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九十六章:差距太大
    奴酋红歹是条件反射般想起了望海墩、石头寨和复州城,开始觉得后背凉,立刻派出信使传令沿海城池小心戒备,如果谁玩忽职守被明军偷袭灭族。『天  籁小说WwW.⒉

    让沿海几个城池的守将军情必须每日一报,他让忠心耿耿的汉奸奴才范文程、宁完我负责核对报来的公文,如果现哪里没有按时报告,立刻禀报,马上以该处受到明军攻击紧急处置。

    同一时间,忠明堡的指挥室里,黄东山拿着一根指挥棒对着沙盘指指点点,沙盘做得相当逼真,山山水水尽收眼底。

    几十位武官都在认真听黄东山对三次伏击战的总结,黄胜随后点评了得失,马世虎获得了夸奖,他的骑兵跟着黄胜不折不扣完成了作战任务,不贪功冒进,做到了零伤亡。

    小台吉被黄大人训斥了,他麾下人马服从性纪律性太差有待加强。庆格尔泰面红耳赤受教了,事实胜于雄辩,每一组敌人都相等,参加伏击的人数反而是他这一组最多,可是只有他的人马伤亡十几骑。

    要不是黄家准备充分,有优秀的郎中随军,恐怕有几位勇士已经归西了。

    庆格尔泰这位粗豪的汉子和手下几个头领都是实心眼,人人心服口服不敢狡辩,都表态回去一定教育麾下服从命令听指挥。

    建奴跟黄家怎么比?差距太大了!他们什么东西都是落后的,军人也都是粗鄙的文盲,互相之间都是用鞭子交流,连地图都是那么不靠谱。

    他们跟黄大人对决不吃亏才怪呢!红歹是当然会一筹莫展,盯着抽象派地图呆。

    对宁远西南沿海的未知让八小感到恐惧,他第二天没有派出斥候来这里继续侦查,他还在等,不相信九十个好手会一个都跑不回来,那里有后金最勇猛的巴牙喇九人,他们都是自己帐前忠心耿耿的巴图鲁啊!

    一直到一整天过去,还是音讯全无,看着已经日落西山下,望眼欲穿的红歹是才死心了,他在考虑明天的行动。

    黄胜这一天出去溜了大半天马早早回到了忠明堡,一无所获。只好用了昨天的斩获继续给山海关报功,三级巴牙喇,二十四级马步甲。

    又是加倍,山海关的刘应坤已经审美疲劳了,战功也可以天天有啊?乐滋滋上报京师。

    黄胜确实做了好事,给天启帝最后的日子带来了许多快乐。对辽东战局牵肠挂肚的朱由校闻报大才子刚刚去了几天就得到了实打实的斩获,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了许多。

    谁知接二连三有捷报传来,而且一次多过一次,天启皇帝胃口都好了许多,精神自然也恢复了一些。

    朝廷文武百官搞不懂了,这个愣头青真是建奴的克星焉?其他主将去辽东都是一个告急接着一个告急要援军要物质要军饷,他倒好一个捷报接着一个捷报往京师送,不提任何要求。

    许多大人不相信,跑到兵部核查级真伪,被本兵大人一阵奚落,王之臣指着乌纱帽告诉大家:“黄大人的斩获是辽事以来最经得起查验的,如果哪位大人现一级有假,本官马上辞官不做回家种田去。”

    后来王之臣干脆把缴获的兵牌、铠甲等等专门在兵部大堂门厅堆放整齐,供充满好奇心的大人观赏,级不行,太臭了,谁愿意来看自己去偏屋打开匣子慢慢享受吧。

    黄家宅院的女主人楚儿一直担心夫君的安危,见捷报连连放心了不少,每天忙着安排诸多事宜,目的只有一个为黄家挣银子。

    太多达官显贵托关系要求黄家先安排他们家的卫生间装修,许多人托关系找楚儿买轿车,黄家在王恭厂商业街的卖场也是淌金流银,高档白酒‘西风烈’成为抢手货,透明琉璃酒具成为了时尚。

    所有人都高高兴兴,只有张之极不开心,他郁闷死了,如果自己带着五百家丁也去辽东战斗多有意思啊!悔之晚矣,当初就不应该跟母亲妥协。

    老夫人没想到这个女婿打仗真的如同过家家,没有任何伤亡战报,只有一颗颗建奴级触目惊心,服气了,直叹息人老了,以后不要对孩子们指手画脚矣!

    人家黄大人接二连三报捷,朝廷不能没有表示啊!于是乎,户部的开拔银终于送来山海关了,八万两,当然出京师时就只剩六七万两了,到了黄胜手里时还不错足五万六千两。

    八小不能忍受有未知存在,敌人有多少?在哪里?都不清楚如何打仗?

    红歹是以前都是收买汉奸传递情报,连大明朝的官场调动都了然于胸,每一次用兵对于要袭击目标的布防也是清清楚楚。

    这一次如此被动还是头一回,他太奇怪了,收买了许多汉人奸细安插在宁远到山海关之间,这些奴才的家眷被扣在沈阳,又没有剃,怎么也是一个都没有来找主子报告军情邀功求赏?

    这没办法,红歹是的伎俩黄大人熟知于胸,奸细看不出来不要紧,可不能宁可枉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干脆不管不顾,统统赶入忠明堡集中管制,情报工作是有时效性的,解了宁锦之围后再有奸细送出情报有个屁用。

    无计可施的八小派出了四小贝勒之一的十二弟阿济格,带领上三旗中的镶黄旗三千骑兵沿着宁远至山海关的官道进兵,不是准备破关而是给明军来个敲山震虎。

    不管明军隐藏在何处,见敌军奔袭山海关恐怕不会无动于衷吧!此时不由得他们不现身。

    红歹是果然好心机,用兵虚虚实实很有章法。用一招虚晃一枪,来一个攻其必救,不管明军躲在何方此时也该现身也!

    阿济格一出,远在忠明堡的黄胜就知道了,三千骑兵貌似不多,咬咬牙也能吃得下。

    可黄胜知道建奴上三旗的战斗力,不肯跟他们拼消耗,也不想过分刺激红歹是,决定放他们深入到六州河支流时让镶黄旗三千骑兵止步。

    这一条河流现在的水位不小,春天开河前刚刚疏浚过,不是骑兵涉水就可以随随便便通过的,能够涉水的地方只有几处而已。

    黄家人马选择跟他们隔河对峙,附近有忠明堡和高台堡为依托,建奴无法凭借这三千骑兵决战,哪怕他们是上三旗。

    黄胜准备在正面战场跟建奴隔河对峙吸引阿济格的注意力,然后就看黄明理的了,他带着麾下从海上绕到阿济格人马身后继续屏蔽战场切断他们和宁远大营的联系,吓死这些野蛮人。

    阿济格带着镶黄旗三千骑兵一路行来无惊无险,派出的几队斥候简直如同游山玩水,太阳偏西时一条大河阻挡了去路,阿济格见天色已晚下令安营扎寨。

    阿济格没有轻敌,不仅如此他越往南走心里越不踏实,一个资深屠夫的本能告诉他,这里太不寻常,安静得让人窒息。

    黄胜有意没有动那些前出的斥候,放阿济格的镶黄旗骑兵长驱直入,一直通过隐蔽观察哨用高倍望远镜监视敌军的各个小组,不断把阿济格行军的人数和队列的变化持续不断通过旗语报告到忠明堡大本营,时间差只有不到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