?

    一无所知的郑家哨船发现明军战船时赶紧全速逃窜,可惜事与愿违,立刻被包抄的快船堵住了退路。

    绝对是雄狮搏兔,郑一官的哨船只有几支如大号抬枪那样的铜铳而已,面对坚船利炮哪里有一丝战斗力。

    很快,妄想溜之大吉的三艘哨船被击沉一艘,哨船太小,实在吃不消炮弹直射,黄家还为了多抓俘虏减少伤害效果用了实心弹,一颗九磅铁球直接命中也把那艘哨船打散了架,其余两艘见无路可逃很理智的投降了。

    黄家战船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救起了落水未死的海盗,一共俘虏了二十六人。黄明道立刻把他们捆成了粽子扔到哨马快船上送到了家主所在的旗舰。

    李国助来到舟山会师后发现黄家的船坚炮猛,实力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大数倍,对这一次出击郑一官充满了信心,他主动要求来黄大人旗舰‘辽东号’当差,好随时给黄大人出谋划策。

    这小子态度很不错,他如此做派是免得黄胜猜忌,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他的麾下见家主在黄大人的旗舰一起指挥,想玩滑头就要考虑后果。

    李国助来到黄大人的旗舰看到了‘辽东号’的装备后赞叹不已,自信心更加爆棚了,他认为这样的巨舰,如此猛的火力,十艘二号福船级战船来进攻也会铩羽而归。

    在旗舰住了几天,他从小就看到父亲如何带水手,自己也在战船上混迹十几年,现在看到黄家那些龙精虎猛的战士,看见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才知道兵原来可以练成如此样子,他对黄大人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

    今天听说前面黄明道大人已经有了斩获,还抓了不少俘虏,马上来到议事舱参谋。

    海盗俘虏已经被黄大人的亲兵队拎到议事舱家主前面跪下,海盗们有见识,他们刚才就被大明水师浩大的船队惊着了,又被扔到了一艘大战船上后,发现这艘船上不知道有多少他们没有见过的巨炮。

    海盗们瑟瑟发抖,一个个跪在地上告饶,无非是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童,请官兵大老爷高抬贵手。

    李国柱站起身围着海盗们转了一圈,忽然道:“凌洪,我认得你,想不到你还活着。”

    海盗俘虏里一个满脸褶子的老海盗瞠目结舌,他看上去很老其实还不到四十岁,实在想不到明军水师里居然有大人认识自己。

    定睛看去,蓦然大哭起来,道:“小主人,小的想不到这辈子还能够见您一面啊!”

    原来这个名叫凌洪的老水手是个小头目,管理一艘哨船和九个海盗兵丁。他十几年前就跟着李国柱的父亲李旦跑海,没有想到今日见了小主人李国柱,一时悲喜交加。

    黄胜仔细观察凌洪的表情,再详细问了他这两年的情况,心里有数了,这位凌洪也是老海贼,在郑一官手下不过得了一个相当于小旗的职务,还是管带一艘哨船,肯定是没有得到重用。

    哨船相当于陆军的夜不收和探马,是个高危兵种,他都快四十的人,还被委任这么个差事就可见一斑了。

    李国柱乍见故人感慨良多,他跪下替老水手求情。黄胜顺水推舟收下凌洪,并且委任他一个从七品副总旗的官身,立刻让荷香给他办理官凭文书,并且留在旗舰担任向导。

    黄胜现在任命六品以下的武官只要报备就可以,到了兵部不可能被驳回,上报朝廷后肯定顺利过关。

    大明朝廷的武官和海盗给的头目孰重孰轻凌洪哪会不知,老水手修成正果了,他磕头碰地泣不成声。

    黄胜给了林洪从七品官身,并不代表纳入黄家私兵序列,这个官职是大明觉华岛氺营千总下的一个副总旗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