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零八章:刺激奴酋
    明军居然敢在后金军近万骑兵的注视下收获战果,几乎每战必胜的建奴哪里如此窝囊过,他们气疯了,准备冲过来一决雌雄。『天  籁小说WwW.⒉

    黄胜之所以敢如此做派,是因为现建奴骑兵集结在四里外,重步兵只被允许在阵地外二百步内突刺,完成屠杀后分别在三个吊桥前面列阵,掩护山海关步兵抢尸体,建奴人马冲阵要是来少了就地迎战,来多了立刻退回本阵即可。

    后金军在冲锋的路上先要被狗儿的三门线膛炮虐一轮,接近到四百步滑膛炮的七颗开花弹当然不会客气,如果敌人攻击未果退回去,线膛炮还来得及再来一回。

    黄胜这一次根本没有使用一千一百骑兵,因为不需要,让他们在掩体后列阵摆出一副随时可以冲出去的样子震慑建奴即可。

    三个通道太窄,进出的战士太多,造成拥堵就得不偿失了。

    因为黄胜为了有利于防守,设计的大门都不宽,仅仅比一辆装甲战车宽一点点而已。

    六月份的下午太阳火辣辣的,天气酷热,明军很忙,人人都挥汗如雨,三处各二百重步兵在烈日下列阵不动如山,哪怕全钢板甲都晒得烫。

    狂怒不已的建奴又被明军刺激了,原来是严效武、王小勇、周大壮、方义,四个少年火枪手见习总旗官来找家主请示,他们准备分别带一个小旗的兄弟去抢在家主规定范围外的几十具建奴尸体。

    这些孩子跟着家主久了,一个个神经粗大得很,他们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根本不惧怕建奴。

    上一次在六州河边,这些少年冷静面对几乎能够冲撞到他们的建奴骑兵,依旧能够从容装填。那一支队伍可是建奴最精锐上三旗镶黄旗中的勇士。

    少年军人大无畏的作风赢得了黄胜的信赖,他叮嘱孩子们小心,让刘国正带着十三个亲兵也跟着去,左守权、武义出差了,还没回来呢。

    最喜欢惹事的刘国正可不老实,他们出阵把收获战果范围又延伸了二百步,还是采取快把建奴尸体拖到重步兵列阵的地方让山海关步兵拉走。

    眼看着就要颗粒归仓了,刘国正和来自山海关的一个武术家孙振怀、两个沧州的会家子马跃、牛奔在阵地前三百步,当场把一个后金军巴牙喇脑袋割下了。

    四个人还不慌不忙扒亮晶晶的铠甲,严效武几个带着麾下笑嘻嘻看着根本不制止,他们统一端着燧膛线枪瞄准前方。

    黎喜汉就盼着建奴过来呢,他端着枪站在刘国正前面不时的比划一些手势骂对面的建奴,也不知道那些野蛮人能不能看懂。

    很明显,明军是有意刺激后金军,可是眼睁睁看着同类变成了光溜溜的无头尸体,这一刻远远看着的建奴战士眼睛快要喷火,一个个嘶叫着要冲上去报仇。

    冲上去报仇?八小也想啊!理智使他冷静下来,明军的布置一目了然,自己贸然全军冲锋会被炮击、被火铳打,能够接近到那几百穿戴得如同铁人的明军步兵也讨不了好。

    他看见了明军军容整齐的重步兵了,很明显他们肯定是这里明军主将的铁甲家丁队,这个主将不简单,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家丁。

    明军将领的家丁他见识太多了,知道他们战斗力确实不错,可惜大都是用在保护自家主将逃跑,他从来没有见过有如此好装备的家丁,也没有现哪一位明军将领能够养得起这么多家丁。

    一向自负的奴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那些明军依靠小凌河建立起阵地已经完全掌握了战场主动权,或守或退随心所欲。

    后金军选择攻击,他们有一战之力,肯定能够给予后金军最大杀伤,如果现事不可为一定会上船逃之夭夭,然后换一个地方继续来一回。

    后金军有能力攻破明军滩头阵地,可是要拿下那个一文不值的阵地要流多少血?能够给明军多少杀伤?缴获会有吗?答案都是否定的,红歹是流汗了,感到护裆里湿漉漉的极度不舒服,战靴里也全是汗水。

    满脸汗水的大贝勒代善道:“八弟,小不忍则乱大谋,今日已经探得明军虚实,我看还是暂时收兵从长计议吧!”

    红歹是脸上横肉跳动几下,他是后金的皇帝,大贝勒虽然是他的哥哥也应该称呼皇帝陛下,现在居然叫自己八弟岂有此理!

    他没有作,淡淡道:“朕知道了,传令回营议事!”

    就在这时有信使打马而来,见到黄罗伞盖滚鞍下马,跪在地上高声道:“奴才回禀主子,锦州城内明军骑兵尝试从北门突围,与我军激战没有能够成功,退入城池了。”

    从北面突围?红歹是觉得不对劲,问道:“我军可有伤亡?”

    “回禀主子,我军战死一百五十余人,明军也有不少人被斩杀。”

    红歹是更加认为事有蹊跷,他认为明军守将赵率教根本不是突围而是有预谋的攻击后金军,是为了军功专门斩去的。

    他瞪着跪在地上不说重点的信使问道:“我军战死的勇士可留有全尸?”

    “回禀主子,有一百一十七个勇士的级被明军割去了,奴才们只能破了锦州城再抢回来。”

    在旁边的莽古尔泰早就忍不住了,此时劈头盖脸的鞭子狠狠地抽打这个巧言令色信使,嘴里骂道:“你个狗奴才,让你长长记性,跟主子回话要有一说一。”

    红歹是这个皇帝又被哥哥无视了,他现当务之急不是攻击大明,而是要解决后金君君臣臣的大问题,现在自己的哥哥都目中无人,自己的皇权如同虚设,这样下去早晚会被他们架空了。

    红歹是铁青着脸直接回营根本不理睬那个被抽得哭爹喊娘的信使,锦州城还有出城一战之力,小凌河边的明军火器犀利,下一步计划打谁都不轻松啊!

    跟后金军灰头土脸截然不同,明军都是兴高采烈,锦州城,亲自出马奇袭建奴的赵率教带着儿郎们给军民展示挑在枪尖上的一百多级斩获。

    一直人心惶惶的锦州城沸腾了,恐惧感被这样的气氛冲淡了许多,赵率教一直管控粮食供应,今天特意宣布不限量让所有人饱食,还让参加袭击的骑兵战士喝酒吃肉。

    锦州军民都欢呼起来,大家都准备好好吃一顿养足精神继续配合援军干那些该死的建奴杂碎。

    小凌河边,黄家人马从从容容拖回了不到四百具建奴尸体,现都在大口大口喝绿豆汤解暑呢。重步兵已经卸甲了,黄胜从来没有要求重步兵每天都扛着盔甲,只要求临战着甲。

    这一次引诱后金军攻击战果辉煌啊!貌似三个冲阵的牛录损失过半,其实不然,他们的损失还要大许多,只可惜级轮不到黄家人马去收割。

    三个牛录额真和所有扛着战旗的建奴都被特殊照顾了,谁让他们与众不同?现在都变成了斩获,他们拿的、扛的都变成了明军的缴获。

    因为逃回去的建奴骑兵一大半带伤,现在正是六月份,天气炎热,被铅弹打伤了如果得不到及时科学的治疗一半以上的伤兵都会死去,这个时候的建奴伤兵营应该是哀嚎声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