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一十七章:宁锦大捷
    小公爷果然很混账,片刻不停又回到山海关闹着要东西,这就是水运的便利,张之极一点也不辛苦,反正他不晕船一上船就睡觉。

    朱大成和一帮勋贵见到了张之极,还见到了黄胜分给大舅子的整整一百建奴正兵首级,里面还有十一级白甲兵,一个个欢呼雷动。

    太有意思了,自己讲义气不吃亏啊!帮黄大人要战马物资?这可是我们的强项啊!于是乎,勋贵们赖在山海关不走了,因为走不了,战马没了,给养光了。

    刘应坤见张之极他们闹正中下怀,反正有了泼天大功,给黄大人东西有什么不好,不给黄家难道全部给辽东那个缩头巡抚做人情。

    很快两千匹战马就送到了忠明堡,粮食、饷银、赏银、铠甲、火器也搞得不少,战船没有,这要等到朝廷有新出厂的分配到辽东才能够给黄大人一部分。

    三天后黄家人马一部分跟着家主回到了黄家湾岛,一部分去了觉华岛,留守忠明堡的正兵战士也进行换防。马世虎由于要报一千多人的阵亡,他主动让黄明理留下这些战士。

    马世虎不担心无人可用,他这一次有大功在手,实授一个参将应该是板上钉钉,朝廷自然会补足麾下兵马,况且他升官后是否还在辽东任职还无从得知,给麾下的战士一个好去处结个善缘何乐不为?

    还有一个好处大家谁都不提,如此大功朝廷给阵亡将士的抚恤银子也不会少,这些人都在黄家吃香喝辣活得好好地,那些银子马世虎当然不客气了。

    有了银子就可以贿赂各路神仙,兵马粮草都是朝廷的,要到手当然很轻松。

    马世虎带着一半人马和成大事带领的五百抚宁壮劳力来到山海关立刻被追捧了,马世虎吊着的膀子成为了血战建奴最有力的证明。

    大才子麾下最高级别将军的人马只回来了一半,主将都受了伤,山海关军民都唏嘘不已,黄大人的人马损失该是多么巨大。他们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元气啊?

    镇守太监刘应坤当然隆重欢迎凯旋的将士,并且拉着成大事的手表示帮他请赏。

    辽东之事尘埃落定,大明朝廷欢欣鼓舞,这一次是辽事以来唯一的一次完胜,因为累计斩首数有一千余级,其中有建奴牛录额真四级,拔什库九级。

    朝廷把这一次的大胜命名为“宁锦大捷”,病怏怏的天启皇帝激动得无以言表,哭到在太庙。

    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第一功臣伤病缠身卧床不起,不能来京师夸功,而是请了半年病假回家静养,真是天妒英才矣!

    朝廷在商议如何论功行赏,这可是大事,这个时候挨得上挨不上的都闹着上了。

    首功毋庸置疑是九千岁,不是老太监把国家治理得河清海晏哪来如此大胜?

    战功首推黄胜大人这已经是街谈巷议了,运筹之功理所当然是兵部尚书王之臣大人,举荐之首功非阁老高第莫属,张之极、朱大成、高智谋等等的策应之功已经毋庸置疑,他们的人马虽然不多,但是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战报上写得明明白白,锦州之战正在胶着之时,张之极带着勋贵家丁两千多骑兵加入战场,奴酋见大明不断有援兵赶来,才知难而退。

    赵率教、满桂、马世虎、黄明理、黄明道、祖大寿、吴襄、黄东山、顾山河、黄东海等武将都要厚加封赏。

    还有一个人更加不能忽视,内喀尔喀小台吉庆格尔泰。他带着麾下忠心耿耿为大明效力,其行为有太大的政治影响,不能不厚加封赏。

    许多武将都会得到恩赏,文臣当然不甘落后,连太监的好处都跑不了,只要在朝堂附议年轻的大才子统兵出关的都要求分润举荐之功,一时间朝堂又变成了菜市场,吵成了一团。

    朝廷不可能有效率,封赏之事不知又要扯皮多久,黄胜哪里有空跟他们一起扯淡,训练战士强大自己才是当务之急,其他都是浮云。

    由于马世虎留下了三成麾下,加上上一次补充的山海关营兵,觉华岛守备的兵额已经足够,还可以算几百人作为黄明道觉华岛水营千总的兵额。

    黄胜不客气了,趁着这一次的“宁锦大捷”的顺风,把以前归属不明确的所有战士全部收为家丁,以后这些人马就不是朝廷可以调动的部队了,而是自己的私人武装。

    如果朝廷来点验人马,觉华岛驻守训练不满员的两个把总骑兵和五个把总步兵一千多人马足以应付,而且兵强马壮是经历过血战辽东兵马的精英。

    黄明理、黄明道麾下阵亡了一半人马,留下千把人给朝廷算兵额已经够意思了。

    觉华岛水营的物资和战船的损失情况也给朝廷去了战报,这一次进入内河解围锦州,由于水面狭窄,河水太浅,水营将士为了朝廷奋不顾身。

    他们不惧艰险毅然扬帆全速冲滩,经过恶战,虽然使得救援部队成功建立滩头阵地,但是船只损失巨大,水手炮手伤亡过半。

    如今觉华岛水营千总部只有草撇船三艘,马船十五艘,水手炮手阵亡五百一十七人,伤残二百余,幸存官兵不到五百。

    黄胜如此动作当然是把大明朝廷分配的战船、运输船直接贪污了,

    黄大人的战损上报朝廷,大人们又是议论纷纷,斩获如此之多,损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啊?看来兵马交给黄大人真的让朝廷很放心。

    由此可见黄胜把骑兵部队和步兵报了一小半阵亡和一成的伤残还是不够狠,心还不够黑。

    黄家湾岛轻重伤员有小一千人,医院住院部的二百张床位已经住满了,还临时加了一百多床位,不全部是黄家人马,许多都是赵率教麾下,小部分是马世虎的兵。

    所有的轻伤员都没有床铺住院治疗,黄家战士的家小都在黄家湾岛工作生活,轻伤战士回家休养正好跟家人团聚。

    赵率教和马世虎麾下的轻伤员住进了黄家湾岛兵营,由学校就读的学生帮着护理。

    锦州解围的当天,黄家就派出医务兵去城里救死扶伤,当然完全是义务劳动,有许多需要后续治疗的骑兵战士被黄家医务兵带回来了。

    他们大多数是外伤感染,眼睁睁看着这些跟着他多次出城袭击建奴的好兵每天痛苦不堪,赵率教束手无策,这个时代外伤感染能够活下来完全靠运气,能够有一成就不简单了。

    黄家医务兵不能在此地久留,表态把一百五十几个需要后续治疗的战士带回黄家湾岛医院治疗,如果他们抗不过来,黄家负责入土为安,活下来的就留着在黄家做工。

    赵率教见是这样的好事当然求之不得,辽东人人都知道黄家是最好的去处,这些战士万一伤残了能够获得在黄家的工作岗位,他们的生活从此就有着落了。

    后来黄明理来找赵率教,表态让这些伤员的家小都去黄家湾岛安家,一来好就近照顾他们的亲人,二来好让伤员安心。

    黄胜认为在战场上流过血的骑兵战士如果成功的治愈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和作战技能都会突飞猛进,经过血与火考验的战士求之不得,黄家当然要治好并且留下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