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九十一章:抚宁县丞
    五月十七,黄胜乘坐低调奢华带着亲兵卫队走官道直奔山海关。天籁小说Ww『W.⒉

    五百少年火枪手黄胜不想让山海关军民看见,让黄东山带着人马出了京师广渠门直奔天津卫乘坐战船转道忠明堡,在觉华岛停留休整一天,因为黄明理带着人马早就在这里待命了。

    士气如虹的黄家战士人人精神抖擞,又是半年过去了,战士们的作战技能有了显著提高,装备更加齐全了,所有战士和马车夫都有缠绕钢甲和全钢胸甲,头盔和面甲已经开始装备乡勇中的佼佼者了。

    最让人高兴的就是已经有三千支保养良好随时可以有效击的燧膛线枪,一千二百少年火枪手有四百一级射手以上,四百合格射手,只有不到四百人还不能精准射击,但是装填动作无可挑剔。

    经过实战检验,装甲战车上多携带燧枪使得一级射手的作用挥到了极致,只要有二百支枪连续不断在战车里打响三五千轻骑兵的冲阵都会铩羽而归。

    这一次训练了半年的新兵种掷弹兵也会参加行动,黄胜认为一百二十掷弹兵恐怕会起到一百二十门虎蹲炮的作用,甚至还会过。

    虎蹲炮需要多久才能够完成准备可以射,而掷弹兵来了就能立刻扔“飞震天雷”。

    一个掷弹兵后面都跟着三个辅兵,搬运飞震天雷也相当总要,他们一伍四人扛上连包装箱五十斤的十六个飞震天雷完全可以翻山越岭作战,虎蹲炮要爬山恐怕不知道需要耽误多少时间呢。

    由于又出厂了几百支双管短铳,战车马车夫和一百二十人的掷弹兵已经全部装备了这样的武器,掷弹兵一伍的辅兵一人装备刀盾,一人使用‘破甲神枪’,还有一人使滑轮钢弩。

    这样的一个小小组合,战斗力不容小觑,特别适合山地战,在骑兵无法疾驰的地方,建奴不知道会吃多大亏呢。

    黄明理、黄明道、黄东山代表家主在觉华岛开了战前动员会,黄东山带领的火枪手和黄明理带着的人马直接去忠明堡驻守,等着家主从山海关带马世虎的人马出来。

    黄东山、黄明理不会干等着,他们早就领会了家主的战略意图,会联合庆格尔泰的蒙古骑兵布置天罗地网确保消灭忠明堡方圆五十里所有的建奴探马。

    只要现在辽西走廊逃难的老百姓,黄家都收容他们,让他们集中住进忠明堡,给他们吃饱肚子,黄东山会带着有经验的火枪手动群众运动让奸细无处藏身。

    黄明理来到忠明堡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忠明堡方圆五十里内制造无外人区,不管在这里的是不是好人,统统驱赶进忠明堡甄别。

    可以自由出入的只能是黄家人马和庆格尔泰的战士,不允许现一个非战斗人员。

    黄胜走6路去山海关,两天疾驰五百余里在太阳偏西时经过抚宁城,这里离山海关还有一百二十里左右。

    自己一行人赶到山海关已经太晚了,按照祖制,夜里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山海关都不许开城门的。

    黄胜不准备去山海关碰运气,因为完全没有必要用小事突出自己的特殊性,这样做的人很愚蠢又得不到实惠,晚一天进关无伤大雅,犯不着特意找镇守太监刘应坤通融。

    大才子想起了前觉华岛的成管库现在抚宁当县丞呢,他上一次在京师表现不错,这一次顺便带上他去混一些军功。

    成大事在抚宁干了快一年县丞,由于他的性格很适合做官,上上下下一团和气。

    只是他这个佐2官如果满三年考级全优也未必能够升一级,无他,竞争太激烈尔,人家的出身都是举人、进士,坐师不是这个党,就是那个党,他不是人家朋友圈里的起跑线上就输了。

    抚宁知县是南直隶人,同进士出身,地地道道的东林党人,姓吴名达字智德,朝堂上东林党人齐刷刷举荐大才子领兵出关救援锦州之事他已经获知,心里已经把黄胜大人看做同志了。

    黄胜大人一路疾行两日根本不打扰沿途任何州府,独独在傍晚进抚宁城打尖,大才子已经是正五品文官,吴知县自然按照知府来指导工作的标准接待。

    只不过黄大人比知府牛气,不仅仅是文官来客套一番送上仪程,所谓仪程也就是官员之间的馈赠,一种约定成俗小小的贪污受贿。

    明朝贪污受贿都是明目张胆,还有谱,什么品级送多少仪程都是有默契的,黄胜这一级来拜望的官员都丢下了八十到一百两银子左右。

    还来了许多在附近驻防的武官,他们的品级由正五品千户到从二品参将不等,送的仪程都是文官给的双倍。

    怪不得大明的兵丁战斗力每况愈下,这些带兵的把打折的军饷克扣下来搞了公关,哪里还有余力操练兵丁?

    武将最买兵备大人的账,虽然这些武官跟关前兵备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如果这位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大人,以后的职务换一个字变成了关内某道的兵备谁又说得准,所以武官们都来结个善缘。

    吴知县和成县丞自然一直在官驿作陪,看着忙前忙后的两人黄胜道:“吴大人、成大人,本官想让抚宁主动出五百石绿豆劳军,想请二位亲自征用且带领五百壮劳力出山海关军前效力,你们以为如何?”

    东林党人吴智德县太爷一下子就吓傻了,自己礼数周到,没有任何得罪这位黄大人的地方啊?他为何给本官小鞋穿?东林党跟他应该是友非敌他何故如此啊?

    吴知县连忙站起来带着哭腔道:“黄大人,下官有什么不到之处请您明说,要粮食要劳力也好商量,只是下官体弱多病恐怕不能军前效力。”

    成大事看着笑嘻嘻的黄胜心里已经有数了,他立刻跪下道:“黄大人,下官愿意亲自带着五百石绿豆和五百壮劳力追随大人效命,还请大人不要苛求县尊大人可好。”

    “本官本来就是跟你们商量,都是自己人哪里会强人所难,吴大人身体弱,你成大人代为其劳,本官断然不会反对。”

    吴知县见不要他亲自去了,马上来了精神,施礼道:“黄大人,容下官一天时间保证把人和粮食凑齐,下官还自愿赞助军饷三千两劳军。”

    抚宁是个好地方,可以跟辽东边贸搞走私,还可以出海跟朝鲜、日本贸易。

    这里得天独厚,土地很多且肥沃,水源充足温度适宜,就是后世的北戴河地区,大秦铁路的出海口。

    这位吴知县在这个风水宝地当官应该能够贪墨不少,他主动劳军付出的钱粮都有记录,根本不需要他真的掏自己的银子,黄大人当然笑纳。

    黄胜叮嘱二人,挑选的壮劳力不能晕船,家里是独子的也不可以征用就不多说一句废话了。

    以前征调民夫和物资,来敲竹杠的军人都会看着,东西不到手不罢休。

    黄大人是个另类,他第二天一大早只不过跟抚宁的一二把手说好了自己只能在山海关停留一天,希望他们及时赶到就带着十几人匆匆忙忙上路了。

    看着绝尘而去的大才子,吴知县松了一口气,他对成县丞好感大增,这位同僚够意思,在危难时候他能够挺身而出,不把自己拖下水,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他如果能够活着回来以后要多给一些好处和他分润。

    吴知县道:“成大人,本官有一些同年能够跟黄大人的好友孙元化大人说得上话,本官这就写信请他们帮忙,好让黄大人照顾成大人。”

    成大事知道黄胜的能力,知道黄家的家丁多么能打,也知道黄大人特意来骚扰抚宁就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做官,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嘴里不肯露口风,表态道:“吴大人,下官谢谢您的好意,无需如此,想当年在觉华岛,面对建奴千军万马下官也没有一丝恐惧,没什么,大不了为国捐躯尔。”

    吴知县想起这位县丞大人也是以军功做的官,唏嘘不已,不废话了,两人分头准备去了。

    五月十九日,黄胜只带着亲兵队乘坐低调奢华风尘仆仆早早的来到了山海关。

    现在的亲兵队多了一个使用燧长枪的黎喜汉,这小子腰里插着双管短铳背上背着长枪,高高瘦瘦的,有些现代军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