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八十三章:喜上眉梢
    黄家去南京奉旨投资,这里又有大文章可以做矣!

    崇祯朝一位牛人曹化淳的冷灶可以烧一烧,曹化淳字如,号止虚子,武清王庆坨人。此时的曹太监是被魏忠贤打发来南京待罪的,品级虽然不低但是无权无势。

    太监和文官不同,他们只要失宠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性命都堪忧,因为文官还是士大夫,依旧是官僚,无权无势的太监就是一个奴婢,干掉一个奴婢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因此那些没有卵蛋的新人类十有八九都心理扭曲,迫害起同类都是不留余地。

    太监们都不笨,他们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来自于皇帝的恩宠,有时候一句话就会从云端直接掉进地狱。

    其实他们这样做也是一种自保的手段,只有死人才是没有威胁的存在,活着的人只要万一哪一天皇帝想起他来,他马上就会咸鱼翻身了。

    崇祯皇帝上位后,红极一时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魏忠贤就是这样的结果,曹化淳死灰复燃,崇祯皇帝召还他负责处理魏忠贤时的冤案,平反昭雪两千余件。

    其实哪里有如此之多的冤案,无非是党争胜利后迫害政敌打击报复而已,天下乌鸦一般黑尔!

    曹化淳在崇祯朝任司礼监秉笔太监、东厂提督,总提督京营戎政近十年,可以说权势熏天。

    也能够说明崇祯皇帝有多么不会用人,眼睛里只有自己熟悉的太监,自认为吴三桂是个大孝子,不遗余力下血本给这个汉奸打造出关宁铁骑几万兵马。

    最后让吴三桂有了做奴才的本钱,剃了头留了猪尾巴的数万关宁铁骑,把汉人花花世界打得稀巴烂送给了满清奴隶主。

    曹化淳这个人其实还算不错的,几乎没有什么劣迹,跟东林党走得比较近,对文官集团很客气。

    黄胜找来易发才和带在身边言传身教一年多的装填手张有禄,交给他们一个任务,贿赂镇守太监陈祖绅,接近曹化淳。

    以曹化淳是黄大人爱妾荷香的远房亲戚为由头,让陈祖绅通融一番,私下里放曹化淳来修建中的秦淮河大剧院监工。

    黄家有天启皇帝的恩旨,南京镇守太监有帮助修建大剧院的任务,至于派那些太监来帮忙,陈祖坤完全具备这样的权力。

    黄胜是后起之秀,英国公是百年勋贵,能够做到南京镇守太监的没有二百五,在他职权范围内举手之劳的小事,陈祖坤不可能拒人于千里之外。

    黄胜给了张有禄三万两银票去南京见机行事,这个年轻人很机灵,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而且总是一脸笑容,容易被人接纳。

    易发才从京师训练的乡勇里挑选三十好手,张有禄带上一级射手九人快马加鞭赶去南京,他们要确保曹化淳过得舒心且安全,如果发现什么风吹草动,可以把曹化淳藏起来偷偷地送到黄家湾岛。

    马上黄家湾岛就会排出几艘小型快船成天停留在南京望江门码头以防不测,派去的水手抬枪手也归张有禄、易发才调遣。

    黄胜还交代他们最坏的计划,如果陈祖坤不肯就范,等黄家快船到达南京,就想办法把曹化淳绑票到黄家湾岛好好伺候。

    这如同谋反的计划从家主口里说出,两个年轻人连脸色都没变。他们让家主放心,万不得已时制定计划偷偷地抢个把人出来太容易,保证完成任务。

    安排了张有禄他们立刻出发,黄胜又让荷香给黄明道写信,让家里派几艘快船安排几十个机灵胆大的水手去南京望江门码头跟张有禄他们联络。

    搞阴谋诡计心累啊!美人荷香看着终日操劳的公子心疼不已,伺候公子更加无微不至……。

    黄胜一步戏剧居然把王恭厂大剧院的所有投入和制作成本全部回收还赚了不少银子,预计京师的利润就会不低于三十万两,得了这个大便宜当然要回馈社会。

    这一次是乘着自己结婚白送粮食给京师穷人,以后不这样做了,白送粮食给老百姓于事无补,要大量吸收流民给他们帮助,让他们自立,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也!

    黄家需要太多钱粮来养活流民,需要投入太多的银子在土地上,因为黄胜是代表政府的官员不是李闯贼,不可以对官僚地主一抢了之,只能采取赎买的方式获得土地再给流民耕种。

    因为在关内获得土地的成本太高,又会被许多官僚盯着不好有大动作,黄胜这才想着在辽西走廊跟建奴玩武装割据。

    以后争取把山海关到宁远的大片肥沃的土地都变成自己的屯田区,在忠明堡走一步闲琪就是试探性动作,看看那里的效果如何。

    大才子的善举让许多京师老百姓的到了实惠,也换来了许多祝福。

    成亲那一天近百辆轿车组成的迎亲队伍在京师的主要街道招摇过市,没有换来老百姓的唾骂,而是每到一处都是欢呼声一片。

    不会骑马的大才子依旧乘坐一辆特意定制的敞篷四轮马车,黄家跟张家同在内城,相隔只不过七八里而已,但是迎亲的车队和五城兵马司的骑兵队却故意绕着走,还去外城溜达一圈。

    王恭厂新区的‘九重天’和‘怡春院’分号,以及所有的酒楼都被英国公家和黄家包了三天,每个承担接待的地方都有音乐歌舞。

    如此豪奢不怕言官御史弹劾糜费,也没有谁愿意此时狂犬吠日,人人都知道英国公家不差钱,黄家也是财源广进,单单能够‘能低十万兵’的大戏黄家就是日进斗金。

    没有人不服气,没办法人家有才啊!不仅如此大才子还把他的‘才’大大方方换成了‘财’,犯红眼病有个屁用,人家是皇帝褒奖、九千岁肯定、言官御史支持的。谁敢不服?

    其实黄家办婚礼根本不会亏本,因为所有的来宾都会出礼金,明朝和现代可大不相同,不是扔个红包就可以吃喜酒,空着手也没人拦。

    门口有专门登记礼品礼金的帐房呢,他们不但记下来还在客人进去时高声唱出来,如某某大人贺礼翡翠一块,明珠一盒,绸缎十匹,这样的喊话传出老远。

    因此黄大人结婚貌似又会挣许多银子呢。怪不得贪官家里总是有喜事,原来收取贺仪这个贪污的法子妙不可言啊!

    黄胜收到同僚的礼金需要记下来,下一次人家有喜事请客时需要还人情,这不能算利润,只能算整存零取的一大笔银子暂时集中在黄胜手上。

    那些商人送的礼金、贺仪又多又不需要还人情,因为他们家里有喜事根本请不到黄胜这样的官老爷,也不会有人动这个心思。

    商人结交权贵不一定每一次都想着办成什么事,有些只不过是结个善缘而已。

    英国公家、黄家面子足够大,皇宫大内都来了贺仪,天启皇帝也给了不少赏赐,信王也送了不菲的贺礼。

    黄家自然更加热闹,朱大成、高智谋、孙元化带着一大帮勋贵帮着接待上门的客人,如此接待阵容当然无比强大。

    新婚之夜终于来临,有了五分酒意的黄胜看着张灯结彩到处都映得红艳艳的喜房,感觉有些不真实。

    英国公家果然陪嫁了一个总旗人数的侍俾,小厮、奶妈、厨师、马车夫应有尽有又是一个百户的人数。

    黄胜进入卧房时来认新家主的下人排了有八十步,荷香这个在新人口里的如夫人今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赏、发红包。

    还有一个如夫人不在家,黄胜失算了,忘记结婚这三天停演‘血火辽东’,篮彩儿要去演女主角。

    虽然有四个女孩子也完全可以登台,她们在黄家山岛已经演了几场了,可是京师达官贵人认牌子,都知道篮彩儿的大名,如果她不亲自演出会被人家认为黄家欺负人。

    为什么前面邀请王爷、阁老看戏时蓝大家亲自演出?到了他们这些低品级这里就换上了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

    人言可畏,蓝彩儿当然不会授人以柄,况且她很享受演戏带来的快乐。

    白牡丹反而轻松,她一直和白芙蓉、蓝兰儿、白玫瑰几个轮着演岳相公,有的时候一场就换几回,观众根本没有意见,她今天跟着荷香忙前忙后没有去演戏。

    自从跟老爷有了肌肤之亲,她对黄家的感情更深了,家主大婚她当然想着尽微薄之力。

    一直到了二更,黄胜才有机会入洞房,用称杆挑起了楚儿姑娘的红盖头,大红凤冠霞帔下的美人如粉雕玉琢般,忽闪着美眸看着自己的夫君。

    想不到那个曾经有公主病的小萝莉长大了,还成为了自己的妻子,黄胜逗她道:

    “好孩子,叔叔出来得太急真的没有带糖,你盯着我看也没有。”

    “噗呲!”笑点低的楚儿乐了,这正是俩人真正单独交谈时的第一句话。

    “夫君,妾身不会让人砸马车,这都是咱们黄家的东西。”楚儿也笑吟吟道。

    俩人已经舍不得这大好春光,紧紧的拥在一起热吻,不知不觉俩人就赤诚相见了……。

    一番云雨惹得落红点点,小萝莉连连呼痛,后来就是痛且快乐着。两世为人的黄胜当然知道怜香惜玉,没有粗暴,而是撩拨少女情怀,逗弄得楚儿欲罢不能。

    黄胜看见小娇妻白生生的芊芊玉足小巧可爱,忍不住拿在手里细细把玩起来,轻轻的捏一个个如葱瓣而那样的玉指,谁知楚儿太敏感受不了不管不顾又把娇躯绕上了夫君的腰。

    “楚儿,还是不要吧,刚才你喊痛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夫君,妾身不怕疼呢,您只管来吧不要管妾身。”

    “不了,睡吧!”

    “嗯!妾身不依,妾身还要,夫君给了妾身吧!”

    那还等什么,梅开二度时分,楚儿已经在享受这销魂了……。

    :。: