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九十章:安排家事
    谁知小舅子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愿不愿意去搏军功?军功?谁不想啊?张之极来了兴致,细问究竟。

    黄胜把自己去解围的打法稍微透露了一点点。

    原来小舅子不会傻兮兮往建奴大军集结地撞,而是准备利用千里镜的优势斩杀建奴斥候、哨马屏蔽战场。

    建奴主将忽然变成了瞎子,辽西走廊是大明强军环视之下,他们肯定坐立不安,如何调兵遣将这里学问就大了,人马出动少了随时随地会被算计了,人马来多了,明军依城固守不出建奴徒呼奈何!

    后金军不过几万兵力,他们如何破开重兵固守的坚城?

    打不下来早晚必退,至于是建奴主动退兵,还是被明军打退了那可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反正小舅子的兵马出动了还会有斩获,谁敢否认这样的功劳?

    张之极本来是奉父母之命,找小舅子商量如何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去锦州装装样子,毕竟带去的人马太少了,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现在听了黄胜的计划,连张之极都动心了,他在想,如果此时他跳出来主动带着家丁五百随小舅子跑一趟辽东,万一得胜归来该是多么风光?

    他上一次见识过顾山河那个年轻人带着山海关骑兵袭杀建奴哨马队伍,知道坏坏的小舅子如果亲自布置这样的战斗肯定更加十拿九稳。

    张之极拉着黄胜上了他的马车回家找父亲商量此事,安排张十七赶紧去请老夫人回家议事。

    英国公家书房,余怒未消的张维贤又添新怒,女婿作死也就罢了,儿子居然也想跟着去作。

    黄胜不怕老丈人脸色不善,把自己如何布置,如何步步为营,用什么办法让建奴主将变成瞎子、聋子的坏点子大概说了一遍。

    张之极添油加醋跟他老子详细讲了上一次如何算计建奴哨马的经过,张维贤乃是武勋世家,兵书战册还是经常看的,也统御京营上万兵马,不傻,觉得女婿如此布置建功立业貌似不太难啊!

    关键女婿有心腹家丁统领的水师,每一次游击都以战船为依托放铳打炮,现情况不妙直接跑到海上建奴肯定无可奈何。

    英国公动心了,想:如果儿子张之极这一次跟着女婿再次建功回来,趁热打铁把爵位让他袭了,英国公家平稳过渡权力交接应该轻而易举。

    就在这时老夫人带着女儿从黄家回来了。

    “楚儿,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老子要扒了他的皮。”黄胜一抬头看见了梨花带雨的新娘楚楚可怜跟着丈母娘来了,问道。

    楚儿走到黄胜面前牵着他的手,可怜巴巴道:“夫君,嗯……。”小萝莉忍不住靠着黄胜的肩头又哭了。

    张维贤心情已经好了许多,他呵斥道:“楚儿,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这一次不仅仅你家老爷去辽东杀敌,你哥哥也主动跟着去呢!”

    闻听此言老夫人勃然大怒,女婿不靠谱,儿子混账也就罢了,你个老东西也利令智昏了?

    张维贤没办法给她讲道理,可是老夫人固执得很死活不同意,最后说:为什么要儿子去抢功劳,女婿得了功劳回家不一样吗?

    张维贤被问住了,只得让张之极别胡思乱想乖乖的在家里呆着吧。

    老夫人还没有出气呢,问女婿为什么在朝堂上弹劾那么多位高权重的大人,还有意得罪魏忠贤?

    黄胜嬉皮笑脸问老夫人,自己的弹劾哪一句是无中生有,哪一句是信口雌黄?

    老夫人一下子被女婿把话堵了,气得直哼哼。

    黄胜道:“国家之事乃是大家之事,朝廷有如此许多不知廉耻的官员国将不国矣!英国公家坐享国恩二百余年,见此不愤之事应该当头棒喝,小婿不过一次不痛不痒弹劾无伤大雅!”

    老夫人说不过女婿哑口无言无可奈何。黄胜蛊惑老丈人也来弹劾魏忠贤,接着道:

    “岳父大人,您如果方便应该挺身而出对这些龌蹉之徒穷追猛打,而不是穷追猛打自己仗义执言的女婿也!”

    英国公当然知道魏忠贤太不像话,也恨那些拍马屁的官员没有节操,他为了家族利益明哲保身而已。

    见黄胜拿话恶心自己,气得须皆张,又有了揍女婿的冲动,张之极见父母都脸色不好看,马上打哈哈拉着黄胜和楚儿闪了。

    楚儿见自己的父亲和哥哥都认为夫君的计划可行也就放心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马上又恢复成了笑容满面。

    老爷要去打仗,家里女人要跟着的多了,黄胜不予理睬,只带荷香和欢儿、乐儿。

    白牡丹想利用自己和老爷的关系走后门也不行,最后反而被老爷偷偷地走了一次后门,害得美熟女几天都不敢久坐。

    黄胜告诉家里所有主动要求上战场的女子,黄家要钱粮养兵,如今她们手上的工作都是淌金流银的好买卖,一定要趁着红极一时多演出多赚门票钱,一定要趁着人气爆棚时把黄家产品的名头叫响了。

    大才子再次叮嘱娇妻,腊月里一定要把新旧‘九重天’和‘怡春院’都拿下,不要心慈手软,现在的东家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也是强取豪夺来的。

    蓝彩儿已经有了巡回演出的计划,第一站就是永平府城,准备在那里演出十天,第二站去遵化城……。

    黄胜对她的安排没有异议,要求她在外地演出时不许亲自上场,要给其他女孩子机会。以后去南京秦淮河大剧院才可以亲自登台。

    更深露重,烛影摇红,新娘还没有度完蜜月就要和新郎别离,倒是有了杜甫‘新婚别’‘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的意境。

    看着愁眉不展的俏佳人,黄胜乐了,道:“你这一段时间经常问荷香跟着老爷打仗的经过,可曾现黄家人马有太多伤亡?放心吧,你家夫君小心着呢,都是沿着海岸线布局,建奴没有水师徒呼奈何?”

    “妾身恨不能代替荷香妹妹陪着夫君同去辽东,妾身舍不得您去呢。”美人拼命往夫君怀里钻,也不管黄胜已经热得满身是汗。

    “楚儿,夫君交给你一个任务,也是为了大明百姓做好事。”

    听自己有任务,刚才还悲悲戚戚的楚儿马上不哭了,连忙道:“夫君,您说,咱们又要做什么善事啊?”

    “京师城外应该不断有需要帮助的难民,你不但要经常去施粥还要收留愿意来黄家做事之人,凑到一百户人家就往天津办事处送,那里会有船送他们去黄家山岛做工。”

    “夫君,城外的流民何其多也,黄家养得起这许多吗?”

    “这些人都是劳力,哪里需要黄家来养,黄家只不过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一把力而已,不到半年他们就会自食其力。”

    “夫君菩萨心肠,妾身一定把这件事做好,您放心吧。”

    这时楚儿的贴身大丫头淑琴来了,道:“启禀老爷、夫人,如夫人回家了。”

    原来眼看着夫君明天就要出征了,楚儿特意让淑琴去蓝彩儿院子等着,今天准备把老爷让给她。

    闷闷不乐的病西施在卸妆,忽然现老爷出现在镜子里。美人如小鸟投林般撞入老爷怀抱,自然又是缠缠绵绵难舍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