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九十四章:巧妙布置
    观察哨在夜里打出灯光密码,天气良好的情况下,三十里外码头附近停泊的战船都能够收到消息。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如此这般一刻钟把信息传到百里外太简单。

    陆地也通过这样的办法把需要回传的敌情传递到每个负责联络的战船,万一建奴的人马来多了,超过准备打伏击战人马的承受能力,他们会早早的往海边离自己最近的码头撤退,根本不可能被建奴咬上尾巴。

    因为黄明理安排的都是骑兵布置伏击圈以运动战消灭建奴,跟着的装甲战车必须在路况良好马车可以疾驰的地方参加作战,撤退预案也经过多次演习。

    这就是战术,也是黄家所有军官经常学习的课题,未算胜先考虑失败。

    黄家官兵都系统学习如何预设战场,永远让敌人在自己假想的战场接战,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

    经常打遭遇战的将领恐怕没有什么水平,为何遭遇战会出现?完全是指挥官没有料敌预先,造成仓促迎战,即便获得胜利恐怕伤亡也比从容布置后在自己熟悉的战场环境交战要高出许多。

    黄家人马不但好勇斗狠还要比战略、战术,谈笑间樯橹飞灰湮灭才是一个智勇双全指挥官的最高境界。

    为了最大化提高潜伏部队安全性,有一条比较重要,骑兵、战车活动半径都不会远离沿海码头,只允许在五十里半径内活动,撤退时哪些骑兵和战车去哪一个码头都有规定,不会一窝蜂涌向一处造成局部拥堵让建奴有了可乘之机。

    出击收网时,采取装甲战车迎头堵截,弓骑兵三面包围的打法,如此这般算计小股建奴斥候部队,效果杠杠的。

    黄胜留下秘书荷香、边之名配合黄东山坐镇忠明堡东堡垒收集整理各个望哨传递回来的情报,自己每天带着三千骑兵和一百辆装甲战车运动到离宁远城五十里处折返。

    工程兵带着补给车遇水架桥,此时正是五月底,所有的河流都在涨水,工程兵不断用预制的密封浮船架浮桥后再回收,得到了实践机会,速度越来越快。

    黄胜每天带着人马齐装满员在自己预设战场熘达,没有敌情就算演习,有了倒霉的建奴出现就作为主力干他一家伙。

    发现敌人来得太多就避而远之,哪怕自己明明吃得下也不干,还是一个原则不打恶战,挑软柿子捏。

    每天来回一百五十里,选择的道路不尽相同,连续两天都没有获得战斗的机会,黄胜根本无所谓权当做带着大家来遛马熟悉地形了。

    黄明理是负责固定位置伏击战的总指挥,他布置了许多隐蔽的观察哨,配套了许多潜伏组合,每一组都最少有骑兵一百,装甲战车十辆运兵车十辆,火枪手八十人重步兵六十人。

    他的人马不是去去就回,而是就地宿营三天后才换班,采取的就是类似于打麻雀战的手段,积小胜为大胜。

    黄明理被允许可以主动攻击五十人以下的建奴骑兵队伍,超过这个限额就必须伙同家主的主力作战。

    在长达一百里的监控区,黄明理一共布置了一千二百骑兵、六百重步兵和一百辆装甲战车,黄家弓骑兵都在他的指挥下。他那里有火枪一级射手二百战士,合格射手和装填手四百人。

    虽然分为十二个战斗组合,互相之间都相隔不远,不会超过十里,算计建奴时几乎都是几组突然发动群殴。

    因为黄家的高倍望远镜完全做到了料敌预先,建奴进入黄家监视区就是睁眼瞎。

    他们不熟悉地形,找不到向导,因为这里除了等待袭杀他们的战士根本没有活人。

    建奴冒冒失失进入黄家控制区就约等于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黄明理当然利益最大化预设战场,被算计的建奴哪有生路?

    当黄胜还是两手空空时,好消息再次传来,黄明理又得手了,斩杀建奴马甲步甲八人还有一个拨什库,一共获得九级真奴。

    这一次的军功不错了,建奴拨什库已经是军官了,比牛录额真小一两级,地位应该高于巴牙喇,巴牙喇不一定是官应该属于有勇士称号的高级别战士。

    给朝廷报捷的文书由边之名起草又发往山海关了。这一次加倍六级建奴真级,其中还有一个拔什库,铠甲兵牌一应俱全。

    黄大人一出发就斩杀建奴三级,镇守太监刘应坤喜不自胜,他知道皇帝担心辽东之事,有了好消息当然迫不及待发文去兵部报功了。

    谁知才过了一天,又有好事又来了,而且斩获加倍,他兴奋异常,这个黄大人真是厉害,搞建奴首级貌似不费吹灰之力啊!

    刘应坤马上派出六百里加急连夜往京师报捷,这个太监有水平,还叮嘱去京师的驿马,一路上高喊捷报,不用怕扰民。

    效果太好了,建奴大举进攻,北直隶人心惶惶,忽而有驿马高喊捷报疾驰而去,又有一颗颗留着小辫子的建奴首级证实,老百姓顿时安心了许多。

    宁远城南五里,建奴的中军大帐,正在后悔这一次出击的奴酋红歹是无比郁闷。

    他这一次简直是举国前来,如此劳师动众只不过得了几个明军主动放弃的半成品城堡如锦州右屯卫、小凌河、大凌河等,缴获不值一提。

    强盗是为了打家劫舍而来,不是为了获得土地来耕种,如果仅仅为了土地,后金的人口再多十几倍也无法耕种已经得到的那些从大明老百姓手中抢掠的正在耕种的熟地。

    因此他的出击仅仅扩张了地盘有个屁用,红歹是盘算着找一个有油水的大明城池破袭,谁知镇守锦州的明军总兵官赵率教不好惹,围攻了十几天都没有什么进展。

    没辙,八小带着强盗们来到宁远碰碰运气,谁知这里更加不好打,这些烦心事都还罢了。派出去哨探的人马居然有十二骑无声无息消失了,他们都是往西南去的。

    老奴册封的另外三个大贝勒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都阳奉阴违准备看八小的笑话。

    这几人都是八小的哥哥,人人都有继位的资本,如今被八小后来者居上哪里会心甘情愿?

    红歹是心知肚明,还在人前人后装成智珠在握的模样,一个人单独面对油灯时就愁容满面了,他面临的不是外患而是内忧啊。

    这一次举国前来袭击大明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统御力,要是铩羽而归自己的兄弟们马上会变成最可怕的敌人也未可知。

    宁远西南到底有什么古怪?那里我军一无所知太不正常了,绝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存在。

    第二天一大早,八小亲自布置了几组哨马专门探报西南,叮嘱他们无论发现什么都要确保回营报告。

    这一次的哨马有了力度,不是三三两两了,一共五组约定了五条路线,每一组三十骑,里面有三个巴牙喇。

    这些巴牙喇都是红歹是的近卫,是后金军中百里挑一的好手,忠诚度无可挑剔,个人技艺不同凡响。

    他们得到主子嘱托,不许进入密林,一定要沿着大明的官道走,一定要选择开阔地行军,发现明军不许接战火速回来报知明军大体位置和人数就是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