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一十二章:互有伤亡
    山海关骑兵见文官黄大人都扑上去了,人人奋不顾身,挥着手里的夹刀棍、三眼铳,斩马刀完全采取一命换一命的打法,只攻击不防守。

    想来抢战果的建奴死伤一片,他们实在想不到这一支明军打空火器拿着冷兵器也敢跟他们对冲,互相砍杀,顿时失去了气势,已经没有了信心。

    这时战车已经停下来,火枪手的准头立刻不一样了,还有一百多人纷纷跳下战车一边前进一边打排枪精准射击。

    明军所有的兵种,在没有人督战的情况下,每一个都在前进、前进、连倒下的战士都保持前进的姿势,都是正面负伤。

    医务兵、辅兵、工程兵此时此刻也都毫不畏惧,他们跟着家主尽最大可能抢救每一位明军伤员,连读书人已经是县丞老爷的成大事也吼叫着带着抚宁一百多壮劳力扛着担架上来帮着转运伤员。

    成大事小腿肚子有些颤抖,说话时嘴唇还在哆嗦,但这是他的本能反应,他其实只不过有一点点害怕而已,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只是不知怎的就是控制不住。

    成大事带来了五百抚宁劳工,当他呼喊:“有种的抚宁好汉跟着本官去帮着救人啊!”可惜被感召的只有三分之一,还有三百多人选择了沉默不肯挪窝。

    建奴眼看着明军增援队伍火速扑了上来,而且一个个都如同疯子般不好惹,知道进攻无望,连忙后撤。

    医务兵、辅兵、壮劳力抢回了明军受伤的战士,工程兵拖回了毁坏的战车,黄胜亲自组织战车列阵不肯后退一步,掩护后勤部队安全撤退。

    黄胜见那个勇敢的马车夫还拿着刀盾瞪着眼在自己战车不远处跟着重步兵列阵,让刘国正去叫他过来,黄胜认识这个汉子,在望海墩就认识,知道他叫葛呈杰,是第一次袭击望海墩解救的二十六个阿哈之一。

    他曾经用石头,跟一群被解放的阿哈集体施暴,把三个欺凌他们的旗丁砸得最后都看不出是个人形。

    葛呈杰来到黄家多次参加正兵选拔都因为竞争激烈被淘汰,他想着杀建奴给死难的亲人报仇,不安心在钢铁厂做劳力。

    在吴强训练第一批四轮马车夫时,葛呈杰听说技术学得好就是装甲战车的驾驶员,一样可以带着武器上战场。

    他马上参加了挑选,并且顺利过关,由于技术好作风优良成为装甲战车的正驾驶,谁知今年好事来了,家主给每一位装甲战车的驾驶员配发双管短铳,以提高他们的战斗力。

    所有马车夫都欣喜若狂,人人苦练射击,葛呈杰自然更加勤奋,训练的汗水没有白流,今天的短兵相接,双管短铳不仅救了自己的性命,还打死了三个建奴马、步甲。

    跟建奴骑兵全速对冲的战车撞击到了石头,导致车轮飞出,战车倾覆了,四个建奴骑兵呼啸而至,他的副驾驶当胸挨了一虎枪的同时也把手中的破甲神枪仓促扎进了行凶建奴马甲的左肩。

    那个建奴也是重伤,紧紧的匍匐在战马上逃回去了,一个挥舞狼牙棒的建奴直奔葛呈杰而来,摔得七荤八素的葛呈杰已经把掏枪射击练得一气呵成。

    此时本能的掏枪凭借手感射击,运气不错两次都是有效击发,那个建奴巴牙喇被一枪打在腰部,一枪打中右胳膊,轰然落马一时未死在地上翻滚。

    葛呈杰第一次面对面近距离射击敌人,鲜血都飞溅到了脸上,手上双管手铳传来的巨大振动提醒了他。

    葛呈杰一个鱼跃躲开了一个建奴砍来的斩马刀,扑到了战友身边顺手抽出他腰间别着的短铳,对着正一刀砍空,准备回马再砍的建奴后背扣动扳机,还好成功打响了一枪,铅弹正中建奴后心。

    近在咫尺的射击,不过十步不到,建奴连哼哼一声都没有当场死亡,葛呈杰连续得手信心倍增,飞快寻找战友的手铳再次射击敌人。

    葛呈杰英勇无畏的战斗意志被许多战士看在眼里,瞭望哨的战士还把他的军功记录在案了,他获得封赏毋庸置疑。

    葛呈杰来到家主面前立正,用单刀背拍了三下盾牌。这就是黄家刀盾手的敬礼方式。

    “报告大人,火枪手叶建功总旗,正马车夫葛呈杰听候指示。”

    这小子腰里别着三支装填完毕的双管短铳,一脸的血污,也不知道有没有负伤。

    “葛呈杰,本官记得汝,今天汝之表现更加让本官难忘,本官提拔汝享受正兵小旗官待遇,以后替本官驾驶战车!”

    终于成为正兵战士,还一下子就是小旗官,这个壮汉激动不已,大声道:“谢谢大人栽培,卑职一定会替大人好好驾驶战车。”

    黄胜虽然可以给葛呈杰更高的官位,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因为黄家的勇士仅仅能够做小旗官,如果要成为七品总旗官,必须通过文化考试。

    今日大家都见到了葛呈杰的勇猛顽强,也见到了他的个人战斗技能,提拔他当小旗官无人不服,如果他的文化考试也能够顺利过关,就能够成为黄家真正意义上的军官。

    黄胜道:“汝一身血污,回后方阵地好好检查一下,看看没有负伤?”

    “报告大人,卑职没有负伤,好着呢,身上的血有敌人的也有战友的,大人,卑职不回去,卑职的副驾驶战死了,卑职要为兄弟报仇。”

    这个二十几岁的汉子红了眼眶,想起了相濡以沫的拍档。

    黄家私兵这一次伤亡不小,六个火枪手、四个弓骑兵、三个马车和夫两个重步兵当场光荣牺牲,重伤三十七人,轻伤超过一百五十人,马世虎的骑兵损失还要大一些,有三十二人阵亡,七十几人重伤,轻伤员超过三百人。

    这就是装备的差距,黄家人马硬撼建奴,跟数量相等的建奴对冲,是绝对的排头兵,马世虎的几百骑兵随后跟进伤亡还远远超过打得最艰苦的黄家人马。

    明军已经集中结阵以战车围起了一个长方形,重步兵守卫战车,骑兵护住两翼,不死心的建奴又尝试攻击了一次。

    他们的进攻并不坚决,根本不适应明军骑兵以战车为依托绕着圈子放冷箭的打法,更加害怕马车里打响的火铳。

    建奴发现留在这里讨不了好,只得又退了三里让出了松岭山脉余脉,集中到了西面地势略微平缓的地方继续和明军对峙。

    济尔哈朗发现了明军的伤亡,也眼看着麾下差一点得手,缴获到明军的战车和火器了,可惜那里离明军阵地太近,最后明军主力火速支援,导致功败垂成。

    他后悔死了,如果早知道明军会不顾一切来野战,自己应该也准备几千预备队时刻准备着加入战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