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三百章:再次小胜
    刘国正大叫道:“黎喜汉,别光顾着岸上的建奴,快帮着把水里的拉上来,被冲走了就亏大了。天籁『小说Ww『W.』⒉”

    亲兵队人人都会水,水性最好的就是刘国正和黎喜明这两个做过半吊子水手的南方人。

    短暂的交锋只有一刻而已,七十七骑镶黄旗精锐已经折戟沉沙,可惜黄家私兵只找到了七十二具尸体,虽然刘国正和黎喜汉第一时间就冲入河里拉尸体,可惜有五具尸体可能冲去下游了,七十七匹战马倒是都追回来了。

    在十里外营地大帐等候消息的阿济格莫名的一阵心悸,感到心烦意乱浑身难受,这样的感觉前所未有啊?这是什么情况?

    他高声问一个侍卫道:“派去宁远营地的信使回来了吗?”

    这些信使天未亮就带着双马出了,官道又相当好走,打马疾驰才八十多里而已,现在已经下午了怎么还不见人影?

    此刻黄明理正在冷笑着看阿济格手下书吏用汉字书写的求援信,字迹很工整,看来这个书吏是个大明读书人。

    一队信使不过十一人,黄明理怎么可能让到嘴的肥肉掉了,自然一口吞下,没有难度,只嫌来得少。

    阿济格坐立不安,一遍遍问侍卫信使可曾回还?忽然想起自己派出去寻找渡河点的人马,又问道:“塔克拔呢?这个奴才是怎么做事的,去了大半天也不晓得派人来通个气。”

    就在这时一个叫呐呐喀的牛录额真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他是负责大营南面巡逻的将领,带着百十个骑兵在营地外溜达时依稀听见有火铳声远远地从南方传来,循声找到了塔克拔和麾下被屠杀的现场,现那里有几千明军骑兵在打扫战场。

    原来庆格尔泰和马世虎带着人马躲在五里外的林子后面听见了大人这里噼里啪啦打枪放铳,知道跟建奴干上了,立刻伏兵尽出往河边杀来。

    三千余骑兵当了观众,他们兴高采烈出现时河边的战局已经尘埃落定了,黄家人马在笑嘻嘻收拢战马,他们只好下马扒建奴尸体上的盔甲和穿戴,用解刀拎着建奴的小辫子割脑袋。

    大家都小心得很,不肯把建奴的小辫子割断了,免得报功的时候有废话。

    马世虎看着这些铠甲旗号的颜色高兴道:“大人,您这一次斩杀的可是建奴上三旗之一的镶黄旗,那可是建奴精锐,以前可是牛气冲天啊!”

    庆格尔泰恨恨道:“这些杂碎也有今天,想当年他们屠戮内喀尔喀族人时有多么凶残。”

    蒙古诸部有太多部落吃了上三旗的大亏,可战斗力跟人家又不是一个等级,每一次遇到都是旧恨未了又添新仇。

    庆格尔泰今天见黄家人马以少于镶黄旗骑兵的人数,就把这几十不可一世的建奴骑兵全歼了,对亲自指挥的黄大人无限敬佩。

    这时河北又远远的来了一百多建奴骑兵,庆格尔泰主动请命道:“黄大人,卑职请战,对岸只有一百多建奴,卑职麾下战士经常从这里过河熟悉情况知道注意安全。”

    蒙古骑兵可没有黄家的装备,可不像黄胜大人带着队伍遇水架桥,他们也玩不起来,都是趟水过河,这里他们确实无比熟悉。

    黄家工程兵在不过七八十步的河面上用密封浮船配合预制木板架设浮桥的度越来越快了,他们配合默契,放下一个个密封浮船的同时抛下一个个用来固定的八十斤重的铁锚。

    密封浮船上有拉环,用紧固件和锚链扣接,锚链扣接的位置根据河水的深度可以自由调节,回收时也相当方便,一个人扛着铁锚,一个人扛着密封浮船就可以装车转移。

    使用五十个密封浮船,在两刻内就能够完成在一百步宽的河面上架设能够通过装甲战车的浮桥。

    庆格尔泰带着麾下过河露一小脸?这个貌似可行,黄胜道:“可以,冲过河上了对岸追击不得过三里,吓唬建奴一把立刻回来。”

    马世虎也来了劲,道:“大人,卑职麾下骑兵也不怕建奴,卑职也请战。”

    “不行,虚晃一枪而已,又不是真的去攻击建奴,小台吉你快去快回,刘国正你们也去,任务不是杀敌而是提醒内喀尔喀战士不要忘了追杀的距离。”

    黄胜就是要让对手知道,大河对于明军不是障碍,而他们要过河就必须冒着炮火前进。

    这样一搞,阿济格还如何打仗?明军随时随地可以渡河一战,而他们的骑兵来到河边三里就会承受伤亡,因为黄家的六磅线膛炮就在找这样的机会呢。

    炮兵兄弟们平时训练都是放空炮也打了,如今有了建奴成为肉靶子,大家都乐此不疲,这不!他们又拉着炮车来设立炮兵阵地了。

    狗儿做事认真,这里是恩师选择的阻击建奴渡河的阵地,他已经把架设火炮的地点研究透了,为了麻痹建奴,在半个时辰前他刚刚带着火炮隐蔽了。

    现在再次快运动到了河边阵地布置,三辆炮车,十几辆运输车一百多人都是如臂使指,一点也不慌乱,其实三门炮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着。

    狗儿之所以选择炮兵全部出动,辅兵出动一部分,还是为了尽量让更多人经历实战,目的当然是锻炼麾下。

    炮手和辅兵的动作都有规范,几息功夫就调试到位装填完毕,“轰、轰、轰”三颗开花弹立刻飞出炮口准确的落入建奴松散的队伍。

    呐呐喀带着本部人马来到河边就现对岸明军骑兵下河了,密密麻麻有两三千。

    忽然对岸三声炮响,呐呐喀意识到不妙打马就跑,嘴里大叫:“明军炮击,儿郎们快跑啊!”

    敌人骑兵不密集,杀伤力有限,狗儿的炮火只打倒了四骑,再次装填后又以最大仰角打了三炮就放弃了,因为这时候建奴已经跑远了,庆格尔泰正一马当先出现在炮弹落点附近。

    这一次的炮击成绩更加不理想,只有一个建奴倒霉鬼被留下来了。

    呐呐喀不敢逗留,因为他知道已经被明军消灭的是主子的卫队,战斗力是镶黄旗里最强的,装备也是最好的,他们居然一个活着的都没有,由此可见这里的明军肯定是大明的精锐。

    敌人跑了,内喀尔喀骑兵即便骑术好也是白跑一趟,趟水渡河毕竟无法加快度,他们冲下南岸进入大河时建奴就回马逃跑了。

    黄大人只允许他们追击三里自然追不上,庆格尔泰不慌不忙把炮兵击毙的五个建奴扒光了砍了脑袋,还把五匹死马也拖回来了,这小子为了这些马肉也不怕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