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九十八章:谁是猪猡
    阿济格虽然知道明军炮火打不到自己已经北移的人马,

    可就是这样也受不了啊!轰隆隆炮声不停战士们如何休息?

    做事果断决绝的小贝勒带着建奴跑远了,离开大河十里才再次扎营。天籁小说WwW.』⒉这里能够保证安全,如果明军敢费心劳力运红夷大炮过河,后金军完全可以骑兵突击抢他们的火炮。

    没看见明军就吃了瘪,被折腾了半宿,还死了七个战士,伤了好几十,这都是前三轮九颗开花弹爆炸造成的伤亡。

    那个时候建奴营地乱成了一锅粥,乱跑乱撞,被同样是乱打乱炸的炮弹造成了些许伤亡,后面的炮弹只不过真正起到欢迎烟火的作用了,这个时候建奴恢复了秩序已经结阵以待防止明军夜袭。

    屠夫阿济格暴怒了,天已经微微亮,他立刻派出一队信使回宁远大营搬援兵,告知八小现明军大股人马,应该比较多还带了红夷大炮。

    他准备就地固守待援,吩咐战士们轮番砍树加固营盘,派出游骑兵沿着大河寻找明军,暂时不过河,而是寻找战马可以涉水渡河的水浅处。

    很快在河北岸寻找渡口的建奴就现了南岸有几股明军火铳兵也在溜达,他们还举着火铳往北岸瞄准,大河的河面就有过六十步宽,明军火铳手距离他们有一百余步。

    建奴根本不怕,依旧忙自己的事情,找涉水点。

    关于如何骑马渡过六州河,黄胜大人早就研究过,这条河在离忠明堡五十里范围内最少有三处可以做到,其他两处离官道太远,都是荒野和荆棘、密林难以通行,过了河也是如此。

    黄胜选择一个可以渡河的地方布置,给野蛮人找一些不痛快。

    他认为建奴想强渡会看中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离官道不远十里而已,河滩是砂石不是淤泥,不会陷住马蹄,南岸的路况良好。

    建奴几十骑终于找到一个貌似不深水流平缓的地方时,现南岸停了五辆马车,十几匹战马。

    塔克拔清楚的看见有四五十明军站在岸边举着火铳对准他们。这小子鄙夷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骂道:“阿其那!”

    黄胜明明可以来更多人马,但是他有意只让亲兵队和四十个一级射手端着装填完毕的燧枪准备来再次便宜一把,目的就是算计河对岸的那些猪猡。

    其实两军沿着大河溜达时,黄家火枪手就有机会射杀离岸比较近的建奴,一百余步而已,敌人已经进入了燧膛线枪可以破甲的射程,黄胜没有肯这样做。

    无他,嫌可以一次性可以打死的建奴太少,不划算。突然开枪偷袭之所以能够成功,完全是因为建奴不知道我军燧枪的射程,被打过一次他们就学乖了。

    黄家人马教育他们总要收学费吧?太便宜了可不行,所以一路上都是瞄准不开枪,把建奴神经搞粗大了后给他们来一下狠的,让他们为了知道明军的火铳射程付出血淋淋的高昂代价。

    建奴有七八十在对岸,黄胜让跟着的骑兵大部队退到五里外密林后埋伏,自己端着枪带着几十人引诱建奴尝试渡河,给他们来一个半渡而击之。

    这里之所以水流平缓是因为河面比较宽阔,过八十步,建奴从河岸下来了三骑下河试水,居然到达河中心区了。见习总旗官严效武带着九人立刻跑下河岸跑到河水里一起举枪瞄准。

    严效武是第一批纤夫孩子里的佼佼者,那一百个少年如今提拔为见习总旗官的已经有二十几人,今天来了四人,分别是王小勇、周大壮、方义,他们每人挑选了几个自己总旗里最好的射手来跟家主一起诱敌。

    十个年轻人装模作样的表演有效,他们往浅水里跑根本不顾湿了鞋,一副尽量靠近建奴争取打响火铳留下这三人的样子。

    三个建奴现危险调头回去了,他们认为再前进会被明军排枪打到,即便能够过河那里明军有四五十,己方才三人难道准备去送死?

    塔克拔是这些建奴斥候的指挥官,他是个忠心耿耿的奴才,一大早主动请缨带队为大军寻找渡河点。

    他站在马镫上举目远眺,现对岸很空旷附近貌似只有五十几个明军,骑兵只有十几骑,岸上停着五辆大车。

    这小子想立功了,一个计划在他猪一般的脑子里初步形成。

    自己带着麾下七十七骑突然渡河冲上对岸不但为主子寻找到了理想的渡口,说不定能够把对岸五十几个明军斩杀抢了他们的五辆大车。

    很明显那些车是明军大官乘坐的,车里装了什么好东西啊?他很好奇!果然好奇害死猫啊!

    他看着试水的兄弟们回来了,对岸河边的十个明军火铳手也没有放铳回到了南岸,很明显他们的火铳应该是射程不够,否则他们还会客气?

    三个建奴很兴奋,报告到:“拔什库大人,这里完全可以渡河,我们刚才已经趟过这段河水最深处了,要不是明军用火铳对着,我们就过去了。”

    所有的后金军战士都欢呼起来,找到了理想的涉水点,大河就不是障碍,要不然还要战士们辛辛苦苦砍树架设浮桥多麻烦。

    塔克拔叫来另外八个巴牙喇道:“诸位兄弟,本官准备带着大家突然下河冲到对岸把那些明军斩尽杀绝,那里很明显有个明军大官呢。”

    一个巴牙喇道:“拔什库大人,卑职也想请令去干一票,昨天咱们主子气坏了,今天如果我们小有斩获,主子一定很开心。”

    塔克拔笑道:“那是自然,我们不但为大军寻到了渡河点,还斩杀明军几十说不定还能够生擒一个明军大官,肯定会被记功!”

    这些建奴都是野蛮人的精英,人人都是血债累累的刽子手,他们都看到了明军不多,他们骄傲的认为明军再多五倍以他们的战斗力都可以轻轻松松把明军打垮。

    因为他们是镶黄旗的精锐,是主子选拔的亲兵卫队,每一次遇到旗鼓相当的恶战,只要主子动用他们冲阵,无论多么难缠的对手都会被击溃。

    塔克拔是个莽夫,武力值很高,智商值很低,此刻利令智昏了。

    麾下建奴骑兵都眼馋对岸明军的穿戴和他们的大车,一个个嗷嗷叫着起哄要去抢劫。

    连望远镜都不需要,黄胜用肉眼就清清楚楚看见建奴一窝蜂下水了,他不准备半渡而击了,而是让他们过河歼灭之。

    他笑着道:“大家都有,后退二十步倚着战车列阵,记住了精准射击,本官在建奴即将脱离水面时才会开枪,你们不要急,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刘国正,战士们的安全就看你们的武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