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九十七章:欢迎晚会
    黄胜得知了镶黄旗的扎营地点,带着麾下武官实地考察,看到他们扎营的位置太靠近大河了,在南岸以六磅膛线野战炮的射程完全可以打到建奴营地,距离不过三里余.

    以最大仰角射击虽然没什么准头,那么大的营地望天收也会打得他们哭爹喊娘啊!

    人家镶黄旗旗主都来了,总要有所表示吧!黄家人马系统学习建奴兵制,都认识建奴旗帜的标识,现在都知道建奴来了一个小贝勒叫做阿济格。天籁小『说WwW.『⒉

    黄胜决定夜里举行盛大的烟火欢迎晚会,麾下战士们都磨拳擦掌,特别是马世虎的人马最开心,才跟着黄大人几天每人都拿到了足两个月的军饷,每天都有肉吃。

    内喀尔喀人也很高兴,他们每一位骑兵居然也拿到了三两银子,部落里的牛羊都卖了好价钱,他们本来是准备送给敬仰的黄大人,谁知人家军纪严明不白拿老百姓一针一线。一定要照价付款。

    马世虎、庆格尔泰虽然没有能够给麾下饷,也就没有了克扣的机会,但是他们没有意见,因为黄大人给了他们每人三百两银子的恩赏。

    后来他们现黄家人马的军官都不喝兵血,只拿自己该得的饷银,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黄家战士跟军官心连心。

    马世虎和庆格尔泰知道夜里的军事行动,都来请求炮火过后带着骑兵去偷营劫寨,他们告诉黄大人麾下儿郎士气高涨,都想杀敌建功。

    可惜遭到了黄大人的拒绝,夜里玩偷袭,成功的可能性有,伤亡率打成一命换一命都算万幸了,这样血淋淋的战功黄胜不要。

    哪怕这里的三千余骑兵根本不是自己的家丁部队,因为如果同意马世虎、庆格尔泰夜里搞建奴一把,他们就会元气大伤,两个主将能不能活着回来都讲不好。

    黄胜不可能在稳操胜算的前提下去打根本不可预知的恶仗。

    黄胜跟俩人分析了夜袭的几个可能性,肯定了他们敢战的勇气,否决了他们的请求,让他们睡觉养精神。晚上根本不是攻击敌人,而是给那个阿济格小贝勒找些乐子。

    狗儿亲自带着麾下趁着夜色把炮车无声无息运动到位,这也是演练娴熟的,在南岸布置火炮的演习这一段时间炮兵和辅兵经常训练。黄胜早就有利用大河隔阻的地理条件给建奴杀伤的计划。

    黄东海也就是狗儿是黄胜大人的弟子,踏实肯干,善于学习,自从成为炮兵指挥官后带着麾下勤学苦练,不但提高了炮手的射击水平,还跟那些由火枪手转行的炮手们一起总结出了一套培养炮兵的小窍门。

    由此可见,黄胜的做法是对的,炮兵就应该是知识兵种,‘战争之王’哪里是文盲能够担任,这些跟着黄胜学习了两年以上的年轻人果然不负众望,成为了新一代炮兵,以后黄家队伍跟敌人都是用炮火对话。

    狗儿的忠诚度百分百,现在有了一妻一妾,他的正妻是赵蕊撮合的,是来自王恭厂一个制作火药大工匠的闺女程氏,聪明好学,如今能写会算在赵蕊手下做事,狗儿在黄家湾岛的宅院离黄家不过几步路而已,两家来往频繁。

    带着新老炮手训练了小半年,狗儿终于捞到了实战的机会,有些亢奋,他的麾下六十名炮手都来了,人人都带着小本子,准备做现场记录。

    一无所知的阿济格根本不知道明军有可以快拉着转移阵地的火炮,更加不知道这样的火炮可以打到三里开外,他注定今夜终生难忘。

    这小子运气不好被击毙都有可能,炮弹瞎打又不认识谁,可惜只有三门线膛炮可以打到那么远,七门滑膛炮就不行了。

    阿济格是野猪皮的儿子,从小就跟着老奴学抢掠杀人,十几年下来也是资深屠夫了。他是个文盲并不表示他是个白痴,相反他带兵有一套。

    选择紧邻官道大河边的高地安营扎寨没有一丝不对,这里视野开阔有利于观察,这里比较干燥有利于战士的健康,这里靠近水源人马喝水方便。

    他扎的大营规规矩矩没有因为一路上未现敌情而有丝毫轻敌,夜里的明岗暗哨和伏路军派了十几组,一直布置到了五里外,河边的骑兵巡逻队更是络绎不绝。

    阿济格认为这里气氛诡异,他丝毫没有懈怠,夜里还查岗三次,自认为布置已经无懈可击,过了二更才回到大帐和衣而睡。

    由此可见,经常打仗的将军能够命长都是相当谨慎的,可惜由于见识的局限,阿济格小贝勒想破脑壳也想不到明军在河对岸打炮,都能够打到他的营盘。

    四更天,正是人体生物钟最困乏的时候,三门六磅线膛炮怒吼,三颗开花弹落入建奴宿营地立刻炸了锅,黄胜只听见对岸人喊马嘶乱作一团,可惜线膛炮装填太慢,不能接二连三给建奴最大杀伤。

    阿济格正进入深度睡眠,睡梦中听见爆炸声响起一骨碌爬起来,摸到永远放在身边的斩马刀跑出大帐,只见营地里狼奔豕突不成样子。

    这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小子久经沙场,反应很快,马上意识到要让麾下结阵,防止敌人趁乱偷营,他立刻振臂高呼道:“儿郎们不要惊慌,无需乱跑跟着你们的牛录额真结阵。”

    这时一个亲兵报告道:“贝勒爷,好像是明军的炮弹打进大营了。”

    就在这时又有三颗炮弹飞入建奴营地炸开,离阿济格一百多步而已,阿济格终于知道了明军打炮的方向,对麾下道:“往北让开一百步结阵,塔克拔你带着本贝勒的亲兵往明军打炮的方向去看看。”

    塔克拔是个巴牙喇,也是拔什库管带着主子的亲兵队。明军火炮的射比较慢,黑灯瞎火很明显是瞎打。

    主将挥着斩马刀高声大喝,许多被吓醒的建奴回过神,短暂的混乱过后,以牛录为单位的阵型列了两列五排。

    一个甲喇额真报告主子:“列阵完毕,请贝勒爷指示。”睡得迷迷瞪瞪的建奴骑兵都不知道列阵干嘛?

    贝勒爷没有回答,只是瞪了一眼这个大奴才,严阵以待尔,指示个屁!明军又打了两轮火炮,阿济格看懂了,明军炮弹好像打不到他所在的位置。

    很快去大营南面探查的塔克拔回来了,他报告道:“贝勒爷,明军的火炮在河对岸,有三门,奴才不知河水多深,也不知战马能不能趟过河水,天太黑了,所以奴才们没有过河一探究竟。”

    阿济格道:“今晚坚守不出,明天白天再做打算,你做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