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零九章:乐不思蜀
    秘书边之名起草的报捷文书又出了,这一次是斩杀建奴七十二级,其中有名字叫做索额拜三的牛录额真一名,巴牙喇七级,有缴获的牛录额真战旗一面,号旗三面。天』籁『小说Ww』W.』⒉

    随后一连三天,每天都有七十二级斩获和建奴牛录额真的级源源不断送往京师,所有军民都晕菜了,无比凶残的建奴这是怎么了,建奴的牛录额真也这么好打?大才子砍他们的脑袋真的如砍瓜切菜般啊!

    北直隶街谈巷议都是辽东战局,老百姓再也不是摇头叹息了,而是攥着拳头满脸兴奋之色。

    黄胜大人的威名远扬,茶馆里说书先生已经不讲三国演义了,而是开始说大才子救援宁远、锦州的评书,或者讲‘血火辽东’的话本。

    黄家再版的连环画成为了许多人家的珍藏,连不屑于看如此直白粗浅之书的士子也排队抢购,没办法又是供不应求只能再再版。

    楚儿和彩儿在京师和睦相处,她们都在为黄家挣银子,楚儿派出了英国公家内院管家张有德去南京帮着易财应对那里的相关事宜,调巧珍负责秦淮河大剧院的所有开支。

    张有德跟镇守南京的魏国公家熟络,黄家去南京投资搞基础建设时有了有权有势的坐山虎帮衬着,当然会更加方便。

    巧珍和曹月琴管理黄家山岛和觉华岛的钱粮往来一年多了,做事兢兢业业一丝不苟,黄胜要在南直隶落地生根自然要绝对心腹之人前去布局。

    黄家山岛和觉华岛交给曹月琴管理后勤,巧珍被抽调出来去京师帮忙运作王恭厂商业区,如今已经运转正常,她又带着十几个姐妹去大明最富裕的地方为黄家的展劳心劳力。

    去花花世界的江南工作,有魏国公家帮忙,有易财带着一百多乡勇拖家带口跟着,没有人敢欺负她们。

    只要在南京过上一年半载,以黄家的做事作风,很快就会有几百乡勇训练出来,好勇斗狠谁也比不上崇尚武力的黄家人。

    如今的巧珍也不好惹,她是黄家最早的民事官,一直管理后勤,她身边带着十几个女子使唤,平时教她们做事、读书之余就是训练打双管短铳。

    巧珍的工作队里的女子有几支双管短铳,她们都是被建奴欺凌过的女子,以前忍辱偷生是因为无力反抗,现在人人都有了武力值,谁敢欺负她们,这些女子真的敢击毙来犯之人。

    随着双管短铳的产量越来越多,黄胜准备给黄家每一位民事工作者都配,以后这些女孩子就不用几个人抢着争着一支公用双管短铳练习了。

    张有禄去联络曹化淳是秘密行动,只有黄家几个主要人物知道,黄胜跟荷香统一了口径,曹化淳是她的远房亲戚,平辈,应该称呼其表哥。

    张有禄没有用得上最后预案,镇守太监陈祖坤通情达理比较会做人,认为曹老太监时来运转,居然有一个远房表妹是如日中天后起之秀黄大人宠爱的小妾。

    陈祖坤得了张有禄三千两的见面礼当然要大开方便之门,其实即便不贿赂他银子,单黄胜大人的面子就够了,更加不要说还有英国公、魏国公的权势罩着。

    一直胆战心惊的曹化淳忽然得到了镇守太监安排的差事,到秦淮河大剧院工地当值,如果有什么纠纷及时现并且当场处置,不得影响修建大剧院的工期。

    因为天启皇帝的中旨要求尽快让黄家的秦淮河大剧院能够投入使用,早日让南京的官宦、士绅和百姓看到‘血火辽东’大戏。

    这已经是政治任务,天启帝和魏忠贤高度一致,南直隶承担了大明太多的税赋,太多官僚质疑已经不堪重负,朝廷准备用这个大戏教育这些人,国事多艰,诸位还要纳税不已矣!

    忐忑的曹化淳晕了,居然有差可当,这是好事还是圈套焉?

    他现在身边只有一个小太监吕直跟着伺候,比较寒酸,这是因为曹化淳知道凶险,他不敢得罪南京的任何一个宦官,怕他们落井下石。

    多年的积蓄都用来贿赂几个有权势的太监了,眼看着钱财已经耗尽,那些以前拿了他好处还笑脸相迎的宦官渐渐的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

    他更加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还没有任何办法,感觉已经山穷水尽矣!

    曹化淳来到秦淮河边,看到了井井有条的工地有几千人在劳作,人人都挥汗如雨,没有一个偷懒耍滑。

    很快有一个长相喜人的年轻人来见他,客客气气带着他来到了一个临时公事房。

    张有禄自我介绍后告诉曹化淳,自己是奉了家主之命来照顾表老爷,然后一五一十说了曹公公有一个叫做荷香的远房表妹。

    她现在是家主黄大人的爱妾,至于这门亲究竟是怎么回事,张有禄说了半个时辰,曹化淳掰着指头算了许久也不得其果。

    最后干脆不费那个脑筋了,随遇而安吧,反正跟黄大人攀上亲没有坏事。

    黄胜声名鹊起,在大明一时风头无量,不久前还上了大明邸报,是大明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他杀建奴保家卫国的故事流传四方,‘血火辽东’的故事和歌曲在每一间茶楼酒肆传唱。

    曹化淳早有耳闻,见自己一个根本不认识,八竿子打不着的小表妹居然是这位炙手可热大才子宠爱的妾室,他心里也为这个表妹祝福。

    后来现应该祝福自己,他得了便宜表妹后时来运转了。

    确实如此,张有禄马上为了曹公公工作方便,在秦淮河工地附近买了一个几进几出的大院子,请曹化淳住在内院,安排了丫鬟、小厮伺候。

    外院都是黄家派来修大剧院的大师傅和帐房之类的人住着,还有许多家丁看上去就比较彪悍。

    张有禄告诉曹公公,家主最疼爱如夫人荷香,爱屋及乌特地关照自己照顾好表老爷,如果有谁敢对表老爷不利,黄家人马是打建奴起家的可不好惹。

    只要曹公公留着这个院子里,没有具备大明边军战斗力几百人马的队伍根本打不进来。

    曹化淳在南京大行宫里的值事房住着,每天睡觉都要睁着眼,有个风吹草动都惊出一身汗,到了这里每天都能够睡安稳觉了。

    他知道皇帝不会记得自己,也不会特意让人来做掉自己,要来害自己的肯定是仇家,他们都是偷鸡摸狗的干,不可能派几十几百人就是为了杀自己而来,在黄家的院子里猫着,貌似无比安全矣!

    曹化淳现张有禄带着几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好像就是为了保护他而来,形影不离,而且彬彬有礼,和这些年轻人交谈,现他们都读过书识字会写文章。

    老太监其实这几年相当孤独,这些少年每天陪他聊天讲故事,陪他小酌几杯,又根本没有事情要他出手去做,少年们买来许多书让曹太监消遣,当然也有‘血火辽东’连环画。

    人相处久了感情就会加深,曹化淳老是做梦,梦见自己也有如张有禄这样的儿子,每一次醒来都哀叹不已。

    曹化淳在南京过上了无忧无虑快乐富足的生活,出门有车进门有仆,每天还有十个少年陪着唠嗑,简直乐不思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