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九十九章:巍然不动
    刘国正兴奋坏了,他立正大声道:“报告大人,卑职的十五个兄弟肯定能够对攻建奴巴牙喇不落下风,咱们腰里的双管短铳可不是烧火棍!”

    刚刚打马下水渡河的建奴已经现对岸的明军往后跑,以为明军见势不妙要逃,人人都急了猛夹马腹驱赶战马快过河,人马在水里哪里快得起来?

    黄胜失去自由了,被刘国正和马五架着上了战车,他们不肯家主如其他火枪手那样排队以站姿射击,他们理由很充分。『天  籁小说WwW.⒉

    马五对大人道:“大人,卑职今天也射击,没有时间替大人装填,战车上有已经装填完毕的十支枪呢,您可以连续不断打十一枪啊。”

    这也对,带的五十支备用枪要用好,黄胜从善如流乖乖地在战车上瞄准敌人,还有四个射手也分别上了另外四辆战车,这一次不是两个射手一起射击,敌人不多只要保持五支枪能够持续输出火力即可。

    马五、陈承才、刘世福,三个黄胜专用装填手见大人已经上了战车,才放心地紧靠着这辆战车列阵瞄准前方,他们知道留在大人身边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大人已经派张有禄出差办理公务去了。

    大人跟他们聊了几次,准备让他们充实到基层军官里继续磨练。

    一年多的学习,经常听到大人的言传身教,三个少年受益匪浅,他们认为自己一定能够胜任基层军官的工作,大人的金玉良缘他们记在心里了,不论做什么工作,只要掌握公平原则,路会越走越宽。

    三个大孩子虽然还是十六岁少年,此刻站在阵列里神定气闲,今日立功肯定十拿九稳。

    因为担心敌人不抗揍,第一次火力覆盖理论上可以有四十颗左右的米尼弹对着接近岸边的建奴精准射击,这时的距离不到五十步,以这些一级射手的水平应该枪枪毙命。

    只不过选择要射杀的敌人虽然火枪手们约定了大致范围,肯定难免有的建奴挨了几颗米尼弹,有的建奴被少年们无视了。

    黄胜在战车里悠闲的抚摸‘幸运斧’眼睛一直盯着对岸那个不断跟其他建奴说话的白甲兵,黄胜多聪明一眼就看出这小子是这一队人马的指挥官。

    被大才子瞄上的当然是拔什库塔克拔,这小子眼看着过了河心,已经越走越高河水越来越浅,见明军原来不是逃跑,而是跑到大车那里列阵。

    塔克拔哈哈大笑,明军将领太蠢了,刚才为什么不涌到岸边射击,他们傻了吗?居然不懂半渡而击的简单道理?

    强盗们见马上能够抢掠到明军,一个个兴奋异常,都直起身半站在马镫上双腿紧紧地夹着马腹,训练有素的战马立刻知道主人要加,奋力往岸上冲去。

    马蹄渐渐地脱离水面,马儿撒着欢儿奔跑起来,而且越跑越快。

    建奴纷纷取出骑弓,弯弓搭箭,接近到大概六十步时几十支轻箭腾空而起落入明军阵列。

    任他箭如飞蝗我自巍然不动,这里都是黄家战士的精英,他们同样是汉民族的脊梁,人人都淡定的端枪瞄准,耐心等着家主打出第一枪后扣动扳机。

    刘国正带着十四个麾下挥舞轻钢圆盾格挡流矢,轻箭数量不少,射箭的建奴都是弓马高手,几乎没有放空的。

    可惜装备了面甲胸甲的黄家战士防护力足够,根本不是五六十步外的轻箭能够造成杀伤。

    黄胜才不傻呢,不选择半渡而击就是有意让傻傻的建奴过来,只要他们过了河就保证一个也跑不了,敌人被打垮了往回逃跑的时候,战士们才会跑到水边打他们的后背来个半渡而击。

    在建奴准备渡河攻击时半渡而击简直是白开心,被打死的建奴掉水里会被水流冲到海里,朝廷是以级计算军功啊,自己说打死了多少建奴,朝中大人们只是听听而已谁当真啊?

    况且一排枪打过去,建奴知道厉害了,还会傻兮兮过来送死吗?得到的斩获恐怕微乎其微吧?

    建奴都顺利的通过了深水区,人人都如同磕了药,一个个精神头十足,夹着马腹半站在马蹬上取出骑弓开弓放箭,技术果然一流,人人都做到十步一箭。

    眼睁睁接近6地了,忽然‘啪’一声脆响,他们的老大塔克拔一声闷哼胸口冒出血剑趴倒在马背上,战马毕竟是畜生,眼看着离开了水面正撒欢儿迈开终于解放了的四蹄奔跑呢,根本不知道主人已经去了地狱。

    一个一生都在勤练战斗技能的骁勇战士,被一颗廉价的米尼弹轻而易举夺去了生命跟谁去说不公平?这就是科技的力量,在火力输出的现代战争中没有英雄,个人武艺可以忽略不计。

    随即枪声如爆豆,建奴如同下饺子一般栽倒在河滩上、浅水里。

    打出手中枪里米尼弹的火枪手飞快的装填,失去了主将和全部巴牙喇的建奴已经折了三成人马,黄家火枪手太坏了专门打人家的勇士白甲兵。

    这里果然是镶黄旗精锐,吃了亏没有肝胆俱裂,而是凶性大,一个老马甲大喝道:“兄弟们快冲阵,明军火铳在装填,杀啊!”

    然后又是‘啪’一声脆响,这位老兄永远开不了口了。

    因为神枪手黄胜大人不许敌人乱讲话,现了开口之人,果断喂了一颗米尼弹他嘴里,果然很好吃,只是没有能够咽到肚子里,而是破开后脑勺出去了。

    战车里五个射击好手五十五支枪每一次都有四五颗米尼弹在接二连三让建奴减员,当镶黄旗骑兵射出轻箭接近到三十步时,又有十几个铅弹加入来了两轮,那是亲兵队连续打出双管短铳里的铅弹。

    明军也有过十几人中箭,身上的胸甲、面甲被撞击得叮当响,少年们神经比较大,根本不管不顾神定气闲的在装填。

    建奴的情况更加糟糕了,三十五个少年可以二次击了,立刻又有三十颗左右的米尼弹加入夺命的火力网。

    这一轮排枪射击过后,只有七八个运气爆棚的建奴幸存,他们已经被吓傻了,拨马就逃,他们宽阔的后背是黄家人马的最爱,清脆的枪声继续响起,建奴后背上一朵朵血花绽开争奇斗艳。

    很拉风的亲兵队出场了,十五个汉子挥舞着单手战斧和轻钢圆盾替倒下未死的建奴解决苦难,结束他们罪恶滔天的一生。

    有一个亲兵是另类,他没有战斧和轻钢圆盾,而是端着燧膛线枪挺着刺刀玩突刺,他当然是黎喜汉,他不是玩不起来单手战斧,而是太喜欢燧枪,所以只好有所选择。

    河水哗哗的在流淌,跟平时有一点不同,不时带走一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