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八十九章:再次升官
    魏忠贤自从干掉了东林六君子后,如今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朝堂几乎成了他的一言堂,被一个小小从五品文官当面弹劾老脸通红。天籁『小说Ww『W.『⒉

    老太监有政治觉悟,他见这位大才子只不过是看不惯许多官员用国家的银子为自己修生词而弹劾自己,他决定来个高姿态撇清自己。

    魏忠贤对着天启帝施礼告罪道:“陛下,厂臣不自辩,即日告知天下不许劳民伤财修建生词,黄大人提议让已经修建的生词由修建的大人出银两,厂臣附议。”

    这个结果文武百官又出乎预料,又是乱哄哄的议论之声。

    老太监有水平,轻描淡写几句话,许多从三品以上的大员从此以后就跟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大人结仇矣!

    左右为难的天启帝见魏忠贤是这个态度,安心了不少,还是自己的内臣体贴啊!

    决定给他打圆场,言归正传道:“魏伴伴所请朕准了,诸位爱卿,锦州之事迫在眉睫,谁还另有良策?”

    又是一阵混乱,忽然之间附议黄胜大人领兵解锦州之围的大人倍增,已经成为了压倒性的多数。

    原来九千岁对着几个心腹比划了一下,那些马屁精立刻心领神会,让大才子去辽东拼命,如果成功自己也有举荐之功,如果失败这个愣头青就必死无疑了,不战死也会以殇师失地被斩。

    见朝堂之上几乎众口一词举荐大才子人带兵出征,于是乎,天启皇帝下了决心,貌似黄大人带着几千人去锦州看看即便全军覆没也不会动摇到辽东的根本啊!可以一试!

    要黄大人去拼命,朝廷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司礼监内阁一致达成共识,赞画将军黄胜大人升一级而且是实授。

    册封为正五品关前兵备道,兵部尚书王之臣建议关前兵备道衙门就设在山海关外一百三十里新修缮的忠明堡。

    诸位大臣一致同意,忠明堡和内喀尔喀蒙古人的借住地混在一起,有利于朝廷对他们的王化,这里有了守土之臣又会在山海关前多出一道屏障,利国利民也!

    天启皇帝一锤定音,准了黄胜这位新鲜出炉的关前兵备道以后在忠明堡办公。

    朝廷认为救兵如救火,事不宜迟要求黄胜大人两日后去山海关赴任,同意他所请兵马。

    以后这些兵马就名正言顺归关前兵备道麾下,黄胜这相当于连升三级实授,他以前的从五品复州知府是虚衔,赞画将军才是实授。

    只有统领不到三千人马的权力,家丁是文官武将的私人武装,不算。黄胜大人麾下武官最高才实授守备,如今可以指挥正三品实授游击将军和实授正三品卫指挥使。

    人马多了整整一个游兵营和一个拥有两千余骑兵的内喀尔喀蒙古部落,近六千人马。大明以文制武,这些军队的饷银、给养都要经过关前兵备之手。

    这还不算什么,实实在在扩大了地盘最让黄胜高兴,忠明堡是自己的,高台堡也是自己的地盘,自己的管辖范围从山海关北门外一直到宁远西三十里。

    这些都是辽西走廊最南面肥沃的土地啊!还比辽东温暖,成百万千万的良田也可以有啊!

    这里最大的灾害不是小冰河带来的极寒,而是兵灾,有了黄家人马的武装割据还会有兵敢来祸害黄家的地盘吗?

    以后黄家会不断出击鞑子、建奴,给他们送去兵灾也!

    虽然黄胜主动为朝廷尽忠不设前提,但是比较厚道的天启皇帝不好意思,拨内帑五万两白银给黄大人招募死士,调拨火药二十万斤助其成功。

    黄胜大人脸色平静领旨谢恩,许多交好的大人都心有戚戚焉,散朝时孙元化拉着大才子的手久久不愿意松开。

    朝堂上出了如此大事,本来到哪里都受欢迎的大才子一下子成了瘟神,大多数人避而远之。

    高第人老了不怕事,依旧和黄胜谈笑自如,他对大才子有信心。王之臣这个陕西汉子花花肠子少了些,对黄胜在国家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好感大增,主动邀请他喝酒。

    喝酒?好啊!王恭厂新‘九重天’去也!高第、王之臣、孙元化加上高智谋聚在一起算作践行酒了,太沉闷,孙元化喝醉了,高第喝得晕乎乎,王之臣酒量大还撑得住。

    让高智谋送他老子回家,安排刘国正送孙元化,自己和本兵大人王之臣一边聊天一边溜达着往家里走。

    兵部尚书王之臣表态,会跟户部据理力争,想方设法把黄胜该得的开拔银要来,只不过那些大人会推诿扯皮有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下不来。

    黄胜知道开拔银是朝廷给出征将士的赏赐,不要白不要,谢谢了本兵大人。两人正说着话,忽然遇到了气急败坏的张之极,他跟王之臣打了招呼拉着黄胜就走。

    “兄长,明日兄弟出征你可准备同行?告诉你,天大的功劳唾手可得矣!”有了几分酒意的黄胜看着急匆匆来找自己的大舅子张之极忽悠他道。

    英国公散朝后铁青着脸回到家一五一十把今日朝堂之事跟张之极和夫人讲了,老夫人当场就哭出了声,随后就叫上张之极来黄家看苦命的女儿来了。

    谁知到了黄家,被告知大才子在外面喝酒还没有回来呢,黄家少年听到英国公家丁带来的消息,知道家主马上就要出征去山海关带兵解锦州之围,都欢呼雀跃起来,家里像又有了喜事。

    黄家所有人都兴致勃勃,那些少年已经开始收拾行囊,笑声歌声不绝于耳。

    快乐会被传染的,英国公家里陪嫁来的下人也悲戚不起来了。张之极奇怪了,貌似父亲的担心多余啊?

    黄家的家丁如此好战,可不是装出来的,人家没有自知之明听说去打仗哪里会如此兴奋。

    老夫人更加讶异,她年纪大了有了社会阅历,看着黄家龙精虎猛的年轻人,觉得这些大孩子肯定能够跟着家主不离不弃,说不定事有可为。

    本来都止住悲伤了,可是见到了喜滋滋出现的楚儿,触动心事又泪如雨下了,女儿成亲才十几天,他的夫君就要上战场拼命啊!

    老夫人声泪俱下道:“我苦命的女儿啊!你还蒙在鼓里呢,你家老爷要去辽东打仗了!”

    “娘亲,女儿知道夫君要去打仗,女儿不怕,夫君厉害着呢!”

    感情我是自作多情啊?老夫人郁闷了,一五一十告诉了楚儿今日朝堂之事。

    楚儿没想到是这么个打法,被吓着了,终于哭了,老夫人这才平衡了,母女两个抱头痛哭。

    张之极头都大了,决定先找小舅子问个究竟,一路寻来,见到了大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