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一十五章:正是酷暑
    谁知红歹是相当能忍,随便明军怎么折腾就是不让麾下出击,只要明军无法突破三里隔离带接近大营就行。

    终于熬到六月初六天明,红歹是继续来到一个小山包远眺小凌河边明军阵地,发现那里井井有条,明军大多数都看不见了,只有几百骑兵在溜马。

    但是能够判断出明军没有撤兵,应该还躲在什么地方。

    其实红歹是判断错了,黄家人马在换班休息,不当值的都在船上、运兵车上、战车上睡大觉,所以他那里虽然很高也看不到。

    所有的瞭望哨都发现了红歹是,黄家已经有许多人记住了这个大胖子,每一次发现他出现都条件反射般通知火炮准备。

    狗儿已经跟八小是老熟人了,虽然只是单方面的,他每一次见到红歹是出现都进入一级战斗准备,根本不怕麻烦,他知道如果把后金所谓的皇帝干掉了,该是多么光彩的事情。

    他防止由于己方没有准备好了,而对方昏了头进入射程,这个白送给黄家的机会如果抓不住太可惜,打不死小胖子,总会干掉几个围在小胖子周围的建奴头目吧?

    狗儿用千里镜死死的盯着那个胖子,心里默默地念叨:来呀、来呀!有种的再接近几里试试!

    这个曾经在建奴统治区做牛做马、几乎被折磨得体无完肤的年轻人狗儿已经成长为炮兵指挥官黄东海,相信不久的将来他的炮火会覆盖沈阳城。

    眼睛里布满血丝的八小也在细细的看明军阵地,过了许久,八小才压下了心头的怒气,下决心放弃再次攻打这里,拿下这里毫无意义,这里什么都没有,也不会有斩获。

    用步兵配合笨重的盾车攻打下这里有十足把握,明军肯定造成后金军大量伤亡后会主动放弃,自己让许多勇士丧命能够换来什么?

    战略家红歹是忽然恍然大悟,明军的依仗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自己就不应该在离大河如此近的地方和他们对峙,给他们再让出几十里,看看明军该如何应对?

    晌午,不肯早起的黄胜大人还睡得香沉,正抱着被子流汗呢,荷香见公子如此睡相有些好笑,拿了汗巾来给公子擦汗。

    “荷香,我要洗澡,太热了,身上都有馊味了。”

    “公子,你明明热得受不了,为什么还要抱着那么厚的棉被睡觉啊?”

    “哈哈,喜欢抱着香儿睡,怕你受不了,只能换棉被了。”

    公子又来调笑,荷香红了俏脸娇羞无限,怕公子做什么不合时宜之事。

    赶忙汇报正事道:“公子,如今天气炎热,战士们顶盔掼甲执勤太辛苦,铁甲都能晒得烫手,黄明理大人把三班倒改成了四班倒,而且白天两个时辰就换班。”

    “不错,应该如此,咱们难受,建奴更加受不了!每天能不能保证战士喝三碗绿豆汤啊?现在又有多少人因伤病减员?”

    “完全没问题,只要战士们想吃想喝都保证供应,山海关明军有五十几人中暑了,还好发现及时救治迅速没有生命危险。咱们黄家人马昨天夜里又有二十七个战士受伤暂时无法复原,已经送回黄家湾岛,目前只有九个中暑的战士。”

    “我们的给养充足,早就考虑应对炎热夏天的预案,还会由于天气原因减员,建奴哪里受得了!”

    外面正好来看看家主有没有起床的黄明道听见了,进来插话道:“大人,瞭望哨报告,建奴已经撑不住了,在拔营起寨,估计要撤退。”

    “奴酋红歹是不傻,知道在这里跟我军干耗着没意思,应该是离我们远点再说,我们不理他,建奴发现我们没有上当的可能,很快就会回老家了。”

    “大人,咱们这就算解了锦州之围了?”黄明道一直指挥战船和水师参战,还没打过瘾呢,见马上就完事了有些怅然若失。

    “对啊,我们还跟建奴实打实交锋三次了,哪怕没有打仗,只要是我们来了,建奴退了,解围锦州的功劳就跑不了!”

    红歹是没有立刻退兵,他绕到锦州东十里安营扎寨,离黄胜的阵地有六十余里。

    八小让出了纵深给他骑兵突击创造了条件,他发了狠,只要有断了小凌河边那一支明军退路的可能性,哪怕打成三比一也要把这一支敢跟后金军野战的明军斩尽杀绝。

    红歹是以三千骑兵组成一个突击梯队,安排了五组,下了死命令,只要明军进入胆敢进入离开他们阵地二十里范围,这五组骑兵立刻发动集团冲锋,哪怕都死光了也不许撤退。

    八小知道只要不顾一切断了明军的归路,远离炮火支援的明军根本不可能在后金军一万多骑兵的冲击下幸存。

    红歹是牺牲了太多脑细胞布置妥当了,可是明军主将太狡猾了,对阵地前八里寸土必争,对唾手可得的五十里地盘不屑一顾,连哨马都没有往那里派。

    正是六月天,建奴几万人的大营臭气熏天,他们扎营地方的水源只够人马饮用,能够让几万人马洗澡简直是奢望,如此酷热自然臭不可闻。

    不断有走着走着的建奴口吐白沫一头栽倒,中暑了。

    建奴战士苦不堪言怨声载道,他们还不敢放松,必须顶盔掼甲随时戒备着。

    因为这一次惹鬼了,对阵的明军忽然厉害起来,无论是小凌河边还是锦州城里的都不是吃素的,谁能保证他们不来发动突然袭击。况且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做了许多回了。

    胖子怕热,牛皮帐篷里热得像蒸笼,八小汗如雨下感觉头脑昏昏沉沉的,他联想到麾下战士穿着铁甲该是什么滋味。

    这位熟读三国演义的奴酋,自认为熟读兵书,江东陆逊的一把火烧掉了刘备一统三国的梦想,就是因为蜀军跟吴军对峙时为了凉快,在夏天选择密林处扎营。

    他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级错误,因此他的营盘都在空旷地,几万人都在炙热的烈日下桑拿。

    几个大贝勒实在受不了了,一起来到八小的大帐抱怨麾下因病减员多少,他们也热坏了,汗水顺着双腿流进了战靴里,走起路都发出‘扑哧、扑哧’的怪声。

    他们的胖皇帝也热得‘哼哧、哼哧’不已,红歹是郁闷啊!明军根本不理会自己后撤五十里,奈何?

    无可奈何,回家去吧!大家都萌生退意,这一次终于高度一致了,如果明天上午明军没有动作,咱们不能在这里空耗钱粮,拿勇士们的健康儿戏,下次再说吧!

    黄胜见奴酋已经萌生退意也就不再刺激他,偃旗息鼓,所有人马固守阵地,不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