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八十八章:划清界限
    信王开口了,英国公当然不好反对,

    马上就有一个小黄门带着大汉将军出紫禁城来到王恭厂新区黄府传见大才子。

    新婚燕尔的黄大人此时正在王恭厂新区的家里教少年读书享受蜜月生活呢,皇帝一句话只得放弃了假期乖乖地来到了金銮殿也就是皇极殿君前答对。

    没有三叩九拜,也没有山呼万岁,大明朝不是大礼仪活动没有那么恐怖,黄胜更加不管什么君臣大礼,躬身施礼后站在末班听诸位大人继续吵。

    最后没有耐心的信王忍不住,开口询问黄胜大人可有良策?

    今日是大朝会,在无数文武大臣的瞩目下,黄大人这个愣头青语出惊人,他自愿带兵救援锦州,保证一个月内解锦州之围。

    黄大人还不让朝廷为难,只提出带黄家五百家丁,山海关游击将军马世虎的三千六百麾下,小台吉庆格尔泰麾下内喀尔喀骑兵两千余,觉华岛守备将军黄明理,觉华岛氺营千总黄明道麾下三千水、6人马足以。

    张维贤闻听此言气得差一点晕过去,文武百官一个个目瞪口呆,信王兴奋得小脸通红,皇帝朱由校脑门子直冒黑线。

    九千岁气乐了,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勇气可嘉,行为值得商榷!

    黄胜不管别人什么态度,对着阁老高第挤眼睛,向兵部尚书王之臣努嘴,朝步兵职方郎中孙元化、主事高智谋打手势,再想跟老丈人交流时被张维贤瞪圆的眼睛吓了一跳。

    心领神会的高第出班奏对道:“陛下,老臣曾经督师辽东,深知黄大人用兵,他言出必践从来没有遭遇败绩,老臣愿意为他做保!”

    高第知道黄胜的能力,知道黄家的家丁特别能打,也知道内喀尔喀骑兵还是不错的。

    既然黄大人主动开口愿意领兵救援锦州,应该心里有数自有道理,大才子示意要自己声援,他当然挺身而出。

    王之臣是兵部尚书,派出援军是他的职责,马上出班道:“陛下,臣附议!”

    孙元化出班大声道:“陛下,微臣不仅附议,还请恩准微臣随黄大人出兵救援锦州。”

    孙元化是东林党,高第、王之臣是无党派人士,他们这一带头顿时文武百官有一小半出班保举小小赞画将军。

    特别是那些东林党人,他们就是这个德行,不管对错党同伐异,既然孙元化同志已经顶黄大人,那么大家来建个楼呗。

    张维贤急了,出班奏道:“陛下,国事哪里是儿戏,老臣抗议,小婿一个黄口孺子哪能担此重任!他以前出击不过是投机取巧小规模偷袭尔,哪里有大兵团作战的经验。”

    智商值不低的天启皇帝被绕糊涂了,这个大才子真的假的啊?但是他很欣赏黄胜在此国家用人之时挺身而出的豪情!

    九千岁认为这个年轻人不错,只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开口了,问黄胜道:“黄大人,你只带这一点点人马如何破敌救援锦州焉?”

    英国公害怕了,他担心女婿又语惊四座,抢答道:“小婿被国仇家恨冲昏头了,他只不过去拼命而已,哪里有什么破敌之策。”

    天启帝道:“黄爱卿,你若是只想拼命不怕为国捐躯,朕恐怕不能拿三军性命冒险,你若是真有良策可如实奏来!”

    “起奏陛下,微臣是解锦州之围而已,没有能力大破建奴,只能做到让他们知难而退。”

    “嗯,爱卿所奏有些道理,再细细讲来。”

    “微臣带的兵马也有**千,依旧由死士推着炸弹车开路,黄明理、马世虎麾下铳手以鲁密铳射击建奴,内喀尔喀骑兵和山海关骑兵有三四千,随后冲击,杀进锦州城不难。”

    “嗯!是有这样的可能,爱卿你能保证麾下敢如此打仗?又如何能够保证杀进锦州建奴就会退兵。”

    “回禀陛下,微臣能够保证率领的官兵有进无退,锦州军民得到微臣支援定然士气如虹,建奴见围不死锦州自然不敢在城下过多消耗,微臣在守城时还可以不断出城偷袭,让他们每日不得安宁。”

    谈到了偷袭,许多文官大人都点头了,这个大才子是个偷袭的行家,是有让建奴顾此失彼的能力。

    许多武将、勋贵都懂得这些显而易见的道理,围不住敌军的城池谈何破城?又不是有意围三缺一,放守城军民逃之夭夭。

    这时出班支持黄胜领兵解围的大人里又多了一些勋贵,把英国公张维贤气得直哆嗦。

    眼看着天启皇帝动了心,黄胜又奏道:“陛下,微臣虽然对一个月内解锦州之围有信心,但是战场之上刀枪无眼保不准微臣可能回不来矣!有一事微臣不吐不快。”

    天启皇帝听了这话有些感动,原来黄大人知道危险啊?他如此赤胆忠心为国,朕一定要嘉奖与他。

    “爱卿有何事要奏?但讲无妨。”

    黄胜要去辽东了,随后还要想办法去南海跑海贸顺便胖揍郑一官,再来京师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天启皇帝恐怕都未必见得着了,这个时候需要赶紧跟魏忠贤和阉党划清界限。

    “微臣以宁前道御史职权弹劾辽东巡抚袁崇焕、浙江巡抚潘汝祯、天津巡抚黄运泰、应天巡抚毛一鹭、山西巡抚曹尔桢等修建生词的官员,请陛下给予他们降级处分并且让倡导修建生词的官员自己付出修建生词的银两。”

    一时间乱哄哄的朝堂鸦雀无声,不对有一个声音,那是大才子老丈人张维贤粗重的呼吸声。

    所有文武大臣包括皇帝都傻眼了,这个愣头青思维太跳跃,怎么一下子由辽东战局弄到修生词那破事上了?还一下子弹劾了十几位封疆大吏!

    还有让人更加震惊的在后面呢!

    “微臣还要弹劾司礼监秉笔魏忠贤,其明知修建生词大多是慷国家之慨却听之任之,应责令其主动告知天下,不得再次开工修建生词。”

    黄胜开口弹劾其实是不痛不痒,可不是如东林党人那样一上来就不死不休搞个十当诛!

    大才子弹劾官员只不过降级赔钱,弹劾魏忠贤更加隔靴搔痒,表个态度以后不修生词了就行。

    虽然如此,在魏忠贤权势熏天的大明朝堂上,黄胜这两下弹劾还是如油锅里滴了两滴水炸了。

    “你个混账东西,气死老夫了!”张维贤居然挽起袖子要来打女婿,黄胜哪里肯吃亏拔腿就跑,金銮殿上乱套了。

    许多敢怒不敢言的官员对大才子无限佩服,东林党人如同打了鸡血一个个兴奋异常,阉党干将都傻眼了,他们不知道九千岁的态度,都偷眼看他的脸色。

    短暂的混乱和议论的嗡嗡声过后,除了阉党的官员,其他文武百官都眼巴巴看着无比疲惫的天启皇帝朱由校。

    皇帝为难了,他已经动了让大才子领兵的心思,也被黄胜忠君报国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豪情感动了,还以为黄大人担心一去不回头,托付什么家事呢。

    谁知这个愣头青把矛头直对自己的心腹内臣,还挑衅如此多的重臣,这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