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零五章:斗智斗勇
    黄大人要带着骑兵渡海,庆格尔泰麾下的战士十有**都晕船,黄胜让内喀尔喀这一次不出兵,在忠明堡帮着维护治安。天籁『小说Ww『W.』⒉

    因为黄东山带着少年火枪手把屏蔽战场抓起来的忠明堡周边一百里范围内的五千多人甄别过了,有一百多人已经能够确认是建奴混进来的汉人奸细,没有杀他们,而是劳改二十年,送到水泥厂当牛马使唤。

    还有一百多人形迹可疑,没办法确定是不是建奴细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本着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的黄家一贯作风,限制这些人的人身自由。

    全部送到觉华岛做粉碎原材料的体力活,让他们与世隔绝三年再说,在劳动期间如果想起如何证明自己清白的人,找到人证可以还给自由,不是劳改,月钱参照自由人标准减半,所有待遇都是一半。

    还有不到五千人,大部分都是农民,有一些蒙古牧民,把蒙古人纳入內喀尔喀部落,交给庆格尔泰管理,汉人全部留在忠明堡充当屯户。

    忠明堡户籍制度已经形成,这些人登记为九百多户,每一户都有男丁,这也是大明的成户标准,无丁不成户也!

    每一户给他们分五十亩土地,现在已经错过了农时,只能种植一些蔬菜储备起来过冬。黄家出钱粮让他们修建水利设施,离河边太远的田亩以二十亩一眼灌井开挖水井。

    这四千五百多汉人因祸得福了,在忠明堡获得庇护的同时还能够吃饱肚子,这里提供的住房宽敞明亮,还是在城里,比他们以前到处漏风漏雨的地窝子强多了。

    现在被允许从今往后就在这里安家落户,每家每户还获得五十亩土地,现在大家为了自己分到的田地修建沟渠、水井黄家还钱粮,每一家还提供一头大牲口,农忙时还会来许多马匹和军民无偿帮忙抢农时。

    如此好事老百姓当然感激涕零,人人都表示服从黄家管理,让家里的男人跟着黄家训练,希望以后有能力可以保护自己的家园。

    马世虎高高兴兴带着八百骑兵和一千余步兵乘船随同黄家人马去娘娘宫,这些战士里有六百多人也晕船,只不过反应不算太激烈,坐船时面色煞白昏昏沉沉而已。

    他们一个个主动要求黄大人带上他们,告知大人只要他们上了岸,半天就缓过来了。

    这一次准备固守滩头阵地,多六百主动请战的战士当然更好,黄胜答应了大家的要求,肯定了他们的杀敌热情。

    马世虎还有一半部下跟庆格尔泰麾下协防忠明堡,没办法他们晕船太厉害了,操练之余帮着修建水利设施吧!黄家一样按照所出劳力计算工时费给大家赚一些外快。

    黄家的号召大家都响应,内喀尔喀蒙古人和山海关军人都会力所能及完成任务,大家都知道替黄家做事不会吃亏。

    黄胜命令小台吉还是采取控制方圆五十里的手段,往东以高台堡为驻守地一直延伸到燕山山脉,这块地盘不许任何人染指。

    黄家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辽西走廊,但是现在有能力把它掐断。不管是明军、蒙古人、建奴从这里过路都会被监控。

    来到这里的蒙古人统统抓起来纳入庆格尔泰部落,汉人老百姓一概扣下甄别后就地屯守,只要现建奴全部斩杀,监视经过高台堡、忠明堡区域的明军不许他们扰民。

    如果现有明军败类骚扰、抢掠老百姓,留守部队获准攻击并且解除他们的武装,统统抓起来劳动改造,不要怕惹麻烦。

    这块地方有几千蒙古铁骑巡逻,恐怕不是哪一家蒙古小部落能够动歪心思,忠明堡的红夷大炮也不是摆设,谁来劫掠恐怕都得不偿失。

    庆格尔泰见留给自己的任务如此简单闷闷不乐,黄胜给他出了坏主意,让庆格尔泰不要闲着,要趁着建奴跟明军在锦州城下较量时依托高台堡往西进入燕山山脉,征服那里的蒙古小部落,争取扩充人马扩大地盘。

    时过境迁,小台吉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他已经有了最求,这一次跟着黄大人打仗后更加有了向往,自己不断增强实力,做大汗也好像不是遥不可及啊!

    庆格尔泰不郁闷了,眼睛开始光,抢地盘、抢人口、抢一切可抢之物该是多么让人壮怀激烈!

    六月份到九月份是小凌河水量最大的时候,由于上游植被不是如后世那样被破坏得支离破碎,因此河水含沙量小了许多。

    二号福船吃水太深,进来太容易搁浅,三号福船勉强可行,也只能进来十几里,再往东北航行就不行了。

    这已经足够了,六月四日一大早,黄家来了二十艘草撇船,八十艘马船一次性把已经转移到觉华岛待命的四千多人马带到了娘娘宫登6。

    工程兵驾轻就熟以密封浮船拼接的码头足五十步宽离河滩十五步,河边的滩涂都铺上了预制板,确保马匹,车辆不会陷进去,影响机动能力。

    兵强马壮的四千余明军根本不是一两个建奴牛录可以袭击的,他们忽然登岸,建奴浑然不知,不可能在立足未稳之时有太多建奴骑兵赶到,人马来得少了那是送军功。

    一千余骑兵和重步兵列阵护卫,山海关步兵、工程兵、辅兵、抚宁劳力在全力抢时间修建滩头阵地,连水手都主动来帮忙,大家以最快度挖战壕,用带来的麻袋、草包装砂石、淤泥垒砌胸墙。

    黄家修建的已经不是顾名思义的胸墙,都过一人高了,隔半步就预留一个射击孔,胸墙外是两步多深三步多宽的战壕,长达三百步,这里离河边码头一百五十步。

    黄胜有能力挖宽战壕却不这样做,要造成建奴打马奔驰可以一跃而过的事实,让他们认为有轻而易举打下这里的可能性。

    目的当然是引诱建奴攻击自己,在阵地争夺战中给敌人造成大量杀伤。

    当建奴现娘娘宫小凌河畔偷偷地摸来了一支明军时,已经到了中午,在三千多人共同努力下具备一定防御力的滩头阵地早已经形成了。

    这就是准备充足的优势,用麻袋、草包在松软的河滩取土垒防御工事太容易,吊桥、大门都是预制品,一直存放在马船上,连起吊的辘轳和滑轮组都是成品,直接拿来组装就可以使用。

    一千一百骑兵和六百重步兵已经通过吊桥撤回掩体内,十门六磅野战炮也部署完毕,码头后面已经横船的草撇船有十二艘,七十二门黑通通的炮口直指北方。

    当然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只有线膛炮二十四门可以参战,滑膛炮的射程有限,炮口离胸墙接近三百步,打炮时如果控制得不如人意大有可能打到自己人,摧毁胸墙。

    这样太危险了,滑膛炮不能投入战斗,装门面而已。

    还有八艘草撇船二十艘马船在小凌河入海口段二十里范围游弋,现建奴立刻用抬枪,火炮招呼。

    工程兵用黄家预制的角钢和紧固件快搭建的一个高四丈的瞭望哨里,黄胜大人和黄明理亲自用固定望远镜远眺北方。

    这就是以强大船队为后盾,在近海作战的便利条件,马船上带的物资应有尽有,宁可用不到也要有备无患,如果6地运输这些数十万斤计的物资,仅仅挪一次窝,恐怕让所有人马都要累得够呛。

    仓促砍树搭建瞭望哨费时费力还不稳当,用预制角钢由经常训练的工程兵搭建瞭望哨,一个时辰不到就搞定。刚刚来到这里地形不太熟,而且建奴有六七万大军在此,黄胜没有冒险派出暗哨深入。

    第一是怕少年火枪手被建奴阻断归路造成无谓的牺牲。第二是担心建奴缴获固定望远镜暴露了明军是如何料敌预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